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40章 故意刁难
    我不接不行了,就把那刀接过来:“有下次,我绝对不和他说话。”

    “哼……”御蒙哼笑一声,走了。

    我在后面看了看那刀,将刀塞到行李箱里,跟了上去。

    现在还没天亮,月亮也不明朗,外面看着黑昏昏的。

    退完房,来到路上,我指着前面对御蒙道:“那边离车站比较近,路口有车,我们去叫一辆车,包车去依依家,这样快一点。”

    御蒙手插口袋道:“我是陪你去的。我只在旁边看戏,不会帮你什么,你自求多福。”

    “那我们到前面去吧。”我早就想过御蒙不会帮我忙了,所以提前想好了策略。

    因为这里离学校很近,路上有几家早餐店,竟然都开门了,里面灯光明亮。

    我从昨天中午就没吃饭,早就饿了,看到早餐店开门了,就跟御蒙道:“我去买点东西吃,你想吃什么?”

    这话问出来,我想起御蒙好像不吃东西。

    我只见过他喝酒,还从未见过他吃东西。

    他的面具,在嘴那里的位置有一条细小的缝,可以吃东西,但是他平时说话,都还是藏在面具里面说话。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御蒙嫌我多管闲事了。

    我就自己跑到早餐店,买了早餐。

    买完早餐,我也没有吃,想着等坐上车的时候再吃,比较方便,也比较省时间。

    到了路口,果然看到那里停着几辆车。

    其中一辆车的司机正在外面抽烟,看到我和御蒙,连忙迎上来问:“同学,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我的车干净,坐我的车。”

    “外省去不去?”我问。

    那司机点头:“去,哪儿都去。只要能去的地方,哪儿都去。”

    “予北城,迷煞镇,多少钱?”

    那司机道:“先上车,车上谈。”

    “先谈好多少钱,我再上车。”有些司机奸猾的很,不告诉你多少钱,等你坐上车,他将车开走了,使劲黑你。

    我以前就被黑过一次,所以每次坐车我都先谈好价格。

    那司机嘬了一口烟。眯着眼睛道:“予北城,迷煞镇,就收你三百块吧,零头我就不找你要了。”

    “啊?这么贵!”我没想到这么贵,太贵了,比坐火车、坐汽车贵多了。

    那司机道:“都是这个价,不信你问问。”

    “那我再问问吧。”我要走。

    那司机又伸手拉我。

    不过他的手还没碰到我,御蒙在旁边冷冷的说道:“你干什么?”

    那司机知道什么意思,就把手收回去了,对我比了一个八的手势:“二百八,最低了,不能再低了。”

    “二百。”

    “二百太低了,我再给你少一点,二百七十五,怎么样?”

    “二百,我就二百。”

    “同学,我送你过去,还得回来呢?二百根本不够,二百太少了,你再往上抬抬,也让我赚点。”

    我牙一咬:“二百二,再多不行了。”

    “二百二太少了,二百七吧……”

    “就二百二……”

    我和那司机磨了半天的嘴皮子,他才同意我二百二的价格。

    车子都开出好远了,那司机还说我:“同学,你真会讲价。”

    我有苦难言啊。

    我不是会讲价,我是就剩下这二百二了。

    幸好我提前买了早餐,不然我得饿着肚子坐车。

    不过,和那司机讲了半天价,早餐都凉了。

    我没接司机的话,默默地吃着凉早餐。

    御蒙在旁边小声道:“磨磨唧唧,做什么都磨磨唧唧的。”

    我不敢接御蒙的话,就默默吃早餐。

    御蒙靠着座椅睡着了,我一路都没敢睡,困了就掐自己,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到了迷煞镇。

    “同学,你家在哪里?是在这镇上吧,我给你送到地方。”司机人挺好,还愿意帮我送到地方。

    可我只知道罗依依的家在迷煞镇,具体在哪里并不知道,我就道:“送到这里就行了。”

    “那行,我在前面停车。”司机将车往前开开,开到我们方便下车的地方。

    我把御蒙叫醒,跟他说到了。

    御蒙睁开眼,眼里清明,一点不像刚睡醒的样子。

    我想可能他是个仙人,所以醒来,眼中才那么清明的吧。

    和御蒙下了车,我先看四周,看看哪里有银行。

    我身上没钱了,得去取点钱。

    还没看到银行,御蒙就着急的说道:“走啊,在这站着做什么。”

    “我们往前走走。”我提着行李往前走。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我也没看到银行的影子,就问了一个路人。

    那路人告诉我在后面,我又折回去。

    御蒙抱怨起来:“你不知道银行在哪里,你怎么不早点问。”

    “我以为会在前面。”谁知道竟然在我后面,我也很郁闷。

    怕他怨言更多,我就道:“要不你在这里等我,我取完钱就来找你。我东西放在这里,我不会走的。”

    御蒙没理我,直接往前走。

    我就只好跟上去。

    我爸留给我的钱是有数的,花完就没有了,我不舍得花太快,就小家子气的只取了一百。

    见我只取一百,御蒙又有意见了:“你不多取点,下次还和别人磨磨唧唧半天?”

    “那是因为包车,包车就是比较贵。回头我们坐火车,火车便宜多了,这一百块够了。”

    “哼!”御蒙冷哼一声,“我可不想走路。你最好包车去她家,不然不去了。”

    “……”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我。

    我知道他是为难我,我也没办法,含泪再取了两百。

    御蒙这才没意见。

    出了银行,御蒙把我手里的行李抢过去:“你去找车,我在这里等你。”

    “我、我不知道依依家在哪里,我得先去……”

    “你不知道她家在哪里?”御蒙声音抬高了,将我的行李往地上一扔:“你不知道她家在哪里,你来做什么?”

    “她家就在这镇上,我找人问问就知道了。”我坚信,多问几个人,肯定能问到的。

    “哼!”御蒙又冷哼一声,“等你问到,还不知道到哪年哪月去了。我看你别问了,回去。”

    御蒙说着就要走。

    我赶紧拉住他的袖子,在他低头看我手时,又赶紧松开:“别啊,我们来都来了。说不定我运气好,我问的第一个人就知道依依家在哪儿呢。”

    “那你问吧。如果你问的第一个人不知道,那我们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