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63章 君山白派
    “呃?你是祝晓枝?”我震惊的看着祝晓枝。

    罗依依说祝晓枝是她娘-的师父,罗依依都二十二岁了,她娘也有三四十了,她娘的师父年纪应该更大吧。

    可眼前这个女孩,年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做罗依依的师父都勉强,怎么可能是罗依依的娘-的师父。

    我想该不会是她和祝晓枝同名同姓吧。

    祝晓枝带着笑意看着我:“我看你好像不相信的样子。你应该是经人介绍来找我的吧,那人没跟你说我什么样子吗?”

    “你知道罗依依吗?”我问。

    “她是我徒弟的女儿。”祝晓枝快速打量我一下,两眼亮晶晶的,有些高兴:“你是我徒弟的女儿吧?那你该叫我一声师公。”

    她真的是祝晓枝!

    没想到罗依依的娘-的师父这么年轻。

    我看着她那张年轻的脸,忽然想起阴阳术士会一些神奇的术法,也许她会那种保持年轻容颜的术法。

    她看着年轻,其实年纪很大了。

    我一边这样想,一边摇头道:“我不是罗依依,我是罗依依的同学,叫莫瑶。”

    “哦,你不是我徒弟的女儿啊。”祝晓枝神情有些失落,“你找我,应该跟她有关吧?”

    我看到祝晓枝说这话时,右手大拇指在食指上掐着点了点,应该是算着什么,就点头道:“嗯,跟她有关。”

    祝晓枝掐算一会儿,忽然讶异一声:“呀!那丫头竟给自己买命了,好在有惊无险。姑娘,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我点点头。

    祝晓枝道:“二位稍等片刻,我去关个门。我们到后面,慢慢说。”

    “好。”

    ……

    祝晓枝关了门,领我和御蒙去后面。

    后面是祝晓枝的住处,还有一个院子,院子里种了些花草,还有流水,看着很是雅静。

    祝晓枝带我们到了厅屋,给我们倒了茶,坐下来,看着御蒙道:“我还不知道这位尊姓大名呢?”

    “御蒙!”御蒙简单的报了名字,然后就从口袋里拿出那瓣莲花,问:“姑娘,可见过这个?”

    祝晓枝一看那莲花,满眼震惊:“这不是我徒弟的莲花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祝晓枝一面说,一面伸手想拿那莲花。

    御蒙却将莲花往回收了收,“这不是你徒弟的莲花,这是我的莲花。”

    祝晓枝缩回了手,诧异道:“你的莲花?”

    随后,她眯眼瞧了御蒙手里的莲花一会儿,道:“这的确不是我徒弟的莲花,你怎么也会有这莲花?”

    “这莲花本来就是我的。”御蒙霸气的说道,“你给你徒弟的莲花是个赝品,真的莲花在哪里?”

    听御蒙那有些质问的口气,祝晓枝皱了皱眉:“如果你也有这莲花,说明你也是个阴阳术士吧,不知你是哪门哪派。我是君山白派,师承白能道人——祝南山,道号白印。”

    御蒙轻轻摇了摇莲花,“你只需告诉我真的莲花在哪里就行。”

    “你不肯告诉我你是哪门哪派,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莲花的下落。慢走,不送!”祝晓枝将她面前的茶水倒进茶盘里,将茶杯倒扣在茶盘里。

    同时,站起来伸手指着门外,让我们离开。

    御蒙周身顿时散发一股冷冽的气息。

    我怕御蒙会动手,赶忙压住御蒙的胳膊,对祝晓枝道:“祝姑娘,我们无门无派,只想知道莲花的下落。”

    “哼!”祝晓枝冷哼一声,转头看着院外,对我的话不理不睬。

    御蒙抬手,对着院外挥了一下手,那开的甚好的菊花无声掉落。

    祝晓枝定睛一瞧,瞬即转头看向御蒙,面带寒霜:“你这是要与我动手?”

    “你知道就好,别逼我真的动手。”御蒙猛地站起来,手里的茶水朝祝晓枝泼去。

    祝晓枝当即往旁边躲,但还是有茶水碰到她的脸。

    碰到她脸的茶水如同冰剑一般,划破了她的脸。

    祝晓枝感受到疼,抹了一把脸,看到流血了,震惊的看着御蒙:“好强的真气,你到底是谁?”

    “莲花在哪里?”御蒙的手刷一下伸到祝晓枝面前,手里的莲花离祝晓枝的喉咙只有零点零零几公分。

    祝晓枝眼里才显出害怕之色,忙道:“我可以把莲花给你,但是你先把这莲花拿开。”

    御蒙收了莲花,淡淡的说道:“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如果你骗我。别说是你,就是你们整个君山白派,都没好下场。”

    祝晓枝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稍微收拾一下心情,道:“莲花不在我身上,你们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看到祝晓枝走了,我心里很是担忧,担忧祝晓枝不知道御蒙的厉害,会出尔反尔。

    她出尔反尔的话,御蒙肯定会说到做到,让她和君山白派都没有好下场。

    还好,没多久,祝晓枝就回来了,她手里抱着一个黑色的木盒子。

    那木盒子看着光亮如水,一看就是好木头、好工艺做出来的。

    祝晓枝看我和御蒙还站着,道:“我想我与两位并没仇怨,两位也不会伤害我,两位还是坐下吧。”

    御蒙坐下了,我也跟着坐下。

    祝晓枝将木盒子放在桌子上,手按在木盒子上面,看着我和御蒙道:“莲花就在这盒子里,不过在将莲花给你们之前……”

    “废话真多!”御蒙伸手一抓,将那木盒子抓了过来,送到我面前,示意我打开。

    我就伸手开那木盒子,却怎么开也开不了,那木盒子像是一个整体,根本没有开口。

    “打不开。”我将木盒子翻了翻,让御蒙看。

    御蒙将木盒子拿过去,看了一下,也没打开,将木盒子扔到祝晓枝面前:“打开!”

    祝晓枝手按着木盒子:“我只想问几个问题,没有恶意。这莲花是你们的,我会还给你们。”

    “问。”御蒙言简意赅。

    祝晓枝道:“第一个问题,这莲花究竟是何物。我捡到它的时候,就感觉它上面有许多神奇的力量。不过我怕我驾驭不了它,从未用过它的力量,一直将它放在这个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