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22章 会对我好
    我心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说你们不是一类人,那你们怎么是朋友?你们肯定是一类人。

    但我嘴上没说,我什么都没说。

    见我没说话,溶江问我:“姑娘,你想知道他为什么不会杀你吗?”

    “为什么?”我想知道原因。

    溶江解释道:“因为他需要你帮他找莲花,那莲花只有你能找到。”

    从见到御蒙,御蒙就说要杀了我,可他始终没有真的杀我,还为我挡伤害,帮我解尸毒,我就猜到他不杀我,可能跟莲花有关。

    没想到真的和莲花有关。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御蒙需要我帮他找莲花。

    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那莲花到底是何物,更不知道莲花在哪里。

    而且莲花是他自己找到的,也已经找到了啊。

    “他不是找到莲花了吗?”我疑惑的说道。

    溶江摇了摇头,道:“那只是一瓣,一共有九瓣,还有八瓣。要想找齐所有莲花,必须通过你,因为只有你知道莲花在哪里。”

    “你搞错了吧?我连那莲花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莲花在哪里。”我觉得溶江一定是搞错了。

    可溶江却很笃定的说道:“我没搞错。这天上地下,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剩下八瓣莲花在哪里。”

    “可是……”我还想再说什么。

    御蒙忽然出现了。

    他戴着面具,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他的双眼极为阴沉,让人知道他此刻很生气。

    “我不想看到你!”御蒙一开口,声音冷的能冻死一个人。

    他挥手朝溶江打去,竟把溶江给打散了。

    我吓的不得了,以为溶江死了,惊叫一声:“啊!”

    “姑娘别担心,我没事。”溶江在另一个地方出现,飘在空中,对我笑着道:“其实我是一个魂魄体,已经死了,他打不死我的。”

    魂魄体?已经死了?

    这是多么忧伤的话,从溶江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的风轻云淡,仿佛在说我吃饭了一样。

    同时,我心里还冒出一个想法:溶江不会是被御蒙杀死的吧。

    但是御蒙杀了溶江,为什么还把溶江的魂魄留在身边呢?

    这个御蒙做事,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滚!”御蒙甩手,一道红光出现,再次将溶江打散了。

    我还想在别处看到溶江出现,可不等我找到溶江的身影,御蒙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伸手,又是掐着我的脸颊:“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没说什么……”他每次掐我脸,都把我的嘴掐的紧紧的,说话都说不好。

    “不说是吗?”御蒙手上下劲。

    我不说也不行,就道:“他说你不会杀我。”

    “还有呢?”

    “就说你不会杀了我,因为我可以帮你找到莲花。”

    “还有呢?”

    还有?

    溶江跟我说的主要就是这个。

    对了,还有名字。

    我就又道:“他说了你们的名字。”

    “还有呢?”

    还有?

    我不知是被他吓到了,还是怎么的,脑袋一团浆糊,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他又在那边逼问我还有呢。

    不回答都不行,我就随口撒了一个慌:“他说你会对我好的。”

    “什么?”御蒙眼睛一瞪,手一下移到我的脖子上:“你敢胡说八道,我掐死你!”

    虽然御蒙不杀我,但是他每次对我下手,都很重,我被他掐的快要窒息,眼睛不自主的往上翻,翻出了个白眼。

    “我没胡说八道,我说的是真的,他真的说你会对我好的。”我不敢说是自己撒谎,怕说了,会更加惹恼他。

    可我这样说,也把他惹恼的不行,他像是气极了一般的大吼:“闭嘴!”

    然后,手上下狠劲,我就没了意识。

    再醒来,我竟然躺在王诗景家的床上。

    我以为自己做梦了,可是我的脖子、脸和头都很疼。

    头是御蒙用莫老五的老婆的石头砸的,脸和脖子都是被御蒙掐的。

    自从遇到御蒙以来,他一生气就喜欢掐我的脸,与其说是掐我的脸,倒不如说是掐我的嘴两边,我现在动嘴,都感到两边很疼。

    再生大一点的气,他就掐我的脖子,把我掐昏过去。

    这些疼痛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我应该没死,溶江说御蒙还要靠我找莲花,他不会杀我的。

    那么,我没死,说明溶江说的是真的了。

    我有点相信溶江说的话了,也有点相信溶江说他和御蒙不是一类人了。

    我摸了摸脖子、脸和头,正摸着脸,御蒙来了。

    他依然戴着一个面具,是不打算让我见到他的样子了。

    他站在门框里,冷冷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他就这样看着我,我也吓的不得了,连忙从床上爬下来,挨着床边紧张的站着:“我……”

    虽然我相信溶江说的他不会杀我,但是他可以折磨我啊。

    他折磨我,也是很痛苦的。

    “莲花在哪里?”没想到御蒙开口第一句就是问我莲花在哪里。

    不过,仔细想想,他这样问我也正常。

    但问题是我不知道莲花在哪里啊。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我这样说,他会不会相信,会不会逼问我。

    这次他再怎么逼问我,我就是撒谎也撒不出莲花在哪里啊。

    我内心紧张极了。

    “哼!”谁知御蒙只是冷哼一声,就转身走了。

    我有点不可思议,等他身影看不到了,我才敢松了一口气。

    但这口气还没松完,他的身影忽然在窗口出现:“出来吃饭。”

    “哦、哦,好。”我吓死了,差点没吓的坐在地上。

    可等我出去,我却没看到他人在哪里。

    厨房里也没有。

    我就先洗漱,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他出现,我也不敢找他。

    看到厨房里有饭菜,我就自己先吃了。

    吃完,御蒙也没有出现。

    我想到之前他说过练功,心想也许他练功去了。

    今天天气很好,大片大片的白云,在蓝色的天空上慢慢的流动,让我想起了我中尸毒的那天。

    那天,也是这样的蓝天白云。

    我抬头看天空,边看边走,不知不觉走到了院门口。

    我就把院门打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