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43章 一个破东西
    我的神啊!

    我救他?

    我自身都难保了。

    不过,我也不忍心看到他被御蒙伤害,就向御蒙求情道:“你放了他吧,他还是个孩子。”

    御蒙没有理我,将季云初往上一提,就把季云初怀里的红线团给抢走了。

    “我的,我的……”季云初伸手去抓,但他胳膊太短了,任凭他如何努力,都够不到御蒙的手。

    御蒙转手一抛,将红线团抛到我怀里:“把这砍了。”

    “不行啊,姐姐,不能砍。”季云初吓的大叫,“真不能砍,砍了我就没命了。”

    季云初越叫,我心里越焦。

    因为现在为难的人是我。

    我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将那红线团拿起来,又扔到一边,看着御蒙道:“我不帮他解,你让他走吧。”

    “走了,下次再来?”御蒙冷笑。

    为了让御蒙放过季云初,我赶紧替季云初保证道:“不会了,他下次不会再来了。”

    “你问问他愿意吗?”御蒙冷笑更甚。

    我看着季云初,对他道:“小朋友,你别再来找我了。”

    “姐姐,帮帮我……”季云初开始抹泪。

    看他哭,我心里有个地方好软好软,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软,立刻强硬道:“我帮不了你,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我不想看到你。”

    “姐姐,只有你能帮我。姐姐,我求你了,求求你帮我……”

    “你这小朋友怎么听不懂话呢?我说了,我帮不了你。你快走吧,别因为这个红线团丢了性命。”在御蒙面前,我不敢说御蒙会杀他这样的话。

    不过,我想他应该能明白。

    听我这样说,季云初却表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如果姐姐答应帮我解了这红线团,就是让我现在死,我都愿意。”

    这是什么话?

    为了一个红线团,甘愿牺牲自己的性命,那这只能说明红线团比他的命重要。

    那我更不能拿刀将这红线团给砍了。

    “听到没有?他根本不愿意。”御蒙手往下一压,将季云初掷在地上。

    一落地,季云初就要爬起来。

    但是他的动作没有御蒙快,御蒙一脚踩上去,将他还未完全站起来的小身体给踩趴下了。

    季云初趴在地上,御蒙踩着他的腰,对我道:“要我放了这小鬼也行,你把那红线团砍了。”

    “不行啊姐姐,不能砍……”季云初努力转头朝向我,拍着手让我别砍。

    我当然知道不能砍,但是他的命怎么办?

    季云初道:“姐姐,我不怕死,你就答应帮我解了那红线团吧。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姐姐……”

    我怎么可能答应?

    我看了看那红线团,那红线团也不是很大,耐心点,多花点时间肯定能解开的,我就道:“你自己解吧,你自己慢慢解,肯定能……”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御蒙打断我的话,看着我的眸子里染着怒火:“你听不懂我的话,是吗?听不懂我就直接把他杀了。”

    “别别,我懂,我懂。”不就是让我把这红线团砍了吗,但是我不能砍啊。

    季云初深怕我将红线团砍了,哭着求我别砍:“姐姐,你不能砍,千万不能砍……”

    我为难极了,看着红线团,根本下不去手。

    御蒙见我不动,开始给我施压:“给你三秒时间,一……”

    “我砍,我砍!”季云初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不能看着他被御蒙杀。

    “姐姐,不要啊,不要……”

    可季云初的哭声又扰乱了我,我举着刀,一时下不去手。

    “二!”御蒙在旁边催我。

    “啊!”我大叫一声,双手握着刀柄,狠狠的扎向了地上的红线团。

    “咻!”在我的刀即将要扎到红线团的时候,红线团竟然“咻”一声滚跑了。

    “完了,完了……”季云初不敢看我用刀扎红线团,用手捂着眼睛叫完了完了。

    看到红线团跑了,我心里松一口气,还以为是季云初动的手脚,可抬头看,看他捂着眼睛,还在叫着完了,根本不知道红线团滚跑了。

    我又看御蒙。

    御蒙眼里也有着震惊,但见我看他,眼里的震惊顿时变成愤怒:“愣着做什么?给我砍!”

    我只得拿刀继续扎。

    “咻!”每次在我的刀子快要扎到红线团时,红线团就“咻”一声滚跑了。

    滚的距离也不远,大概五六厘米,但就是让刀子扎不到它。

    我扎了几次之后,实在扎不到,就抬头对御蒙道:“我扎不到它。”

    “你不会把它拿起来吗?”御蒙火大的说道。

    我就将那红线团拿了起来,可是当刀子快要扎到红线团的时候,红线团又“咻”一下跑了。

    御蒙伸手一招,将红线团抓在手里,对我道:“过来!”

    我站起来,拿着刀子朝御蒙手里的红线团扎去。

    但结果一样,在刀子将要扎到红线团的时候,红线团就“咻”一声跑了。

    季云初早就拿开了手,见御蒙也奈何不了红线团,这才开口道:“哥哥,红线团是她给的,可能、可能外物伤不了。”

    “谁准你叫我哥哥的?”御蒙一脚将季云初踢出去了。

    季云初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爬起来,身上的灰也不拍,就跑过去将红线团捡起来,宝贝的抱在怀里。

    “滚!”御蒙心情很不好。

    但是他竟然叫季云初滚,这让我很意外,也很高兴,赶忙对季云初道:“你快走,快走!”

    “姐姐,我求你了……”季云初还想求我。

    我赶紧打消他的念头:“你别求了,你再不走,我永远都不帮你解红线团。”

    “好,我走,我走。”季云初被我的话吓到,抱着红线团连连后退,没一会儿,就消失在黑暗里了。

    御蒙看向我,眼中带着肃杀。

    我神经一紧,立刻站直,“我……”

    “一个破东西,你也弄个宝贝。”御蒙又说我听不懂的话。

    我听不懂,也不敢问,指了指罗家的墙,低头道:“我继续找了。”

    “等你找,要找到什么时候?”御蒙说罢,把我抓到他面前,抱着我的腰,带我飞进了罗家,直接带我进了罗依依的房间。

    罗依依还没睡,坐在床上,扯着头发唱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