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62章 唉,可怜哟
    但罗依依刚将她爸爸的手踢开,又被她爸爸拉住。

    田大豪就抱起罗依依,把罗依依的裤脚从她爸爸手里拽了出去,直接抱着罗依依走了。

    “田大豪!”罗依依的爸爸气的大叫,但见没有效果,就想打感情牌:“罗依依,我是你爸,你把我害成这样,你不能不管我……”

    见感情牌也没用,罗依依的爸爸对着人群求救:“快,快帮我拦住她,不能让她走了……”

    人群里没有一个人理他。

    他又喊罗依依:“罗依依,你给我回来,回来。我是你爸,你亲爸……”

    “依依,你回来,我还有话说。”罗依依的二叔也跟着叫道。

    罗依依的爸爸和她二叔的声音渐渐的小了,最后听不到了。

    我追上罗依依,看她脸色还有些灰暗,正想着怎么开口安慰她。

    她先开口对我笑道:“别担心,我没那么脆弱。我从小被他骂到大,遭受他不少白眼,已经百毒不侵了。”

    “你没事就好,只是……”我还担心罗依依的以后。

    今天罗依依出来和她爸爸吵,以后她在这里很难生活,必定会遭人闲话的。

    还有高家,要是高家找罗依依麻烦,那罗依依就更难在这里生活了。

    但我只说了个只是,还没将后面的担心说出来,罗依依就知道我要说什么,抢过我的话道:“我和大豪想好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回来了。所以,我才下楼的。”

    我看向田大豪。

    田大豪点了点头,道:“反正我是一个孤儿,在哪儿都一样。”

    “嗯,你们决定好了就好。”我说道。

    罗依依忽然愧疚的跟我说道:“莫瑶,对不起,害你被我爸骂了。以后,我不叫他爸了,他也不是我爸。”

    “没事,我没事。”我赶忙说道。

    罗依依道:“莫瑶,我们现在就走。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到了市里,你坐车去学校,我坐车去大豪打工的地方。”

    “依依,我有件事没跟你说,我也不上学了。我和御蒙去找祝晓枝,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啊?你不上学了?”罗依依很震惊,震惊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御蒙,把我拉到一边道:“莫瑶,他真的是你对象吗?”

    “是啊?怎么了?”我不明白罗依依为什么这么问。

    罗依依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感觉你们两个不像是恋人,你们的关系不是很亲密,还没我和大豪看着亲密。”

    “咳,他就是我对象。”我只能说御蒙是我对象,更亲密的表达,我说不出来了。

    罗依依不太相信,翻着大眼睛看我:“你不上学,是因为他吧?你爸知道吗?”

    “知道。”我不想和罗依依说我爸的事,不想去想我爸已经死了。

    “好吧。”罗依依舒了一口气,挽着我的胳膊道:“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坐车去市里。去洪平市,也要从市里经过。走吧,我们到市里再分开。”

    因为罗依依之前提到坐火车,我听她这口气,也像是说我们到了市里,再分别坐火车离开,就问:“如果包车去洪平市的话,还从市里经过吗?”

    “你们要包车吗?”罗依依惊讶的问道,“这里离市里不远,有去市里的巴车,我们坐那个就行。”

    我就道:“我对象比较着急,所以我们包车。如果包车经过市里的话,我们就一起走。”

    “经过。”罗依依愣愣的点头,然后问:“莫瑶,你对象是不是很有钱?”

    “还行吧。”我没跟罗依依说花的都是我的钱。

    车站,那个司机还在那里等着我。

    看到我去了,司机就从车里走下来,冲我摆手,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就走过去,跟司机道:“大叔,我还有两个朋友,你先把他们送到市里的火车站,然后再送我们到洪平市。”

    “好的,好的,上车吧。”那司机热情的说道。

    我们四个就上了车。

    车子行驶没多久,那司机忽然问我们:“你们听说高家的事没有?”

    听到司机突然提到高家,我和罗依依的神经都紧绷了。

    罗依依不感兴趣的说道:“没有。”

    那司机没听出罗依依不感兴趣,很八卦的跟我们道:“我听人说,高家那个病秧子少爷昨晚死了,高家老太爷哭的差点死过去。”

    “唉,可怜呀。高老太爷就一个儿子,儿子不到三十就没了,就留下一个孙子,孙子还是个病秧子。我还听说,本来高家请了一个高人给病秧子算命,说找个八字合宜的人给高少爷冲喜,高少爷的病就能好。”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那冲喜的没来,高少爷就死了。高少爷这一死,高家就绝后了。高家很有钱,但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你们说是不是?”

    我们都没理司机。

    那司机见我们不理他,知道我们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尴尬的说道:“我话多了,话多了。”

    之后,司机就没再说话。

    我们也没说话。

    一路无话,到了市里。

    看到前面有饭馆,罗依依赶忙对司机道:“大叔,麻烦你在前面的饭馆那里停一下。”

    然后,又对我道:“莫瑶,我想请你们吃饭。也到中午了,吃完饭,再走。”

    “不用了。”我拒绝道,“我们还有事,饭以后再吃。大叔,你继续开,开到火车站。”

    “莫瑶,就吃一顿饭吧,也不在乎这一顿饭的功夫。”罗依依拉着我的手晃了晃。

    我还是拒绝了她:“我们挺急的,下次吧。”

    “那好吧。”罗依依无奈的妥协。

    到了火车站,我就和罗依依他们分开了。

    司机掉头,往洪平市开。

    因为之前司机尴尬了一次,所以后面的路,他也是没有说话,一路把我们送到了洪平市,洪荒北街98号。

    洪荒北街98号,是一个香纸铺。

    知道祝晓枝是阴阳术士,看到这里是一个香纸铺,我也不觉得意外。

    我和御蒙走进去,左面柜台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抬头道:“欢迎光临。”

    “你好,请问祝晓枝先生在吗?我们有事找他。”我走向那女孩说道。

    那女孩把我和御蒙打量了打量,问:“你们找她有什么事?”

    “一点私事,还请你帮忙传达一声。”我很礼貌的说道。

    那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就是祝晓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