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44章 只学会皮毛
    房间里还有两个中年女人,她们坐在桌子旁,嗑瓜子聊天。

    看到我和御蒙忽然出现在房中,那两个中年女人吓一跳,张嘴想要叫,可她们还没叫出来,就被御蒙弄昏过去了。

    我赶紧跑向罗依依,拉着罗依依的一只手,看着罗依依的脸,问:“依依,你真的疯了吗?你还……”

    罗依依看到我,脸上的呆滞瞬间变成了震惊。

    见她露出震惊的神色,我就知道她没有疯,又高兴,又心酸。

    罗依依先震惊的看了看我,然后扭头看了看门口方向。

    她看到了御蒙,看到了那两个中年女人趴在桌子上,看到了房门还在关着。

    她抓着我的手,震惊的问:“莫瑶,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她们……”

    “你先别问这些,我们先离开。”我拉着罗依依,想拉她下床。

    她却也拉着我,对我摇头道:“不行,我跑不掉。”

    “怎么会呢?有我在,我会帮你的。”说这话时,我想的是御蒙会帮我的。

    虽然御蒙对我做了很多残忍的事,我很讨厌他、痛恨他,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时候我也很需要他的帮忙。

    罗依依还是摇头:“你帮不了我。你能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

    说到这儿,罗依依的眼泪流了下来。

    她抹了一把眼泪,努力对我笑道:“真的!莫瑶,我没想到我还能再见你最后一面。这个男生之前在学校就见过,他是你交的朋友吗?”

    “对,他是我对象。你相信我,我能带你离开。”我再拉罗依依。

    罗依依还是不动,“我不走!”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见我和罗依依拉拉扯扯的,御蒙有些不耐:“磨磨唧唧!”

    说着,他抬手对罗依依一挥。

    罗依依两个大眼睛,还圆溜溜的睁的老大。

    御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再对罗依依挥一下。

    罗依依的眼睛,还在圆溜溜的睁着,还不解的问我:“莫瑶,你对象在做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他胳膊不舒服吧。”我胡乱编个理由。

    御蒙又抬手,朝后面那两个中年女人中的一个挥了一下,那中年女人“砰”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声音惊到我和罗依依了。

    罗依依问:“她怎么倒地上了?”

    我继续编理由:“可能她没坐好吧。”

    “对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她们两个怎么突然睡着了?”罗依依问了刚才没问完的问题。

    我正想着怎么回答,御蒙当着罗依依的面把我拽到了一边,用只有我和他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这同学有古怪,我的手段对她没用,你小心点。”

    “那怎么办?”我问。

    御蒙眼睛一瞪:“什么怎么办?你不是最会磨磨唧唧吗?”

    “好,我知道了。”御蒙说我磨磨唧唧,就是指我话多,叫我劝罗依依的意思。

    我回到罗依依身边。

    罗依依眨着大眼睛:“莫瑶,你和你对象说什么了?”

    “他让我快点劝你离开,免得被你爸发现了。”我说道。

    罗依依推我道:“那你们快走吧,别被我爸看到了。”

    “你不走,我们怎么能走?”我抓着罗依依的手,“依依,我就是为了你才来的。你跟我走吧,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罗依依还是摇头:“不行,我不能走。不管走到哪里,我爸都会找到我的。”

    “你爸他是用什么方法找到你的?”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罗依依惆怅的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了。本来我偷了你的魂,变成你的样子,可以瞒天过海的,没想到我被你们认出来。你们是怎么认出那个和你一样的人是我的?”

    “张翠说你有天晚上翻我的衣柜,想穿我的衣服,但是又没有穿。而你变成我的样子,身上正好穿的是我的衣服,所以我就猜到那个人是你了。”我是猜到那个人是罗依依,但证实的人却是御蒙。

    是御蒙叫了罗依依的名字,罗依依才醒的。

    之前叫罗依依那么多遍,都没有叫醒罗依依,原来是叫错了名字。

    罗依依听后,笑着叹气:“唉,果然是你最聪明。也是我运气不好,半夜偷偷翻你衣柜,竟然被张翠撞见了。”

    “我们不说这些了,先离开吧。”我再一次拉罗依依。

    罗依依按着我的手,道:“莫瑶,我真的不能离开。”

    “那你就甘心嫁给一个死人吗?”我问道。

    罗依依噗嗤一声笑了,“我还以为你信了我爸的话呢。”

    “对不起,我当时……我也不知道我该信谁的话,我应该信你的话的。”我向罗依依道歉。

    罗依依摇头:“没关系。你不信我的话也正常,因为我的话太过惊人了。也是我没有跟你们说我娘的事,其实我把我妈叫娘的。”

    “我知道。”罗依依的爸爸提到罗依依的妈妈,也是叫罗依依她娘。

    罗依依继续道:“我娘身体不好,找一个阴阳先生看过,拜了一个阴阳先生为师,学了点阴阳术。我对阴阳术挺感兴趣的,但是我娘不肯教我,说学那个都是命里缺东西的。”

    “我也不太懂,不过我偷偷学了点,就学了三样。一个是偷魂换脸,一个是买命早死,一个是装疯卖傻。”

    “你这装疯卖傻也是阴阳术法?”我惊讶的问道,同时也明白为什么御蒙的手段对她没用了。

    原来她又对自己使用了阴阳术法。

    罗依依点头:“对啊。不过,我都只学了皮毛。像那偷魂换脸,我只能用一次,而且用的时候得昏睡,不能醒。醒了,懂这行的人一眼就看出我不是那个人了。所以,你们把我叫醒,我就被我爸找到了。”

    “算到我爸要来,我赶紧装疯卖傻。这装疯卖傻也是个皮毛,有时候是真疯真傻,有时候是装的。幸好刚才你们来的时候,我没有真疯真傻。”

    我听到她说她会算,惊讶的问道:“你还会算?”

    “对啊,算东西这个简单。不过不能随便算,给人算会损自己的命的,我娘都不让我算。”罗依依郁闷的说道。

    我又问:“你说你装疯卖傻,只学了皮毛,有时候是真的,有时候是假的。那学会了是怎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