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15章 闭嘴,松手
    死而复生?

    听了这老奶奶的话,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估计是大娘回去了。

    大娘活过来的消息也传了出去。

    这些人不会都是来找大娘看病的吧?

    我抬头往前看看,看到往这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还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来呢,心里忧愁该怎么将这么多人劝回去。

    那老奶奶见我不说话,叫我道:“姑娘,姑娘,你怎么不说话?”

    “你说的莫大娘是我亲大娘。”我想到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我大娘今天有事不看病,你们过几天再来吧。”

    “怎么会呢?”老奶奶不怎么相信,“昨天我们村里的人还来这里看病,说莫大娘说了,她现在活过来了,以后谁有解决不了的事都可以来找她。”

    我点头道:“对,没错,我大娘是这样说的。但是那是昨天,今天天不亮有一个人来找我大娘,把我大娘请走了。”

    “请走了?”老奶奶满脸失望,“那莫大娘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大娘说了,快则三四天,慢则七八天,具体我也不知道。免得你们再白跑一趟,你们十天之后再来吧。”

    可老奶奶却道:“没事,我们不怕白跑。我们三天后再来。”

    “啊?不用那么早,我大娘说……”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红衣男人道:“三天够了。”

    我就改口道:“好吧,三天后你们再来。”

    “嗯、嗯。”老奶奶点了点头,又对我道:“对了姑娘,你能帮我们在莫大娘面前说说话吗?让我们那天第一个看病。”

    “哦哦,行行。”我心虚的答应,也请老奶奶帮了我一个忙,让她帮忙转告后面那些人一声:莫大娘不在家,过几天才能回来。

    老奶奶也欣然答应,又嘱咐我别忘了,才扶着她儿媳妇离开。

    我和老奶奶说了太久的话,红衣男人有些不耐了,道:“真墨迹!”

    对红衣男人的评价,我也不敢说什么,只担忧道:“要是有人没有听到老奶奶的转告,还过来了,怎么办?”

    红衣男人没说话,抬手在我身后划了一下。

    地上出现一道红色火焰,沿着他手划落的方向烧了出去,宛如一条火龙,速度极快,眨眼功夫就看不到了。

    又眨眼的功夫,火龙从另一边出现。

    那火龙来到我身后,消失不见了。

    火龙消失之后,火龙烧过的痕迹上留下一道极其浅淡的红光,若隐若现,往上绵延,形成了一道光罩,仿佛将这莫家村都笼罩在了其中,

    我看不太真切,想伸手摸摸,确认一下。

    手还未伸过去,就被红衣男人重重打了一下:“你手怎么这么欠?”

    说罢,把我往前一拽:“你走前面探路。”

    我不敢有意见,摸着被红衣男人打过的地方,不快不慢的往前走。

    走了没多远,我看到莫青江和莫青玉,像是放哨一样的站在那里。

    我看到他们,他们也看到我了。

    他们转身就跑,速度飞快,比追我那天的速度快多了,不像是正常人的速度。

    我想到红衣男人说莫家村已经变成了僵尸村,心想难道大娘咬了他们,他们变成了僵尸了。

    可是我记得书上说僵尸身体僵硬,走路都是一跳一跳的,不会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更不会像正常人一样跑了。

    而我被大娘咬了一口,即使有红衣男人为我处理伤口,我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僵硬。

    看莫青江和莫青玉跑的灵活样子,不像是僵尸,可是他们的速度又是怎么回事。

    我向红衣男人求证:“他们是僵尸?”

    “恐怕这村子里的人都变成了僵尸。”红衣男人证实了莫青江和莫青玉就是僵尸。

    我就把我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不是说僵尸身体僵硬,走路是一跳一跳的吗?”

    “那是普通的僵尸,这是……你怎么那么多问题?”红衣男人忽然不耐起来。

    我吓的心一抖,不敢再多话。

    不过,我也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

    普通僵尸是书上描述的那样,身体僵硬,走路一跳一跳的,这不是普通的僵尸,所以……

    我想到了我大娘,我被我大娘咬才中的尸毒,说明我大娘是僵尸。

    我大娘为什么会成为僵尸,且又能保持生前容貌,恐怕和她手里的那瓣莲花有关。

    莫青江和莫青玉能变成不一般的僵尸,应该也和那瓣莲花有关。

    不知那莲花是何物,竟如此厉害,如此邪气!

    当然了,我也不敢再问红衣男人了。

    我们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看到我大娘带着莫家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来了。

    我大娘走在前面的中间,穿着深蓝褂子,黑裤子,头上绑着红布条,手上拿着那瓣莲花,气势昂昂的过来了。

    “你这个祸害!”在离我和红衣男人三米的地方,我大娘停了下来,用莲花指着我:“那晚我刚醒,没认出你这个祸害,让你逃过一劫。今天,我就要了你这个祸害的命。”

    话音一落,我大娘拿着莲花对我划了一下。

    一道水波能量就朝我飞来。

    红衣男人将我拉到身边,对着那水波甩了一袖子,一道红色能量脱袖而出,颜色比那晚的鲜亮很多。

    应该也会厉害很多吧。

    我刚想完,红色能量就把水波打散了。

    水波散的瞬间,我大娘仿佛遭受重击一般,身体一趔趄,往后倒去。

    她身后的人连忙扶住她,问她有没有事。

    我大娘摆手,制止那些人的询问,站直身体,看着红衣男人问:“你是谁?这是我的家事,希望你不要管。”

    “哼!”红衣男人冷哼一声,“你拿着我的东西做坏事,还叫我不要管?虽然那东西是我不想要的,但是也容不得你糟蹋!”

    一语未完,红衣男人搂起我朝我大娘飞去。

    “啊!”我没想到他会突然搂我,身体一下失重,我惊的大喊大叫,同时紧紧抱住了他。

    “闭嘴,松手!”红衣男人喝道。

    我赶紧闭上了嘴,拿开了手。

    红衣男人和我大娘交手极快,我根本看不清,也没什么功夫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