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喜欢你我说了算 > 第92章 私奔吗,江宿
    直到林薇喂完猫,江宿都没回来。

    她挠着白色小奶猫的脑袋,不太安心的等着。

    她要不要过去看看。

    林薇想了会儿站起身,把面包袋丢进垃圾桶,冲着江宿那会儿离开的方向走去。

    在小区围墙角落,林薇找到了江宿和那个男人。

    那里没灯,借着街道上远远折射过来的光,只能看到两个人模糊不清的轮廓。

    男人没说话,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手机屏幕的光打在江宿的下巴上,衬的他皮肤又冷又白。

    江宿微侧着头,脸隐藏在了黑暗中。

    他耳朵上的耳钉,反射出一道很清冷的光。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跟你杨叔回家,我最近是真的很忙,没时间管你,你别挑战我耐性。”

    林薇听了一会儿,才辨认出来那声音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手机里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反正挺能说的。

    林薇来的这一会儿,他就没停过。

    一直没出声的江宿,突然开了口:“说够了没?”

    手机里的人沉默了下来。

    江宿:“说够了,就挂了吧。”

    “……”

    安静了大概两秒钟后,手机里的人急了:“江宿,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我是你谁,我是你老子,这是你跟你老子说话该有的态度吗?”

    原来跟江宿视频电话的人是他父亲。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学校里干了点什么,我都问清楚了,到学校没几天,你就动手打了你们班一学生……”

    也不知道江宿父亲那句话戳到了江宿,江宿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凌厉无比:“怎么?你还怕我打架?”

    “你不是很有本事吗?我就算是把人弄死了,你也能摆平不是吗?”

    “你——”

    江宿父亲被气得说不出来话。

    安静了大概几秒钟,手机里传出江宿父亲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当初就不该生下你。”

    江宿嗤笑了一声:“我死的时候你别救我呀。”

    “江宿。”拿着手机的男人,被江宿父亲称之为杨叔的男人开了口,明显是对江宿这话充满了不满。

    江宿毫不在意,说出的话戾气更重了:“或者当初你让我直接进去不就完了?”

    手机里传出摔东西的声音,紧接着电话直接被江宿父亲挂了。

    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

    林薇望着江宿,张了张口。

    ……我死的时候你别救我呀。

    ……当初你让我直接进去不就完了?

    林薇想起了江宿手腕上的疤,还想起了当初梁思晨跟她说过的话。

    梁思晨说江宿落井下石了他最好的朋友,害他那位朋友进去了。

    所以他这句进去,指的是坐牢吗。

    最近这段时间跟他相处下来,她了解他,是一个看着挺冷漠挺无情,实际上却很温柔很暖的一个人。

    要不是听他这么一说,她真不记得当初他进一班的时候,那些有关他各种令人可怕的传闻了。

    最后是那位杨叔打破了安静:“江宿,你父亲他是为了你。”

    江宿没说话。

    “他就你一个儿子,不为你好为谁好?他在国外是真的走不开,专程让我回来一趟看你。”

    面对江宿的沉默不语,那位杨叔叹了一口气:“江宿,你好好冷静冷静,消了气,跟你父亲打个电话,说两句好话,道个歉。”

    “你父亲的脾气,你知道的,他说停了你银行卡真的会停了你银行卡的。”

    杨叔又叹了一口气:“江宿,我先走了,你有事给我打电话。”他站了会儿,见江宿还是没说话的意思,转身走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林薇。

    林薇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她就是想过来看看江宿好不好,但没想到会撞上这样一幕。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往旁边挪了半步,让开了路。

    男人冲着林薇礼貌的轻点了下头,擦过她身边走了。

    很快周围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林薇盯着不远处站着的江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过了不知道多久,跟一尊雕像似的,半天动都没动弹一下的江宿,转过头来。

    他看到她,身影明显僵了一下,然后他冲着她走了过来。

    靠的近了,林薇才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和平时的冷白不一样,更接近于苍白。

    林薇张了张口,想跟他说句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他开了口,语气又冷又淡:“走吧。”

    他脚步没停,直接往不远处的路上走。

    林薇在原地站了两秒,跟上江宿。

    回家的一路上,他一直都没说话。

    进了电梯,林薇看了眼江宿,少年盯着电梯的某处在发呆。

    这样的江宿是她从未见过的江宿,又颓又丧,还有点形容不出来的痛苦,整个人看起来低沉又压抑。

    林薇抿了下唇,心口有点莫名发紧。

    她不清楚他背后到底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那些传闻到底是真是假。

    但她有一点很确定,他对她很好。

    她看到的他也很好。

    他打篮球的时候,他跳舞的时候,是那样的光芒万丈受人瞩目。

    他应该一直都是那个样子的,他不应该是现在这样。

    她心情很丧的时候,他都有陪着她,礼尚往来,现在也该换她陪着他了。

    林薇偷看了江宿好几次,在快到他们所在的楼层时,林薇想到当初因为陈展,自己一个人呆在KFC回不了家,他说给她的那句话,她下意识地扯了下他衣服:“私奔吗?”

    江宿扭头看向她。

    “私奔吗,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