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喜欢你我说了算 > 第1章 我没有男朋友
    清华和你我都上

    ——江宿。

    【无论过去多少年,江宿和林薇都不会忘记那一天,那是他和她见面的第一天。】

    …

    四中高二一班离楼梯比较远,请了三天病假的林薇抱着书包沿着走廊进教室,一路上感觉整层楼的气氛都很诡异。

    静的诡异。

    距离早自习还有二十七分钟,竟无一人喧哗。

    一班乌压压的坐满了人,林薇是最后一个到的。

    所有人都跟小学生似的垂着头,很乖巧的或看书,或对书发呆,或对书打哈欠。

    一班集了四中理科所有的尖子生,哪一个拎出来放到别的学校都是学霸级别的风云人物。可这一群风云人物,平日里并没有这么死读书。

    她也就离开了三天,短短的三天,怎么所有人都跟不认识似的。

    有点怀疑自己是在梦游的林薇,坐在自己位置上,一边掏课本,一边轻轻地撞了下旁边对着课本快要睡着的同桌:“怎么回事?”

    林薇同桌叫白见,她虽然姓白,但皮肤一点也不白。

    她听到林薇的声音,立刻嘘了一声,装成哼哼唧唧默背书的样子,小声的说:“你没在的这三天,我们班发生了一件大事。”

    “你知道江宿吗?”

    林薇点了点头:“知道啊,江苏省。”

    “……”

    “省会南京,位于中国大陆东部沿海,北接山东,东濒黄海,东南与浙江和上海毗邻,西接安徽。”

    “……”

    白见默了会儿,“好吧”了一声,很是有模有样的翻了一页书:“我说的江宿,不是江苏,是宿命的宿。”

    “就那个当年中考状元,比我们大了一届,满分作文各种上新闻,被四中请进来的那个江宿。他一直都是四中的骄傲,各种竞赛只要有他保证荣誉稳进四中,后来他就从神坛跌落了。”

    “说是高二寒假跟人打架,好像是闹出了人命,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进去,结果不但没进去,事情还莫名其妙被压了下来。”

    林薇觉得同桌讲的兴致勃勃,她不能不给点配合,虽然她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哦。”

    “寒假过后,他整整一年没来学校,你知道他这一年去哪了吗?说是在精神病院。有人说他精神病压根没好。但是仗着家里有钱,不但提前从精神病院出来了,还回了学校,进了我们班,接着之前的功课上高二下半学期。”

    “你是不知道他来的这两天,别说是我们班纪律好的过分,就连整层楼,都安静的不像话,课间连上厕所都是憋到忍无可忍才去的,生怕招惹到那个神经病。”

    “他前天来的,说是一到学校,就强吻了一女生,揍了人家男朋友,还扬言说他就喜欢有主的花,谁有男朋友,他就搞谁。”

    “这江宿……”林薇听得一愣一愣的,心想白见真要是说的全是事实,那江宿就不只是神经病,而是:“……傻逼吧?”

    白见吓得在课桌下偷偷地扯了下她的袖子:“你小点声。”

    随着白见话音的落定,第一排正好将作业本发了下来。

    林薇虽然请假,但作业每天都还是老老实实的写了,也让在学校里任职的名义上的母亲带给了班主任。

    林薇和白见说是坐在倒数第二排,实际上是倒数第一排。因为她两后面的两张桌子空着,一直没人坐。

    白见她前桌连头都没回,直接伸着胳膊将她作业本往她桌子上一丢。

    反倒是林薇,从前桌手里接了两个作业本。

    她正诧异着怎么会两个作业本,白见撞了撞她的肩膀:“那个江宿,就在你身后,听说他睚眦必报,无恶不作,凶神恶煞……”

    想到自己刚刚没留意连名带姓骂江宿傻逼的林薇,有点尴尬。她攥着两个作业本,压低了声音问:“你说,我刚刚的声音他能听到吗?”

    “应该听不到吧?那会儿班主任正好进教室让第一排的人把作业发下来。”

    “你确定?”

    “我也不是那么确定。”

    “他要是听到了,会不会打我……”

    林薇话还没说完,有一支笔戳了戳她肩膀。

    她哆哆嗦嗦的扭了一下头,看到一只特别好看的手。

    骨节分明,骨指修长……只是肤色过白,那种泛着冷光的白。

    戳她的人,见她半天都没反应,不耐烦的从桌子上撑着上半身坐了起来,他没穿校服,就算是在教室,还将帽衫上的帽子扣在了脑袋上,帽檐拉的很低,只能看到一小节白的发光的下巴。

    他用笔指了指林薇手里拿着的作业本,见她还没反应,就微微起身,伸长了胳膊去够,没拽走作业本的他,声音冷、不耐且不悦:“你到底要在我上面压多久。”

    林薇:“……”

    江宿声音不大,但却惹得后几排不少人闻声望来。

    大家虽没听到江宿说了点什么,但能感觉到靠窗那排的最后两桌气氛有点微妙。

    在一团寂静中,被江宿那话惊到的林薇慢慢的抬眼,盯向了他那一小节白的反光的下巴。

    他刚刚那话是在调戏她吗?

    他刚刚那话就是在调戏她。

    看来白见没说错,她这个新来的后桌,脑袋真的有点毛病。

    江宿等了会儿,见前桌这位小女生紧紧地握着自己的作业本,还没撒手的意思,索性微微起了一下身,好将胳膊往前伸得更长些。

    他的下巴随着他的动作往前移。

    林薇看到了他的唇,颜色很浅,唇形很漂亮,是那种画家笔下最喜欢的样子。

    眼看着他的唇离自己越来越近,林薇一瞬间想到了白见刚刚讲给自己的话。

    他来学校的第一天,就强吻了一个女生,还扬言谁有男朋友就抢谁的女朋友。

    他该不会是现在要对她下手吧?

    林薇见江宿一直往前伸头,没停下来的迹象,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没有男朋友。”

    江宿动作停了一下。

    他大半张脸藏在帽衫里,看不清神情。

    但林薇能感觉到他冲着自己的唇瞥了一眼,她本能的抿了一下自己的唇。

    江宿很轻很短促的“呵”了声,带着几分嘲弄和不屑,随后他就抬起手将她手中的两个作业本大力抽走。

    他将上面的那本往林薇桌子上一丢,然后就拿着下面的那本坐回到椅子上,将作业本随便往桌子上一丢,就趴在上面不动了。

    林薇:“……”

    铃声响了,早读开始。

    班里响起朗朗读书声。

    林薇掏出课本,小声的背着英语单词。

    背着背着,她没了声音,过了会儿,她后知后觉的回过味儿来,她看着自己桌子上的作业本,心底泛起了翻江倒海的窘迫。

    你到底要在我上面压多久。

    你(作业本)到底要在我(作业本)上面压多久。

    敢情她这个脑子有点毛病的后桌,还是个牛逼轰轰的缩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