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20章 活不了了
    “你们快去把这十个人拿去烧了。”红衣男人命令道。

    “烧了?”莫老-二似乎有些不赞同。

    红衣男人声音一沉:“怎么?是不是得我动点手段,你们才听话?”

    “不敢,不敢。”莫老-二忙站起来,叫人将这十个人抬到莫家祠堂。

    莫家祠堂里有汽油和木柴,本来是为我准备的,没想到却用在了莫老五这些人身上。

    到了莫家祠堂,莫老-二让人去多拿一些木柴来,又让人把原来的木柴堆给撤下来一部分,重新搭了一个又宽又大的木柴堆,然后将那十个人抬上去,浇上汽油。

    在往那些人身上浇汽油的时候,莫家的女人们开始哭了起来。

    -

    “烧了吧。”莫老-二摆摆手,示意一个中年男人点火。

    那中年男人拿出一个打火机,就点了火。

    “轰!”一声,火苗接触到汽油,瞬间烧开了。

    莫家女人们的哭喊声瞬间也大了起来,各自叫着各自家里的人,声音十分的凄凉、悲痛。

    曾经我是那么的恨莫家的人,现在看到他们死的死,哭的哭,我心里也是十分的难过。

    如果我生日那天,莫老五他们没有找到我们,该多好啊。

    那样我爸不会死,王德存不会死,莫老五他们也不会死。

    我也不会遇到红衣男人,还在我们那个小县城和我爸过着安逸快乐的日子。

    可惜,再也没有安逸快乐可言了。

    我以为这火烧一两个小时就差不多了,没想到竟烧到天黑,才将莫老五那十个人的尸体全部烧干净。

    期间添了不少木柴和汽油。

    烧完之后,红衣男人拉着我的衣服准备离开,却在这时突然听到谁凄厉的大叫一声:“啊!”

    我扭头一看,看到莫青岩一头撞在了墙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小小的身体又往后一弹,他后脑勺重重磕在了地上,人瞬间就不行了。

    看到这一幕,我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我又害死了一个人。

    虽然红衣男人为我开脱了我不是祸害的罪名,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竟然自己潜意识里慢慢接受了自己是个祸害了。

    我呆呆的站在那儿,脑袋很空又很乱,不知道在想什么。

    “别管闲事!”红衣男人拽着我的衣服。

    听到这话,我仿佛有种走神了,又回神一般的感觉,低声坚定的说道:“我想去看看,你让我去看看。”

    红衣男人竟意外的好说话,没有为难我,松了手。

    “岩子、岩子……”莫青岩的妈妈发了疯的跑过去,抱着血流不止的莫青岩,哑着嗓子撕心裂肺的喊着岩子。

    “快、快去找医生。”莫老-二年纪大了,发生了这么多事,又发生了莫青岩撞墙的事,他体力不支,又惊又急之下,晕了过去。

    莫老-二的儿子连忙抱住莫老-二,一边给莫老-二掐人中,一边叫人去找医生。

    红衣男人凉凉的开口道:“没用,他活不了了。”

    “啊?爸、爸……”莫老-二的儿子、儿媳妇们吓的哭起来。

    红衣男人有些无语道:“是这孩子活不了了。”

    莫老-二的儿子、儿媳妇们忙止住了哭声。

    “岩子,岩子,你怎么这么傻?你死了,叫我怎么活啊?叫我怎么活?”莫青岩的妈妈抱着莫青岩,哭的死去活来。

    “我不就是说你几句吗?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

    红衣男人和莫老-二他们的对话,以及莫青岩的妈妈的哭喊,我都听到了,但我只听到他们在说话,却听不出他们在说什么。

    我的眼里只有莫青岩。

    我看到才一会儿的时间,莫青岩脸上就已经几乎全是血。

    看到他嘴巴张着,呼吸一次比一次弱,我心里难受的要死,宛如刀割,眼泪就下来了。

    莫青岩看到我去了,竟努力对我扯出一抹微笑,抬手对我虚弱的喊道:“姐姐……”

    我不知怎么的,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对不起!”我握着莫青岩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对不起。

    莫青岩却还对我虚弱的笑,他笑着慢慢摇了摇头:“姐姐,不怪你,是他们,是他们迷信。他们不去抓你,不要烧死你,就不会有这些事。”

    莫青岩这话一出来,莫家那些人脸色极其不好看。

    莫青岩的妈妈哭的更厉害了,责骂道:“你死都死了,还要胡说八道。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莫青岩没有理会他妈妈的话,继续对我道:“姐姐,应该我说对不起。我拦不住我爸他们,他们不听我的,对不起。”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你是一个好孩子。你为什么,你好好的,为什么……”为什么撞墙啊?

    后面的话我还没问出来,莫青岩就咧嘴一笑:“活着太累了!”

    这话能从一个才十三岁的少年嘴里说出来,说明他承受了不该他这个年龄承受的压力,他承受不了了,才选择了死亡。

    但我心里有一个疑惑,他都承受了什么他这个年龄承受不了的呢。

    不过,他这话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以至于后来我每次活不下去的时候,都会想起:活着真的太累了!

    莫青岩这话说完没多一会儿,就脑袋一歪,再也没有了呼吸。

    他的手在我手里也失去了支撑,总是往下掉。

    他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好像真的得到解脱了一样。

    “青岩,青岩……”我紧紧抓着莫青岩的手,不让他的手掉下去。

    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莫青岩才刚死,他妈妈就抬手,对着他的脸打了两巴掌。

    “你干什么?”我震惊极了,急忙分出一只手拉住莫青岩妈妈的胳膊,免得她再打莫青岩。

    莫青岩的妈妈胳膊用力一挣,挣开了我的手,又把莫青岩的手从我手里拽出去,还很用力的推了我一把。

    我知道她对我心里有气,我不怪她,但是我想不通她为什么打莫青岩。

    莫青岩的妈妈摸着莫青岩的脸:“你这个死孩子,我养你那么大,你说走就走。走了,一句话都不跟我说,倒是叫别人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