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17章 晦气的东西
    “不要!”我大惊失色,蹬腿阻止。

    可是莫青江牢牢抓着我的双脚,我根本蹬不动腿。

    眼看着莫清辉的手就要下来了,这时忽然一道红影“刷”一下到了跟前,一脚将莫清辉、莫青江等人给踢飞了出去。

    我的双脚重重的砸在地上。

    我也顾不上疼,赶紧将双脚收回来,用红衣男人的外袍盖好。

    “把她手里的莲花拿给我。”红衣男人押着我大娘,将我大娘那只拿着莲花的手送到我面前,对我说道。

    我伸手去拿,我大娘对我绷着脸,翻着眼,咬着牙啐道:“你敢!”

    这副凶狠的模样,像极了她在梦里要掐死我的模样。

    我有些害怕,手往后哆嗦了一下。

    红衣男人不悦道:“快点!”

    我手继续往前伸。

    “tui!”我大娘朝我吐了一口痰,吐在了我脸上:“你这个挨千刀的祸害,害了那么多人还不够,还要帮着外人来害我。你不得好死!”

    我恶心的不得了,本能的抬起袖子,用红衣男人的外袍擦了一下,也没有注意到红衣男人的眼色变了变。

    不过,红衣男人为了让我快点拿到莲花,也没说我什么。

    “对不起!”虽然我对大娘说我是祸害不是很赞同,但是她毕竟是我因我而死,又因我遭受这些,我对她很是抱歉。

    我说完对不起,伸手去拿我大娘手里的莲花。

    手刚碰到莲花,莲花还是润凉凉的,但不过一下,莲花就热的烫手。

    我被烫过一次,心里有了准备,没有松手,用力将莲花拽了过来。

    “啊!”莲花刚离我大娘的手,我大娘惨叫起来。

    我看到她一会儿嘴往这边歪,一会儿嘴往那边歪,一会儿眼睛往上翻,一会儿眼睛又往下翻,整张脸扭曲至极,身体也在扭曲。

    看到她这样,我想起我爸说当年我大娘给我看完眼睛,说我是祸害就死了,死的时候样子很惨,像是被人迫-害一般。

    她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被人迫-害了一样。

    后来,我知道,她现在这样就是她死时的样子。

    我大娘惨叫挣扎不到两秒,就不动了,然后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变干瘪,没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面容狰狞的干尸。

    “……”看到我大娘活生生的一个人,在我面前没几秒就变成了一个干尸,我吓的一颗心跳在嗓子眼,叫不出来。

    “啊、啊、啊……”这时,身后也响起了惨叫。

    我扭头一看,看到莫老五那些人,除了莫清辉以外,每个人全都瞪着眼,张着嘴,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他们惨叫之后,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地上。

    莫清辉是捂着眼睛的,他倒的时候也和别人不一样,他倒的时候,两个断腿掉出来了。

    仔细看,莫老五的右手手指,从食指到小指都少了一截。

    他们相同的地方,就是每个人的脖子上都露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伤口,那伤口和我大娘咬我的伤口一样。

    大娘咬了他们的脖子。

    “啊啊啊……”看过我大娘,又看了莫老五这些人的变化,我吓的简直不知怎么叫了,一声啊拐了十七八个弯,都停不下来。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都在几秒时间内就……

    “啊,辉他爸,辉子,辉子啊……”

    “阿江啊,我的阿江啊……”

    看到我大娘死,莫家那些人只是害怕,没有人出来哭喊。

    看到莫老五那些人死,他们的家人才都出来哭喊。

    哭喊声一片,十分凄惨。

    听的我心里都悲凉悲凉的。

    忽然,我感到有人拽我手里的莲花。

    我扭过头来,见是红衣男人,我才松手,将莲花给他。

    红衣男人将莲花拿过去,翻看两下,突然朝我看来。

    我本来低头的,感受到他看我,就抬头看他,接触到他的目光,我心一抖,心想:完了,他可能要杀我了。

    也是这一瞬,我想明白了为什么他之前没有杀我,还救我,应该是和莲花有关吧。

    他想让我帮我拿莲花。

    至于为什么让我帮,我也不知道。

    红衣男人见我抬头,就伸手掐我的脸,又把我的嘴掐变形了。

    他漆黑的眸子阴鸷的盯着我,用莲花戳着我的鼻子,阴沉沉的问道:“你又耍的什么手段?”

    什么耍手段?

    我没有啊。

    况且,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怎么可能在他面前耍手段。

    “我、我没有。”我的嘴被他捏着,说的很艰难。

    “哼!”红衣男人哼了一声,眼睛在我脸上转了转,手一甩,把我给甩出去了。

    我摔趴在地上,眼角余光注意着红衣男人的动静。

    看到他又朝我走来了,我的心咚咚的跳。

    咚、咚、咚,声音很大,仿佛只有心跳,连身后的哭喊声都听不到了。

    红衣男人来到我身边,伸手将我身上的外袍蛮横的拽过去。

    他看了看被我弄的脏兮兮的外袍,像死神一样的高高在上说道:“就凭你弄脏了我的法袍,你都可以死一千次了。我先不杀你,等我毁了这晦气的东西,就是你的死期。”

    什么晦气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想,只在心里想:我这算是又躲过一劫了吗?

    可是,我心里并不高兴。

    因为我知道,我今天躲过了一劫,明天、后天……将来还会有许多像这样的劫在等着我。

    每天都会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担心他会杀了我。

    我怕我的心脏承受不了,不等红衣男人来杀我,我就自己先吓死了。

    也许我多虑了。

    也许他很快就会杀了我。

    “起来!”红衣男人把外袍弄干净,穿在身上,对我踢了一脚。

    我赶紧爬了起来。

    刚爬起来,红衣男人抓着我的肩膀,要带我走。

    这时,莫老五的老婆忽然拿着一块有手掌那么大的石头,边跑边朝我扔过来,还一边骂道:“我打死你这个祸害!”

    红衣男人甩袖一挥,那石头就改变方向朝莫老五的老婆打去了。

    “别伤害她!”莫老五家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不能再死了,我赶忙伸手阻止。

    红衣男人居然听话的,将袖子往回一收。

    那石头又恢复成原来的方向,“砰”一下打在我的额头上,把我打的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