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喜欢你我说了算 > 第102章 收保护费
    话说出口,林薇才意识到自己在江宿面前骂了脏话。

    这一年多以来,除了在陈私面前,她会放飞自我,再也没在第三个人面前这样直白过。

    时间久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好脾气为人友善的三好少女。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在江宿面前越来越放肆。

    连自己精心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的人设,都说丢就丢了。

    她那么信赖陈私,是因为她和陈私有着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情分。可江宿不一样,她和江宿才认识多久啊,都快要在她心底的分量赶上陈私了。

    陈私要是知道了,八成会哭晕在厕所。

    “能被薇宝骂傻逼的人,那一定是很傻逼了。”

    压根没意识到自己思绪跑远的林薇,直到江宿开口说话,她才回了神。

    虽然陈展是挺傻逼的,但江宿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这么顺着她说话,有点过分偏心了啊。

    不过林薇挺喜欢这种偏心的,以至于她一提起陈展,就冒出来的小火气消散了一大半。

    江宿又说:“那傻逼是谁?”

    林薇沉默了会儿,“陈展。”

    江宿拧着矿泉水瓶的动作一顿:“男的?”

    “嗯,对。”林薇觉得江宿关注点挺奇怪的,这时候不应该关注故事吗,怎么还关注起人物性别了,她抿了下唇,补了句:“我哥。”

    一个姓陈,一个姓林。

    江宿疑惑:“哥?”

    “是啊,”林薇很少跟人谈家里的事,她初中不是在四中上的,是在离四中挺远的一个学校上的,那会儿她住校,她告诉宿舍里一个蛮不错的同学她母亲要再婚了。

    她和母亲的生活里要多出一个陈南洲和陈展,实际上她当时是有点不安的。

    尤其是她当时还在网上看了个时事新闻,说什么再婚妈妈带着女儿嫁过去,女儿的房间被后爸按了针孔摄像头。

    大概是恐慌,她就搜了挺多这类的新闻,越看越慌,也抱着一点跟同学诉苦的心态。

    结果两周后,她在洗手间,听见了她们的议论,说她妈妈又嫁了个男人,条件还不错,说她养父对她有点那个意思。

    再后来没多久,她母亲走了,年轻的女孩子聚在一起,不可能一点矛盾也不发生,哪怕就算是她是对的,大家背后的说词是,别跟她一般见识,她没妈又没爸。

    就挺有意思的,你以为的心事,在别人眼里是故事,是促进友情的八卦,是闲暇时的聊天素材。

    那个时候,她就懂了一个道理。

    人啊,是不能对这个世界示弱的。

    你的示弱永远都换不来同情。

    哪怕就算是有同情,也只是一时的同情。

    同情过后,你软处恰恰就是别人攻击你的借口。

    林薇一直以为自己大概也不会跟人说起她的情况,不过她还是很江宿说了,虽然很简单,没说的那么详细:“我哥,名义上的傻逼哥。”

    名义上的傻逼哥。

    没有血缘关系。

    重组家庭。

    也就是说,现在家里真的和她算得上亲人的是她的母亲。

    小隔壁明明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乖巧少女,偏偏就是要装,这是缘由吗?

    想让自己的母亲在后爹这里过得好点,想让自己懂事点不给母亲添麻烦……

    江宿想了好几种可能,越想越觉得他家小隔壁让他心疼。

    不知道江宿心底想什么的林薇,以为他在等自己后续,就简明扼要的把情况说了一遍:“他爹嫌弃他作天作死不学好,就控制他生活费,你知道大手大脚惯了的人,肯定受不了,然后他就抢我的,偷我的,因为那钱是他爹给我的,他觉得那理所应当是他的。”

    其实林薇也觉得陈展这种理所应当不是没道理。

    她妈妈要是还在,她底气还能足点,她妈妈不在了,陈南洲没义务照顾她。

    也正因如此,她把生活费一笔一笔都记了下来,她想着以后还回去。

    也正因如此,陈展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要不是陈南洲,他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其实陈展这货真的挺欠教育的,不过不是她亲哥,她也懒得管。

    小隔壁说的不多,不过江宿也差不多了解个大概,“那还真是个大写加粗的傻逼。”

    林薇笑了一声:“是啊,就是个大写加粗的傻逼,抢了我整一个月的生活费。”

    “多少钱?”江宿问。

    加上要还给宋锦的钱,林薇比了个七:“七百多呢。”

    小姑娘声音挺委屈的。

    江宿是真见不得他家小隔壁受委屈,真不太想打打杀杀的他,觉得好像也没什么更好的解决方式,“你等会儿还要去上晚自习吗?”

    不是那么有心情的林薇,摇了摇头。

    “那行吧,我也不去了。”

    林薇看了眼江宿,这是他逃课的理由吗。

    江宿把喝光的矿泉水瓶扬手一丢,稳稳地落入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要不要一起去干点坏事。”

    林薇觉得江宿这话挺有歧义的,她装作没想歪的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问:“干什么坏事?”

    “收保护费。”

    江宿伸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找你那个傻逼哥,收保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