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79章 巴掌和糖
    再次醒来,外面已经亮了,我躺在我的床-上,御蒙坐在旁边的桌子旁喝酒。

    看到御蒙,我知道我这不是做梦了。

    等等,我看到了什么?

    我竟然在御蒙的手里看到了那个红线团。

    刚刚御蒙手里还没有红线团,肯定是他知道我醒了,才把红线团拿出来的。

    看到那红线团,我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下了床,来到御蒙身边,看着他手里的红线团:“这怎么在你手里?”

    “这以后是我的玩物了。”御蒙随手抛着红线团,真把红线团当做玩物了。

    糟了,御蒙把红线团占为己有,那我就不能帮季云初解红线团,季云初也不能解红线团。

    那季家就要等一万年期限满了,才能炼丹了。

    这样的话,还不如季家自己解呢,也许解个几百、几千年,就解开了。

    想到这里,我就想把红线团拿回来,就伸了手。

    “啪!”御蒙一巴掌把我的手拍开,瞪着我:“胆子不小!”

    “我不帮他解红线团了,你把这红线团还给他吧。”我恳求的说道。

    御蒙没有理我,手往上一抛,红线团飞入空中,忽然不见了。

    我再次恳求:“那红线团关系着他们全族人的性命……”

    “关我什么事?”御蒙无情的说道,又站起来威胁我:“你赶紧想莲花在哪里,想不出来,有你受的。”

    说着,他伸手在我脸上掐了掐。

    我现在被他掐习惯了,也不是那么怕了,等他放了手,道:“你不把红线团还给他,我就会天天想红线团的事,没心思想莲花的事。”

    “你可以试试。”御蒙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坐下喝酒。

    我看了他一会儿,出去洗漱,然后做饭自己吃。

    除了他每天都会问我想起莲花在哪儿没有,日子过的很平淡,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半个月,我收到了张翠来的信。

    御蒙比我还期待发生点什么,让我快点把信拿给他。

    他看完信,就把信扔了。

    见他将信扔了,我知道信里没有他期待的事情发生。

    我将信捡起来,看了看。

    原来是张翠问我怎么还没去学校,什么时候去学校的一些事。

    我看了后,本想给张翠回信的,但是又想我这个身份,自由和命都不在手里了,以后我也不会和张翠她们有交集了,就没有回。

    不回信,她们自然就知道我不上学了。

    收到张翠信的那晚,我失眠了。

    我想了很多以前在学校的事,感觉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自由。

    越想,心里越难受,就越睡不着。

    不知是我动了一下,扰醒了御蒙,还是御蒙根本就没有睡着,他忽然翻身而起,压在我身上,掐着我的脸,狠狠的问:“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想起莲花在哪里?”

    “我……”我刚要说话。

    御蒙撕开我的衣服,对我进行惩罚,动作相当粗鲁。

    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心里难过的想:我也想快点想起莲花在哪里,快点找到莲花,快点看到他的改变,快点知道我和他的以前……

    可是有些时候,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而且我对莲花毫无印象,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想莲花在哪儿。

    但是御蒙不管这些,只管结果。

    时间一晃,竟两年过去了。

    这两年,因为我总是想不起莲花在哪里,御蒙没少折磨我,每次都在床-上掐着我的脸,问我为什么没想起来。

    我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想起来,我都怀疑是不是他们搞错了。

    其实我不是那个可以找到莲花的人。

    这个怀疑,我不敢问御蒙,去问了溶江。

    但溶江很肯定的告诉我,我就是那个能找到莲花的人,且是唯一一个。

    这让我很是绝望!

    不知溶江住在哪里,但他知道我和御蒙所有的事,多次在我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出来开导我、安慰我、鼓励我。

    要不是溶江,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撑过这两年。

    除了莲花的事,这两年也发生了两件别的事。

    第一件事是,御蒙把季云初的红线团给我了,且同意我帮季云初解红线团了。

    不要认为是御蒙想通了,变好了,他是在我心上狠狠的穿了上万支箭,快把我穿死了,才把红线团给我的,才同意我帮季云初解红线团的。

    一句话总结就是,狠狠打我一巴掌,又给我一颗糖吃。

    而我也是个没出息的人,就要了他的糖。

    不过,我是在反复确认他不会出尔反尔,我才接受他的糖的。

    知道御蒙把红线团给我了,季云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问解的怎么样了,还会给我带一些糖。

    但是,他的糖,我一颗都没有拿。

    第二件事是,在和罗依依分开一年半左右,罗依依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信的开头就是跟我道歉,说她和我分开后,还介怀我挖了她娘-的坟,所以一直没有联系我,一直到最近才想通,才联系我。

    之后,是她告诉我她的近况,说她和田大豪去田大豪工作的地方没多久,那个厂经营不善,破产了,外面还欠了二十多万的债。

    老板本来打算把厂子的地和机器卖了,偿还债务,但是罗依依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让田大豪用那两根金条把这个厂买下来,不够的话再去借。

    没想到老板听说田大豪要把厂买下来,继续生产,非常感动,不要田大豪一分钱,就把厂子给田大豪了,只要田大豪把厂子里欠的债还清就好。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罗依依和田大豪让厂子起死回生了,不到一年就还清了之前的二十多万的债务,

    不过,罗依依的那两个金条却没有保住,还是花出去了,但他们也赚到了更多的。

    信的最后,是罗依依说她和田大豪生了一个儿子,取名田佑光,信里还附带了一张罗依依抱着田佑光的照片。

    罗依依还问我和御蒙有孩子没,让我有时间带着御蒙和孩子去看她。

    看到罗依依问我和御蒙有孩子没,我心头一痛,因为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

    ……

    两年了,我靠着想,想了两年,都没有想起莲花在哪里。

    御蒙很急躁,用了各种方法逼迫我想,也没能让我想起来。

    见我实在想不起来,御蒙提出回莫家村找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