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57章 病秧子
    虽然罗依依说她不知道怎么跟我说她心里的感受,但是我却明白她心里的那种感受。

    一方面我是她的同学、朋友,还帮了她,救了她,另一方面我又挖了她娘-的坟。

    是我,我也会很矛盾,很不知道怎么办的。

    我缓缓道:“依依,我犯下的是天大的错,你想恨就恨吧,不用顾及那么多。”

    “我也不是恨你。”罗依依停顿片刻,接着道:“莫瑶,你知道吗?当我再次被抓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我觉得我应该冷静下来,仔细听你说的话,思考你说的话。”

    “现在我很冷静,什么样的话我都能接受,只希望你能对我说实话。你救我,真的不是因为我娘-的莲花吗?”

    “真的不是。”我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没给你娘烧纸前,我不知道你娘手里有莲花。我救你,纯属是因为我们是同学,是朋友。我知道你爸还要把你嫁给一个死人,我就不忍心看着你在火坑而不救。那样,我良心会过不去的。”

    为了救罗依依,我被御蒙欺负,还被他打了手。

    不过,这些事,我是不会和罗依依说的。

    罗依依呼了一口气,道:“莫瑶,为什么你给我娘烧纸,会起风呢?”

    “我也不知道。御蒙也是看起风了,才怀疑莲花在你娘手里,所以……”挖坟这事太诛心了,我不忍心在罗依依面前提挖坟二字。

    罗依依道:“真奇怪,这世界本来就是奇奇怪怪的。我娘她,我没想到莲花那么厉害,竟然能让我娘-的尸身不腐,还看着气色蛮不错。在我的印象里,我就没看到我娘-的脸那么红润过,可惜我……”

    “依依,别说了。”我握住罗依依的手,不让她去回忆,不让她去自责。

    “嗯。”罗依依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我怕她还会多想,就找了个话题和她聊:“依依,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问你可以吗?”

    “可以啊,什么问题?”罗依依吸了口气。

    这说明,她刚刚肯定在想她娘-的事了。

    我道:“你说买命早死,买命不都是想活的久一点吗?为什么你这里是早死呢?”

    罗依依答:“人的生死都是注定的,阴界那边都是有数的,想要早死、晚死,都是要花钱的。我恰好是给自己买命,早点死。”

    “那你这没有死,会不会有影响?”我担忧的问道。

    罗依依想了想,道:“应该没有吧。我爸帮我破了,应该是没有影响了。具体有没有我也不知道,不管了。”

    听罗依依提到她爸,口气很是惆怅,我就又换了个话题:“嗯。对了,你见过你娘-的师父祝晓枝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罗依依摆了两下头:“我没见过,应该是个老头子吧。听我娘说,她是生我之后拜的师。”

    “哦。”后面,我又慢慢转移了别的话题,和罗依依聊了很久,我们两个才睡觉。

    第二天一早,御蒙就来敲门。

    我先醒,看到旁边罗依依睡的很香,不忍心叫她,但是又不得不叫她,把她给叫醒了。

    罗依依揉着眼睛道:“天这么快亮了,我们快起来走吧。”

    “嗯。”

    洗漱好后,我们三个人就离开了宾馆。

    从宾馆出来,我往左右两边看,看看哪儿有卖早饭的,忽然看到右边路口有一个人,从侧面看很像是王诗景。

    他正在上车,一闪就过去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瞥,我也无法确认那个人是不是王诗景,但是看到他,我想起了许多过去不堪的记忆,心情顿时沉重的不得了,也担心的不得了。

    怕御蒙也看到了王诗景,脚步就慢了下来。

    “莫瑶,你怎么了?”罗依依和我并排走的,注意到我慢下去了,就停下来转头问我。

    我连忙收起心思,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道:“没事,我鞋里有个东西硌了我一下。那边好像有卖早饭的,我们去那边买早饭。”

    我指着左边说道。

    在我指左边的时候,我感觉御蒙好像看了我一眼,但我不敢去确认。

    我心砰砰跳,心想那个人不会真是王诗景吧?

    那么,御蒙也注意到他了吗?

    御蒙已经放他走了,应该不会再找他麻烦了吧?

    对了,御蒙说王诗景是他拿捏我的依仗,他应该不会再去找王诗景的麻烦了吧。

    我不能确定,心里一直都是忐忑的,直到罗依依跟我说话,说怎么坐车到她青梅竹马那儿,我的注意力转移到坐车上,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们直接包车去。”这是我答应御蒙的。

    罗依依听我说包车,惊讶的不得了:“莫瑶,你知道包车要多少钱吗?”

    “没事,我钱够。”我没告诉罗依依,我来她家就是包车来的。

    罗依依吃着包子,“钱够也不能这么浪费,我们去市里坐火车,火车便宜也不慢。”

    “这事你别管了,听我的。”我说道。

    罗依依还是不赞同:“莫瑶,我觉得还是坐火车比较好。”

    “没事,就包车。”

    见我坚持包车,罗依依就没再说什么了。

    吃完饭,我们去车站找车。

    找车时候,忽然听到旁边有个人喊:“依依,罗依依……”

    “大豪?”罗依依转头,看到叫她的人是谁,又惊又喜,跑上前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那个叫大豪的人刚开口就犹豫,“我听说你爸要把你嫁给高家病秧子,我……你、你……”

    高家病秧子?

    罗依依跟我说的是她爸要把她嫁给死人,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怕罗依依伤心,我都没有问她高家的情况。

    我心里有疑惑,不过我没多想,注意力都在这个叫大豪的身上。

    看这个大豪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却眼睛不离罗依依的样子,我猜到他应该就是罗依依的青梅竹马。

    也猜到他后面那两个你,应该是想问罗依依嫁人了没有,却又不敢问。

    罗依依也明白大豪要说什么,忙道:“我没有嫁。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正想去找你呢,没想到你……”

    “你想找我?”大豪眼里闪过一抹强烈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