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75章 又被算计
    看完后,我在心里狠狠的为祝晓枝捏了一把汗,同时也十分钦佩祝晓枝的勇气。

    不过,御蒙看完这封信,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是自知理亏,还是在酝酿着什么吗?

    我无从知道,心里对祝晓枝很是担忧,很怕御蒙忽然让我找车去洪平市。

    但让我高兴的是,两天过去了,御蒙都没有提这封信的事,而是问我:“有没有想莲花在哪里?”

    “……想了。”御蒙这话里带坑,我想了一下才回答。

    见我回答慢了半拍,御蒙道:“看你慢吞吞的,肯定是没有想。我告诉你,没事你就给我想莲花在哪里。想不出来,我折磨死你。”

    说到最后那句想不出来时,御蒙伸手掐着我的脸,狠狠掐了一会儿,才甩开我的脸。

    他掐的好疼,我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被他掐过的地方。

    御蒙看了我一眼,又问:“那小鬼有没有来找你?”

    “没。”我不知道御蒙算不出我和季云初接触的事,但还是撒谎骗他说没。

    御蒙冷哼一声道:“不说实话是吗?”

    我心一抖,心跳开始加速起来,心慌改口:“来、来找了……”

    “哼!”御蒙居然没有惩罚我,也没有说我什么,只是冷哼一声就去卧室了。

    但我心里很担忧,感觉我不能再让季云初来找我了,我得去跟他说一声。

    我看着家里快没有菜了,跟到卧室,对御蒙道:“家里没菜了,我出去买点菜。”

    御蒙没理我。

    很多时候,我和御蒙说一些事,御蒙都不理我,不过我知道他那是默认的的意思,就退了出去,出门买菜。

    走到一个没人的小巷子,我轻声呼唤:“季云初……”

    “姐姐,我来了。”季云初拿着红线团,高兴的出现,把红线团递给我。

    我对他摆手:“他刚刚问起你了,你别再来找我了,以免……”

    “以免什么?”御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吓的一激灵,跳着转身,将季云初往身后推,惊恐的看着御蒙:“我、我……”

    我紧张的说不出话。

    御蒙一步一步走过来,我护着季云初往后退,却不知季云初早跑了。

    御蒙猛地一步过来,手掐着我的脸:“你忘了你自己说了什么吗?你说下次再遇到他,你绝对不会和他说话。这就是你说的绝对不说话?”

    “都、都、都是我的错,是我答应了他,是我找他的,跟他无关。”我手还往后护。

    御蒙另一只手抓着我的手,“你护什么?他早跑了。”

    听到这话,我条件反射的想扭头去确认,但是御蒙掐我脸掐的紧,我头扭不过去。

    不过,我知道季云初应该是走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帮他做什么呢?看,你遇到危险,他把你丢下一个人跑了。这样的人,你还……”

    御蒙的话还没说完,季云初从后面冲过来,一头撞在御蒙身上,并抬手拍打御蒙:“放开姐姐,放开姐姐……”

    “季云初,你怎么出来了?你快走,快走!”我连忙伸手拉季云初,想把他拉走。

    可是,御蒙这时松开我,一手将季云初给提了起来。

    “你、你放开他。”我抓着季云初的一点衣服,让御蒙放开季云初,但是话从我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底气不足。

    “放了他?”御蒙好笑的看着我,“你可知那红线团代表的是什么?”

    “不管它代表的是什么,你先放了他。”我现在只希望御蒙放了季云初。

    御蒙不但不放季云初,还一巴掌将我抓着季云初的手给打开。

    他将季云初提高了一些,“小鬼,告诉她,那个红线团代表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季云初说他不知道。

    御蒙冷笑一声:“不说是吗?”

    随着御蒙话落,季云初就身体抽搐,叫了一声。

    不知御蒙对季云初做了什么,看到季云初那小小的身板在御蒙手下抽搐,我很是心疼,上前道:“你别伤害他。”

    御蒙扫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再过来,我掐死他。”

    我吓的立刻后退,“你别伤害他。”

    御蒙没有理我,提着季云初晃了晃,“还不说吗?”

    “我不知道。”季云初抬头看着御蒙,“他们只让我拿这个红线团找姐姐,说姐姐心善,一定会帮我的。”

    “哼!”御蒙冷哼一声,另一只手往上一抬,掐住季云初的喉咙:“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季云初的小脸顿时涨红了起来,仰头吃力道:“我真的不知道,真的……”

    看季云初的小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弱,两眼都开始往上翻了,我心疼的不得了,再也顾不上御蒙之前的危险,跑上前抓着御蒙的手:“你别掐了,你再掐,他就死了。”

    “我看你真想我掐死他!”御蒙扭过头,眸光阴鸷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也不想他这样折磨季云初,就没有松手,看着他道:“你要是把他掐死了,我也死。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帮你找到莲花,你也会杀了我,既然这样,还不如……”

    “你威胁我?”御蒙的手从季云初的脖子上离开,掐着我的脸,轻轻说道,浑身充斥着一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我望着他的眼睛,想躲闪,却又不敢躲闪似的,和他对视着,“我、我不是威胁你,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我帮你找莲花,也帮他解红线团。以帮你找莲花为主,你、你看怎么样?”

    “你觉得怎么样?”御蒙问我。

    我大胆的回答:“我觉得可以。”

    御蒙的眼色一下变了,里面充斥着狂风暴雨:“我看你是嫌命太长!”

    一语未完,御蒙的手迅速移到我的脖子上,用力一掐。

    我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快要死去。

    听到季云初边咳边叫:“姐姐,姐姐……”

    我想回应他,却没有力气回应。

    “嗷呜!”忽然,哪里传来一声吼叫,接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扑过来,我就脱离了御蒙的手。

    那毛茸茸的东西咬着我滚到地上。

    我猜到他是季云初,可等我想看看他是什么时,却见他还是季云初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