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68章 有何居心
    知道祝晓枝是因为想打探御蒙的消息,才对我这么好,说想和我做朋友的话,我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同时,心里也留了一个戒备。

    我没有表现出来,如常的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不和我说什么境界不境界的?”

    “你不是阴阳术士吗?”祝晓枝讶异的问道。

    我摇头:“不是啊,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你和他怎么认识的?你家里有人是阴阳术士吗?”祝晓枝又问。

    家里人是亲戚的意思的话,我大娘是阴阳术士,但是我和御蒙的认识,和我大娘无关。

    我也不想和祝晓枝说这些,就反问道:“晓枝,你问这些做什么?”

    祝晓枝很聪明,看我不想回答,猜到我对她起了疑心,笑道:“莫瑶,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对你家那位很好奇而已。”

    说到这里,她摸了摸脸上的伤,“昨天他在屋里,对着外面一挥,就把院子里的菊-花打掉了。对我泼了一杯水,水把我的脸划破了,我就想知道他到什么境界了。”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御蒙是仙人,但是什么境界,还真的不知道。

    祝晓枝道:“不说了,不说了,我们喝茶,吃东西。”

    喝了两口茶,祝晓枝望着外面,道:“可惜外面是大太阳,要是现在是冬天,是下雪天。我们坐在屋里,喝着暖茶,看着外面的飞雪,多么惬意啊。”

    “是啊。”我感觉祝晓枝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

    把杯子里的茶喝完了,我提出离开。

    祝晓枝挽留我道:“天还早呢,你再坐一会儿吧。”

    “不了,我得回去了。不然他找我找不到,该着急了。”我坚持要走。

    祝晓枝留不住我,就送我离开,从前门送我离开的。

    分别时,祝晓枝跟我道:“莫瑶,你们要是不急着走,你有时间就来找我。”

    “好。”我嘴上说着好,但我心里知道我是不会来找祝晓枝的。

    从祝晓枝那里离开,走到一个巷子口,忽然从巷子口里走出来一个小孩:“姐姐!”

    我吓一跳,扭头见是季云初,连忙走过去:“你怎么在这?你的伤怎么样了?”

    季云初摇头,满眼心虚愧疚:“姐姐,对不起,我骗了你。”

    “没事,我知道你也是想让我帮你解红线团。”我蹲下来,摸了摸季云初的小脑袋,“我答应帮你解红线团,但是能不能解开,我也不知道。我昨天解了一下,发现很难解。”

    季云初很坚定的说道:“姐姐,你能解开的,只有你能解开。”

    “那我问你,为什么只有我能解开呢?”我感觉季云初知道什么。

    但是,季云初一听我这个问题,就低下头,垂下眼眸,抠着小手指,不说话了。

    看他这样,我就猜到他是知道,却不能说,就没再追问了,道:“好吧,我知道了,我尽量解。”

    “嗯嗯。”季云初抬起头,两眼高兴的冒星星,“姐姐,你别急,慢慢解,总会解开的。”

    对季云初对我的这份信心,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转移了话题,问他:“你被御蒙打的伤,怎么样了?”

    “姐姐不用担心,我有糖,吃了糖就好了。”季云初掏出一把糖来。

    有蓝色的,白色的,粉色的,黄色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挺好看的。

    季云初将手里的糖递给我,“姐姐,这些糖很好吃,给你。”

    “你自己吃吧。”我不敢要季云初的东西。

    御蒙不喜欢季云初,所以不喜欢我拿季云初的东西。

    第一次见季云初时,季云初给我糖,我被迫拿的,就被御蒙责怪多次。

    上次拿了季云初的红线团,被御蒙说手欠,还狠狠的打了我的手。

    我怎么能敢再拿他的东西。

    季云初知道我为什么不拿糖,很是愧疚道:“姐姐,对不起,我害你挨打挨骂了。”

    “没关系。”我揉-揉季云初的小脑袋,道:“你先走吧,我回去看看。如果御蒙还在修炼,你把红线团给我,我再给你解。”

    “嗯。”季云初点头,却没有走的意思,看着我道:“姐姐,哥哥人不坏。跟哥哥在一起,比跟别人在一起安全。”

    “知道。”我知道季云初指的是祝晓枝,让我少跟祝晓枝接触。

    我站起来,又揉-了-揉季云初的小脑袋道:“你走吧。”

    “姐姐,再见!”季云初对我挥挥手,人就不见了。

    回到宾馆,我没有看到御蒙,知道御蒙还在练功。

    我想季云初应该也知道御蒙在练功,就下意识的往床-上看,果然看到床上多了一个红线团。

    我就走过去,拿起红线团,坐在床-上解红线团。

    下午在祝晓枝那里喝了茶,吃了糕点,我也不饿,就没吃晚饭,一直解红线团,一直解到两眼睁不动。

    第二天醒来,外面已经大亮,房间里依然没有御蒙。

    连续两天没有见到御蒙,我竟然有些想他。

    当我感觉到自己有些想御蒙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想可能是自我遇到御蒙后,我几乎天天和他待在一起,所以他突然连续两天不见人影——其实不到两天——我有些不适应,才有了想他的错觉吧。

    对,这是错觉。

    一定是错觉!

    我朝御蒙那个方向看了看,起来洗漱,下去吃饭。

    吃饭时,我又遇到祝晓枝了。

    祝晓枝笑着和我打招呼:“莫瑶,好巧啊。我最喜欢到这家吃早饭了。”

    “是啊,好巧。”知道祝晓枝接近我,都是为了打探御蒙的消息,我就不再相信她说的好巧,缘分之类的了。

    但我不知道,我这次错怪祝晓枝了。

    这次,是真的巧。

    这家店,的确是祝晓枝最常来的。

    祝晓枝看到我,自然和我一桌子吃饭,自然又邀请我去她家坐坐。

    不过,被我婉拒了。

    我不想和祝晓枝在一起太久,就快速吃饭。

    可等我快速吃完饭,正准备走时,却看到御蒙来了。

    御蒙走到我右边坐下,看着对面的祝晓枝:“祝姑娘如此刻意接近莫瑶,是有何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