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23章 被算计了
    站在外面看,蓝天白云青山,更是好看。

    那天我以为我就要死了,看这美景,是一种心境,现在我知道我一时半会死不了,看这美景,又是一种心境。

    但并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我没死,却有人因我而死。

    正看着,忽然面前多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姐姐……”

    我低头一看,真是那天给我糖的小男孩。

    小男孩见我低头,一下皱起了小眉头,抬着小手,指着我的额头:“姐姐,你的头怎么破了?疼不疼?”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

    这次的糖是那种白色透明纸包着的。

    “姐姐,我这里有糖,吃了糖就不疼……”

    “滚!”小男孩的话还没说完,御蒙突然出现,一声滚,把小男孩吓的一激灵。

    小男孩的糖“吧嗒”掉在地上,转身就跑,瞬间没影了。

    我看的傻眼:这个小男孩居然一下子就没影了。

    难道他也不是人?

    那么可爱善良的小男孩,他居然也不是人。

    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怎么遇到一个两个,都不是人。

    我震撼的不得了,看着小男孩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神。

    御蒙走到小男孩掉的糖旁边,一脚将那糖踩的稀巴烂,回头对我道:“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我剁了你的手。”

    “我没拿。”我确实没拿那小男孩的糖,但也是吓的手一抖,忙把手藏在后身后。

    御蒙又道:“你最好赶快想起来莲花在哪里,想不起来,我折磨死你!”

    “我、我真的不知道……”

    御蒙不听我说完,就走了。

    这是不听我解释的意思啊。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莲花在哪里啊。

    我想追上去再解释解释,但是我又不敢,就站着没动。

    “还杵在外面做什么?”御蒙冷冽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我赶紧进去。

    进去,看到御蒙已经在堂屋坐着了,正坐着喝茶。

    我就关了院门,慢慢走过去。

    走进堂屋,我没敢过去,就在门口前面一点站着。

    御蒙将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不悦道:“站那儿做什么,过来!”

    我走到御蒙旁边坐下。

    刚坐下,御蒙怒道:“谁让你坐了!”

    我吓的赶紧站起来,由于起来的太急,把椅子给带倒了。

    我又连忙把椅子扶起来,乖乖站在桌子旁边,像极了小丫鬟。

    如果我穿一身丫鬟装,真的就是一个丫鬟,还是一个被训斥的丫鬟。

    御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喝着,没有下一步指示的意思。

    有人看你不顺眼,不管你做什么,他都会看你不顺眼的。

    我就是那样站着,什么都没做,御蒙都觉得我碍眼,桌子一拍:“我看到你就烦。”

    看到我就烦,那我走行吗?

    如果行的话,我现在就走,再也不回来了。

    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我去里面。”我手指着我睡的房间。

    御蒙跟没听到我的话似的,问我:“想起来没有?”

    “没有,我、我感觉我想不起来。”我压根都不知道那莲花是什么,怎么想。

    御蒙霸道的说道:“想不起来也想,别想着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

    他误会了,我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想。

    御蒙握着茶杯的那只手的食指,在桌子上点了点:“是不是他让你拖延的?”

    他?

    溶江吗?

    应该是溶江。

    我摇头,“没有,他没有跟我说拖延。”

    “哼!”御蒙冷哼一声,不相信我说的,“不要以为你们故意拖延时间,我就没办法。等我找到办法,你们都得死。”

    都得死?

    听到这话,我更加认定溶江就是御蒙杀的了。

    我才和溶江见过一面,说了几句话而已,但想到有一天溶江会死,我竟觉得好心痛,有舍不得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心想也许是我不想再有人因为我而死了吧。

    “外面那个小孩,我很讨厌他。下次再逮住你和他说话,我就杀了他。”御蒙忽然提到那个小男孩。

    我想到那小男孩瞬间没影的事来,就道:“那个小孩他、他一下子就没了,他是什么?不是人吧?”

    御蒙抬眼,瞅了我一眼,阴恻恻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也不是人?”

    “没,没有。”就算觉得他不是人,我也不敢说啊。

    御蒙似乎猜到我这个心理,冷哼一声道:“不该问的别问,好好想想莲花在哪里。”

    说罢,御蒙起身走了。

    我看着他走的没影了,才小心的松了一口气。

    怕他会突然回来,我站在那儿也不敢动,一直站到中午。

    中午,御蒙端着两个碗走过来,一个碗里是饭,一个碗里是菜。

    端饭碗的那只手里夹着一双筷子。

    御蒙走进来,将两个碗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吃!”

    我抖了抖,赶紧端起饭碗,开始吃。

    这个御蒙真奇怪,明明对我那么刻薄嫌弃,却还给我做饭,是怕我自己不肯做饭,饿死了吗?

    我当然猜不到御蒙的心思,就默默吃饭。

    菜有点咸,不过我不敢挑剔。

    “你那么会算计,当然不会让我那么轻易达成目的。”

    正吃着,忽然听到御蒙说了这么一句,我就抬头看他,就和他审视我的目光撞上了。

    撞上的一瞬间,御蒙深色的眸底闪过一丝惊愣,随后他便恢复正常,露出一副对我厌嫌的样子。

    他手一挥,丢出一块丝巾,“把脸蒙上,我看着烦。”

    “……现在就蒙吗?”现在蒙,我吃饭怎么吃?

    御蒙像是懒得跟我废话,给自己倒茶去了。

    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放下碗,将那丝巾拿起来,看了看怎么戴,就戴在了脸上。

    可是,我刚戴上,御蒙又伸手将我脸上的丝巾扯走了,眼神厌恶的盯着我的眼睛:“我真想把你的眼睛割了!”

    说完,他就走了,留下心里有一万个问号的我。

    我的眼睛怎么惹到他了?

    被他这么一弄,我也没心情吃饭了。

    我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心想:要是御蒙回来看到我坐下说我,就让他说好了,反正他一时半会不会杀我。

    我有点口渴,就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啊,好辣!”那桌子上的竟不是水,而是酒。

    也不知道是什么酒,厉害的很,我只喝了一口就醉了,脑袋晕乎乎的,眼睛睁不开,身上提不起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