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59章 你真是猪
    只见这个御蒙从房间走出来,一脚将那个喊我的御蒙踹飞出去。

    那个喊我的御蒙飞起的瞬间,变成了季云初的样子,撞在墙上,直吐鲜血。

    “季云初!”看到季云初被御蒙打的吐血,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连忙跑过去扶他。

    可是还没等我跑过去,季云初却消失不见了。

    我怕是御蒙把季云初弄走的,就问他:“你把季云初弄哪里去了?”

    “哼!”御蒙冷哼,“他不跑,难道还等着被我打死吗?”

    这话的意思是告诉我,季云初是自己跑的。

    听到这话,我心放下不少,但还担心季云初的伤。

    御蒙说完,眼眸朝下,睨了我一眼:“你很关心他?”

    “我……”我心一下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回答:“没有,我只是看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他的年龄比你大多了。”御蒙嘲讽,“别什么人都同情,也看看你自己能不能同情的起。”

    “是。”我低头受训。

    御蒙又道:“等你同学结完婚,马上就走。”

    “好。”我点头答应。

    御蒙越过我,朝前走去,朝罗依依的房间走去。

    看他往罗依依的房间走,我心里还是高兴的。

    这时,我才知道我是希望他能和我一起给罗依依他们证婚的。

    到了罗依依的房间,我伸手敲门。

    很快,门就打开了。

    田大豪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把我和御蒙迎进去。

    我看到房间的窗帘都拉上了,灯也关了,只有桌子上点着两根红蜡烛。

    罗依依穿着红色的喜服,头上戴着一块红色盖头,双手交叠放在身前,亭亭玉立的站在桌子前。

    桌子前还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面挂着三张红纸,红纸上写着人的名字,应该是罗依依的娘-的名字和田大豪父母的名字。

    “一会儿麻烦你们帮我们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了。”田大豪客气的说道。

    “好。”我回道。

    在我回这话时,御蒙看了我一眼,“话真多。”

    话真多?

    我只是说了一声好,话就多了?

    我很不明白御蒙为什么说我话多,但我也没问。

    田大豪走到罗依依身边,和罗依依并排站着。

    看他们并排站在燃烧的红烛前,我忽然想起我和王诗景结婚的那晚来。

    那晚也是这样,王诗景点了两根红蜡烛,和我站在红蜡烛前拜天地。

    “一拜天地!”御蒙的声音陡然想起,猛地打断了我的神思。

    我定睛一看,田大豪和罗依依已经转身背对着桌子,在拜天地了。

    “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

    御蒙喊完之后,就带着我离开了。

    回到房间,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忽然一股奇异的香味传来。

    那香味很奇特,闻到之后,就闻不到了,可谓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好香啊,这是什么香?”外面的人也闻到这股香味了,都在讨论这是什么香。

    我感到这香太奇怪了,看向御蒙,却见御蒙手指碾了碾,像是在碾那香味一样,道:“看来你同学已经和她的青梅竹马结成夫妻之实了。”

    听到这话,我猜到什么,惊道;“你说这香从我同学身上传来的?”

    罗依依说她娘为她炼了体-香,该不会这就是她的体-香吧?

    这体-香真神奇,能让人闻香找人,还会在破-身之时,散发出来。

    散发之后,体-香应该就没有了吧。

    那以后,罗依依就不用担心她爸找到她了。

    御蒙没有接我的话,只站起来道:“走吧。”

    我跟在后面。

    到了楼下,我请宾馆老板帮我和罗依依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

    车站,之前那个面相和善的老板还在,我就问他去洪平镇多少钱。

    谈好价格,我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一辆驴车快速跑了过去,那驴车上坐着的是罗依依的爸爸和她二叔。

    驴车所前进的方向,恰好是罗依依所在的宾馆。

    我感觉罗依依的爸爸是去找罗依依的,就收住了脚,对御蒙道:“我得去看看。”

    御蒙没说话。

    我就当他是默认了,赶紧对司机道:“大叔,我临时有点事,晚点再来坐。你在这等我,我多给你二十,你看行吗?”

    “行行行,你先去忙你的,我就在这等你。”司机爽快的答应了。

    我转身就往罗依依所在的宾馆跑。

    刚跑到罗依依所在的宾馆,我就看到那辆驴车正好停在罗依依所在的房间下面。

    果然是来找罗依依的。

    罗依依的爸爸坐在驴车上,指着罗依依的房间,破口大骂:“罗依依,你这个不孝女,你赶紧给我滚出来!”

    “你干什么?不要在这里骂人。”我快速跑过去,想要阻止罗依依的爸爸。

    谁知罗依依的爸爸看到我后,两眼登时瞪了起来,表情比骂罗依依时还要凶狠,手指着我骂道:“你这个祸害!都是你这个祸害……”

    离开莫家村,我就没有听到别人说我是祸害了。

    我以为离开莫家村,就没有人知道我是祸害,没人会说我是祸害。

    没想到,还有人会说我是祸害。

    祸害,那两个字对我而言,杀伤力太强了。

    我人一下子懵掉了,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满脑子回荡的只有只有祸害:“祸害?我是祸害!”

    “今天我就是不要命了,也要弄死你!”罗依依的爸爸对我恨之入骨,骂的不过瘾,伸手来抓我。

    我当时还在发懵,没有注意到罗依依爸爸的动作,被他抓住了衣服,我才知道他抓我了。

    不过,那时御蒙已经一手打掉了罗依依爸爸的手,并把我带到了一边。

    御蒙抓着我的胳膊:“你发什么楞?”

    我抬头,看着御蒙:“他说我是祸害。”

    “你……”御蒙眼色变了一下,我感觉他是在皱眉。

    他顿了一下,道:“他说你是猪,你也是猪吗?你真是猪,别人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听到御蒙这话,我瞬间醒悟。

    是啊,我怎么能别人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呢。

    醒悟之后,祸害那两个字带给我的伤害也在同时痊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