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喜欢你我说了算 > 第105章 林薇,你对江同学果然不是真爱
    电梯里很安静,少年特意放轻的声音,清晰又暧昧。

    他和她靠的有点近,林薇可以看见他眼底映着的自己。

    气氛仿佛更暧昧不清了,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林薇总觉得江宿这样子,不像是在告诉自己他没早恋,而是像是要跟自己早恋似的。

    林薇愣了几秒,才急忙清了清嗓子,当做什么都没多想的样子说:“这个坏事,我也没做过。”

    江宿笑出了很轻的声,因为靠的近,林薇可以看到他胸膛微微的震颤。

    林薇看了两秒,不着痕迹的别开眼,“你是不是接下来,打算做这个坏事了?”

    江宿正准备直起身的动作一顿,他停了几秒,才说:“看情况吧。”

    “主要是看人。”

    电梯叮咚一声,门打开了。

    江宿慢吞吞的站直了身子,“走了。”

    等他出了电梯,林薇才跟了出来。

    主要是看人,这是什么意思。

    林薇张了下口,刚想问江宿,她家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穿着睡衣的宋锦冲着外面看来。

    林薇连忙收住到嘴边的话,对着江宿规规矩矩的摆了摆手:“再见。”

    江宿的视线绕着宋锦看了两眼,才对着林薇轻点了下头。

    林薇没再说话,快步的走到家门前。

    她还没说话,把目光刚从江宿身上收回来的宋锦,语气挺淡的问:“他是谁?”

    林薇进屋,一边脱鞋,一边说:“我们班里的一个男生。”

    站在楼道的江宿,听到这话,往后转了下头。

    屋门已经被宋锦关上了,他看着紧闭门,跟个神经病一样笑了。

    我们班里的一个男生。

    我的男生。

    林薇见宋锦问江宿,有点怕她误会,她换好鞋,正想着措辞怎么跟她解释,宋锦的视线往餐桌上瞥了一眼,主动出了声:“那些药是你的?”

    “啊?”正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林薇,有点懵,她愣了两秒,才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这才想起来,下午冲进家里的时候,把江宿买给自己的药,随便找了地方一丢,后来着急去追陈展,忘记收起来,“嗯,那会儿有点发烧。”

    宋锦没说话,抬手摸了摸林薇的额头。

    林薇也没说话,视线却盯着宋锦贴着自己眼皮的手腕一眨不眨的看。

    见她没再发烧,宋锦看了眼厨房:“我那会儿上完晚自习回来,有点饿,煮了点甜汤,给你留了一碗。”

    “谢谢宋阿姨,我等下洗完澡就去喝。”停了下,林薇想到时间很晚了,又说:“宋阿姨,时间不早了,您早点去休息吧,我喝完了,会把碗洗了。”

    宋锦眉眼冷淡的点了下头,往卧室走去。

    在她推开门的时候,林薇又喊住了她:“宋阿姨。”

    宋锦扭头。

    林薇跑到卧室,推开门,看到里面的一地狼藉不知什么时候被收拾好了,衣服都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尾的架子上,就连她书包也都摆在了桌上。

    林薇愣了下,从书包里翻出那张买水果的发票,跑到宋锦跟前,把钱和发票递给了她:“宋阿姨,这是给奶奶买水果剩下的钱。”

    应该剩一百九十八块钱。

    不过她没零钱了,给了宋锦两百。

    宋锦盯着小丫头手里捏着的钱看了片刻:“你留着吧。”

    “啊?”

    “不是生病了吗,买药也是要花钱的,你留着吧。”说完宋锦进了卧室,顺手将门关上了。

    林薇看着面前紧闭的门,微张了张口,宋阿姨这是在对她好吗。

    林薇洗完澡,走进厨房,打开保温杯,看到宋锦准备的甜汤是红糖姜茶。

    她感冒了,喝点姜茶好。

    林薇不清楚是被姜茶热气熏得,还是被姜味刺激的,她眼睛有点泛酸。

    宋阿姨是在对她好啊。

    回到卧室,林薇倒是没什么困意,趴在桌子上,拿出自己的小本本,在上面记了两笔账。

    一个是宋锦,一个是江宿。

    记完后,她翻了翻前面的记录,除了生活费外,就只有陈私悄悄塞给她的钱了。

    再过两天就是她生日了,她要十六岁了,在十五岁结束之前,她一成不变了一年多的生活里,就跟这个记账本一样,莫名其妙闯进了两个人。

    …

    晚上很少做梦的林薇做了个梦。

    她梦见江宿直勾勾的看着她,像个混世魔王般跟她讲:“老子做尽了坏事,唯一没做的一件坏事就是早恋,这不符合老子的人设,老子要早恋。”

    她慢吞吞的看了他一眼,“你要跟谁早恋。”

    “再说吧,”江宿回的话和电梯里一模一样:“主要是看人。”

    她一脸麻木的点了点头,像是很配合他的说辞一样,过了几秒钟,画风变了,她居然转头,望着他的眼睛问:“那你看我是人吗?”

    林薇猛地睁开了眼睛。

    缓了一小会儿,意识到做了什么梦的她,操了一声。

    这是什么奇怪的梦。

    还有,什么叫你看我是人吗?

    有这么在梦里自己说自己的吗。

    林薇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离自己起床还有二十分钟,她翻了身,蒙住被子,结果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反而越来越精神。

    她问江宿是不是打算早恋,江宿跟她说看情况吧。

    这是说很有可能会早恋?

    林薇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昨晚堵陈展的时候,看到陈展和他身边那个打扮漂亮的姐姐在一起的画面,她面无表情的在脑海里,把陈展的脑袋剁了下来,换成了江宿的脑袋接上去。

    别说,男俊女美,挺养眼的。

    养的眼睛疼。

    林薇撇了下唇,脑袋往被子里藏得更狠了。

    江宿和她算是朋友,他对她那么好,他真要是想早恋,她应该竭尽全力支持他的,甚至还要帮他出谋划策追女孩,更甚至还要处心积虑替他打掩护。

    可她怎么就那么不乐意呢。

    林薇越想越烦,她暴躁的卷着被子往墙那边滚了一下,一时没注意,脑袋隔着被子磕在了墙上。

    她抬起手,揉着额头,心想,林薇,你对江同学果然不是真爱,江同学早恋,你不祝福就算了,还不情愿。

    PS:晚……晚安???????脸都被自己昨天说的那句生物钟要调过来给打肿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