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喜欢你我说了算 > 第116章 生日快乐,薇宝
    她好久没戴过耳钉了,戳进去的时候,稍稍有点疼,不过只是一瞬。

    他盯着她耳朵上那枚黑色的耳钉蹲了两秒,头往下垂的更低了一些,声音轻且缓道:“生日快乐,薇宝。”

    他几乎是贴着她耳边说的这句话,吐息间的热度尽数喷洒在她的耳朵上,惹得她大脑发麻,浑身僵的更厉害了,就连呼吸都停了下来。

    江宿揉了一把她的脑袋,缓缓地站直了身子:“走吧。”

    他没等公交车,而是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江宿拉开车门,见林薇背着书包,还站在那里发愣,抬起手很轻的点了下她的额头:“走了。”

    林薇回神,急忙钻进出租车里。

    她把书包摘下来,抱在怀里,盯着正前方又走了会儿神,才扭头往旁边看了一眼。

    江宿胳膊抵着车窗撑着脑袋,正在看手机,车外的光不断地掠过,在他耳钉上折射出一道一道光。

    那本来是有两枚耳钉的,现在只剩下了一枚稍微大一点的,那枚小的现在在她耳朵上……

    江宿这人,太会了。

    就跟演偶像剧似的。

    林薇悄悄地伸出指尖摸了摸耳垂,耳钉触感有点凉,但她耳廓却很烫。

    操啊。

    她居然耳朵发烧了。

    烧就算了,这都好大一会儿了,还没褪去。

    林薇,你越来越不行了啊,陈私那个老司机你都不怕,现在居然被一个初吻还在的高中生少年撩的脸红心跳。

    关键是!人家什么话都没说!就戴个耳钉,说了句生日快乐而已!

    沉浸在自己真不行里的林薇,过了好半天,才发现出租车开了有一会儿,还没到家。

    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压根不是回家的路:“师傅,你绕远。”

    出租车师傅懵了。

    江宿笑了一声:“没,没绕路,我们先不回家,先去取个东西。”

    到了,林薇才发现,江宿取的是蛋糕。

    挺小的一个盒子,包装的很精致,林薇不太认得这牌子,悄悄地拿着手机搜了一下,是最近挺火的轻奢款蛋糕,价格有点贵,一块蛋糕赶上别人家一个蛋糕了。

    回到小区,从电梯出来,江宿喊住了林薇:“先来我家吹蜡烛。”

    “啊?”林薇看着江宿的眼神有点奇怪:“晚上那会儿不是已经吹过了吗。”

    “那是跟程竹一块的,这是你一个人的。”

    …

    蛋糕没吃完,剩下的一半放在了江宿家的冰箱里。

    时间也不算很早了,林薇没多留,吃完蛋糕就回了家。

    月考刚结束,四中的老师都在赶时间批卷子,宋锦也不例外,这会儿还在学校里没回来。

    家里就林薇一个人,她洗了个澡,趴在桌子上做了一会儿题,大概快十一点半的时候,她听见了门响声。

    从几道高跟鞋声中,林薇知道是宋锦回来了。

    她停了手头的这道算了一半的题,立刻放下笔,拉开门,对着回来的宋锦打招呼:“宋阿姨,您回来了。”

    宋锦看着很疲倦,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平时就很严肃的她,现在看起来更生人勿进了,她没说话,只是很轻的对着林薇点了下头,就换鞋放下背着的包,进了厨房。

    林薇习惯了宋锦对人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她甜甜的又说了句“宋阿姨,您早点休息”,然后就关了门。

    她刚想坐回到桌前,门外传来啪的一声响。

    像是玻璃杯砸在地上的动静。

    林薇急忙拉开门跑出去。

    宋锦打碎的不是玻璃杯,是玻璃水壶,水溅了一地,她裤子都湿了半条。

    林薇走上前,“宋阿姨,您没烫伤吧?”

    “没。”宋锦摇了下头,弯身要去收拾地上的碎玻璃。

    “宋阿姨,您得戴手套,”林薇从厨房拿了橡皮手套,“宋阿姨,我来吧。”

    “没关系,我来。”

    林薇没跟宋锦较劲,听话的把手套递给了宋锦,在宋锦接走手套时,林薇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发现温度烫的厉害:“宋阿姨,您是不是发烧了?”

    宋锦:“嗯,有点。”

    林薇把手套又拿回去:“宋阿姨,您还是去休息吧,这里我来收拾就好了。”

    宋锦沉默了几秒钟,点了下头,回卧室之前,宋锦想了下,说:“你小心点,别划伤了自己。”

    林薇张了下口,有点受宠若惊。

    等她回头去看宋锦的时候,宋锦已经关了卧室的门。

    林薇收拾好玻璃碎片,回自己房间之前,想了想,还是倒了一杯温水,敲了一下宋锦的房门。

    “进来吧。”

    宋锦躺在床上,贴了个退烧贴,一脸的没精神。

    林薇捧着杯子,挺小心谨慎的走了进去。

    她妈妈刚嫁过来的时候,她进过这房间,不过后来她妈妈走了,陈南洲娶宋锦的时候,这房间重新装过,然后她就再也没进过这个房间。

    她没太敢四处乱看,乖巧的走到床边,把水杯递给了宋锦。

    “宋阿姨,我去给你买点药吧,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不用了,我在学校医务室拿了药。”

    林薇哦了声,没再说话。

    等宋锦喝完水,林薇接过杯子:“我再给你倒杯水放在这里吧,你要是半夜渴了,可以喝。”

    宋锦点了下头,很轻的“嗯”了声。

    林薇重新倒了一杯水送过来,这次她特意倒了开水。

    反正宋锦现在也不喝,等她喝的时候,也差不多会放凉了。

    林薇轻手轻脚的放下水杯,小声的说了句:“宋阿姨,您要不舒服,随时可以喊我,我可以陪您去医院的。”

    宋锦睁开眼,幅度听小的点了下头。

    不知道是不是林薇眼花了,她总觉得宋锦这次点头的时候,眉眼似乎弯了一下,挺温柔的样子,有点像宋锦的妈妈。

    林薇没继续打扰宋锦,说了句“晚安”就冲着门口走去。

    刚走了没两步,宋锦喊住了她:“林薇。”

    林薇连忙回头。

    宋锦抬起手,指着化妆台:“那里有个白色的小袋子,看到了吗。”

    林薇一眼就看到了,连忙走过去拿起。

    她刚想递到宋锦跟前,宋锦又说:“我看你常穿的那条短袖磨边了,就没给你洗,这是刚给你买的,洗干净了。”

    PS:呜呜呜,喜欢宋阿姨和薇宝的戏,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一个不能生育一个没了父母,这种相依为命的感觉真的很好啊!另外!我看到有人居然说宿宿摘耳钉给薇宝有污垢!那个,耳洞清理线,各位了解下啊!再然后!以后的更新时间固定了,上午6-12点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