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39章 太仁慈了
    罗依依的爸爸又快速将罗依依的头转过去了,似乎不想让罗依依回头看我们,即使是傻笑也不行。

    但是,我却没有了阻拦的理由。

    因为,我已经答应罗依依的爸爸,不会再阻拦他把罗依依带回家了。

    可是,我看着罗依依被她爸爸带走了,我的心又是那么的难受。

    “依依真的疯了。”张翠走到我身边,难过的说道。

    林雪也走过来,但没有说话。

    张翠又道:“是我害了她,如果我没有说她疯了,她也不会疯。”

    “你们不是回宿舍了吗?怎么又过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张翠,就转移了话题。

    张翠转头看了林雪一眼,道:“林雪说你有点古怪,想来校医室问问医生你什么时候醒的。幸好我们来了,不然还不知道依依她……”

    说到罗依依,张翠很自责,就说不下去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看着她和林雪道:“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张翠和林雪对视一眼,点头道:“好。”

    离开校医室之前,我和张翠、林雪三人把医生抬到了她的房间。

    在去往宿舍的那个岔路口,我和张翠、林雪二人分离。

    分离后,我和御蒙朝着校外走去,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走到学校门口,才发现学校大门已经关了,御蒙搂着我飞出了学校。

    回到宾馆,躺在床-上,我脑海里总是想起罗依依最后回头冲我傻笑的画面。

    “嘿嘿嘿……”罗依依的傻笑也仿佛在耳边。

    我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后悔,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商量?”御蒙一开口就是这种高姿态。

    当然,他有他高姿态的理由。

    不过,我既然说出和他商量的话来,自然也想好了说辞:“我愿意帮你找莲花。”

    “哼!”御蒙冷哼一声,“你敢不愿意吗?”

    “我敢死!”我死了,御蒙就找不到莲花了吧。

    御蒙一听这话,就怒了,瞬间起身,掐着我的脖子:“看来是我白天对你太仁慈了?”

    说着,他掐着我的脖子,把我压在床-上,倾身而下。

    ……

    风雨之后,我浑身跟散了架一样的疼,眼泪无声的往下落,却还是抹着泪倔强的说道:“我感觉依依她爸有问题,不能让他把依依带走,我想跟过去看看。”

    “是你答应她爸把她带走的。”御蒙无情的揭我底。

    “是,是我答应的,但是那时候我不是没办法嘛。我又不会破依依的术法,我只想救她。”我无奈的说道。

    御蒙道:“她已经活了,你别管了,别多管闲事。”

    “她是我同学,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看着她身陷危难而不救。”我抓了抓被子,下定决心道:“我不求你帮忙,只求你同意让我去她家一趟。”

    御蒙有些不耐,“你去了能干什么?能把她带走吗?”

    “我、我不知道……”我肯定不能把罗依依带走,但是我就是想去,就当是我想再看看罗依依吧。

    “你不知道,你去干什么,睡觉!”御蒙把被子一拉,将我全盖在被子里,让我睡觉。

    可我哪里能睡得着,自己扒拉开被子,露出嘴道:“我求求你了……”

    “我最烦听到你说求我了,以后不准说求我的话!”御蒙大手捂着我的嘴,我就再也发不出音来了,只有眼泪不停的往外冒。

    眼泪流到御蒙的手上,御蒙嫌弃的将手拿开,长呼一口气道:“行,我就陪你去一趟,看看能出什么幺蛾子。”

    我以为御蒙说的幺蛾子,是罗家人的幺蛾子,却不知道那幺蛾子从来都是指的我。

    “好!”不过,我听他这话,很高兴,连忙起来,可因为起来的太急,拉到某处,忍不住“哎哟”一声。

    黑暗里,御蒙朝我看来。

    我脸一红,感到尴尬死了,随后想到什么,赶紧道:“没事,我没事。”

    御蒙也没说话,起身背对着我穿衣服:“你去洗洗。”

    “啊?好。”御蒙都答应带我去了,应该不会反悔,而且我也确实需要洗一下。

    我没敢开灯,摸黑穿上衣服,找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了。

    洗完澡,我从洗澡间出来看到了季云初。

    自御蒙说过看到我和季云初说话,就杀了季云初,我现在每次看到季云初都心慌害怕。

    “你怎么又来了?你快走,别让他看到你。”我推着季云初,想把他推走。

    季云初双手举着一个红线团,两眼流泪的看着我:“姐姐,你帮我把这个解开,好吗?”

    模样挺可怜的。

    但是我不能心软,我推着他道:“你快走,他出来了。”

    季云初也是怕御蒙的,听到我这话,将红线团往我怀里一塞就跑没影了。

    可是,那红线团我不能收啊。

    我转身,将那红线团扔到洗澡间里了。

    那红线团被御蒙扔过多次,最后还是出现在季云初的手里,说明季云初会去捡红线团,所以我并不担心红线团会丢了。

    扔完红线团,我转身走了。

    回到房间,灯已经开了,御蒙坐在桌旁喝酒。

    看到我来,御蒙道:“那小鬼又来找你了?”

    “我没拿他的东西。”我赶紧说道。

    御蒙朝我脚下扔了一把刀,“去把那个小鬼杀了。”

    我吓的往后退了两步,“他已经走了。”

    季云初应该走了吧。

    他可一定要走啊。

    御蒙盯着我,没有说话。

    见他盯着我不说话,我心里慌的很,心想该不会季云初还没走吧,颤颤巍巍开口:“我们去依依他们吧。”

    御蒙食指在桌子上点着,还是不说话。

    我大着胆子将地上的刀捡起来,放在他面前,然后把自己的行李拿着,走到他身边,对他道:“走吧。”

    御蒙将杯子里的酒喝完,往桌子上一放,桌子上的酒壶和杯子就都不见了。

    御蒙拿起桌子上的刀,递给我。

    我不敢接,“下次我再看到他,我直接走,一句话不和他说。”

    “他不是让你将那红线团解开吗?用这个,一刀下去全开了。”御蒙又将刀往我面前递了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