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61章 养老送终
    “啊?原来给高家冲喜的就是她啊。”人群里有人知道高家找人冲喜的事,听到罗依依爸爸的话,就惊疑出了声。

    又有人道:“高少爷不是死了吗?昨晚死的。”

    “昨晚死的?”罗依依闻言,脸色大变,像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惊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赶忙扶着她,看她脸色很不好,问:“怎么了?”

    罗依依转头看着我,脸色惨白道:“我算错了。我算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他明明已经死了啊……”

    “你根本就不会算。高家请的是阴阳术士里的泰山北斗——王德存大师的徒弟王诗景……”

    王诗景?

    早上看到的那个人,真的是王诗景?

    听到王诗景三个字,我的神经就提了起来,脑袋也嗡嗡的,后面罗依依的爸爸说的什么,我都听不到了。

    也没有注意到,在罗依依的爸爸说王诗景时,御蒙朝我看了一眼。

    还是罗依依抓我的手,跟我说话,我才回过神。

    罗依依还是那句话:“莫瑶,我算错了……”

    我看罗依依神情有些恍惚,跟之前我被罗依依的爸爸说是祸害一样的反应,大概猜到她的心结,赶紧道:“现在不是追究算错算对的问题,你问问你自己,你没有算错,你愿意嫁给他吗?”

    我这话刚说完,就被罗依依的爸爸破口大骂:“又是你这个祸害,你又在这里蛊惑哄骗我女儿。”

    好在罗依依听明白我的话,激动的握着我的手道:“莫瑶,我明白了。我不会嫁给他的,世上也没有如果。”

    说完,她转头看向她爸爸道:“你不是要败坏我的名声吗?不是要让全镇的人都知道我在这里偷-男人吗?我就偷-男人了,怎么了?我偷-我自己的男人,怎么了?”

    听到罗依依前一句我就偷-男人,怎么了,人群里好多人都变了脸色,要议论罗依依。

    我也为罗依依捏了一把汗,怀疑她是受刺激了,才说这样的话。

    但听到罗依依后面那句偷自己的男人,人群里那些人又都不说话了,只是震惊的看着罗依依。

    我微微松了口气,但还是觉得罗依依这样说不妥当。

    不过,不管她怎么说,背后都会有人议论她的。

    罗依依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往后一转头。

    田大豪立刻走到罗依依身边,拉着罗依依的手,站的笔直:“我就是罗依依的男人,我们已经结婚了。”

    “这不是田家那个孩子吗?”人群里有人认出了田大豪。

    田大豪朝那人看了看,道:“没错,我就是田家的那个孩子,我叫田大豪。”

    罗依依的爸爸脸色气的铁青,指着罗依依怒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偷-男人,你还有脸说?”

    “我怎么没脸说?”罗依依反问,“我和大豪已经结婚了,如果我这样是偷-男人,那天下的夫妻都是偷-男人,偷-女人。”

    “你、你……”罗依依的爸爸指着罗依依的手直发抖,“你这个不孝女!没有跟我说,就随随便便和男人结婚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罗依依笑了:“你眼里有我吗?”

    “我把你辛辛苦苦养到大,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高家是我们这里最有钱的人家,我给你找那么好的人家,你……”

    “你可别说笑话了?”罗依依笑着打断她爸爸的话,“把我辛苦养到大的是我娘。从小到大,你有对我好过吗?你有给过我一个好脸色吗?”

    “你别说你给我娘钱,你不找我娘要钱花就不错了。你把我娘-的嫁妆都花完了,还把她的房子抢走了,这些都要我一一说出来吗?”

    罗依依的爸爸讪讪的变了脸色,没有说话。

    罗依依继续道:“高家?哼!别说的那么好听,别说是给我找的好人家,那不是因为高家给了你钱吗?对了,那什么王德存,王诗景,是假的吧。根本就是你拿了别人的钱,才让我嫁过去,你这是卖女儿。”

    被质疑了王德存和王诗景,罗依依的爸爸为了证明自己,大声道:“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王德存厉不厉害,王诗景厉不厉害。”

    “我管他们厉不厉害,我只知道那高家少爷从小就是个病秧子,谁嫁给他,谁倒霉。幸好我没嫁,不然他们还说我是扫把星,克死了他呢。百分百会叫我陪葬。”罗依依也抬高了声音。

    听到罗依依这番话,人群里的声音开始变了,都开始说罗依依的爸爸的不是了,说罗依依的爸爸怎么能把女儿往火堆里推。

    听到人群开始说他,罗依依的爸爸又气又急,对那些人道:“不信,你们去打听打听。王德存有多厉害,他的徒弟肯定也不差。他徒弟给高少爷算的命,说只要我女儿嫁给高少爷,高少爷的身体就会好起来。”

    “高少爷都死了,还好什么啊?”人群里有个讽刺的声音。

    罗依依的爸爸脸色一变,将这怒气发到罗依依身上:“都是你害死了高少爷。如果你昨晚十二点之前嫁给高少爷,高少爷也不会死。”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罗依依薄情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罗依依的爸爸忽然咆哮一声,“因为你没有嫁过去,高家把家里里里外外都砸了,还打断了我和你二叔的腿。”

    听到这里,我才知道罗依依的爸爸的腿不是御蒙弄的,而是高家打断的。

    还有罗依依的二叔,怪不得他一直坐在车上不下来,原来是腿断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造成的!”罗依依的爸爸指责道。

    罗依依冷笑:“你怎么不说怪你自己呢?如果你不收高家的钱,高家会砸你的家,会打断你的腿吗?活该,都是你活该!”

    “放你娘-的屁!那是聘礼,那是高家给的聘礼……”

    “呵呵……”罗依依冷笑,“我才不相信那是聘礼呢。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热闹大家也都看够了,我就不在这里陪大家了,先走了。”

    说着,罗依依拉着田大豪就要走。

    罗依依的爸爸迅速爬到罗依依面前,拉住罗依依的裤脚:“你把我害的这么惨,你还想走?”

    “我不走,还给你养老送终吗?”罗依依一脚踢开她爸爸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