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13章 你等死吧
    回到王诗景的家,红衣男人将我放在床-上,为我处理了伤口,可我还是感觉好冷好冷。

    “冷!”我抱着胳膊,蜷缩在床-上。

    红衣男人没有感情的说道:“冷也是你活该。”

    我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失去了意识。

    我感觉我睡了一觉又一觉,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

    梦到最多的是我大娘和王诗景。

    我梦到我大娘有时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这个祸害,你还不死!”

    有时掐着我的脖子:“我掐死你这个祸害!”

    我梦到王诗景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闭着流血的眼睛,或者是胸口破了一个大洞来找我:“莫瑶妹妹,我死的好惨啊!”

    每每梦到他们,我都从梦中惊醒。

    再次从梦中惊醒,我看到红衣男人正在为我处理伤口。

    “啊……”不知他是怎么处理的,我感到伤口犹如火烧一般的疼,忍不住叫了一声。

    红衣男人见我醒了,看我一眼,处理好伤口后道:“这尸毒太厉害,我救不了你,你等死吧。”

    等死?

    听到死这个词,我心头一颤,我还是要死吗?

    红衣男人说完让我等死的话,就无情的走了。

    我转头看窗外,在我转头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身体变僵-硬-了。

    窗外,蓝天白云,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可我却要死了。

    一种难言的悲凉从心底蔓延。

    我不想死。

    外面的天真蓝,云真白啊,让我再看一看外面的美好吧。

    我动作迟缓的从床-上爬起来。

    忽然,我想再看一眼我自己。

    我就来到镜子前。

    当看到镜子里我的样子,我吓了一跳。

    只见镜子里的人双眼无神,双眼四周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嘴唇无色,面色青灰,像是一个死人。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伸手摸自己的脸。

    当我的手出现在镜子里,我看到我的手也变了,指甲盖的颜色变成了青黑色。

    “我真的要死了。”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想哭,眼里却没有泪水。

    我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抬脚慢慢往外走去。

    外面太阳很大,照在身上,应该很温暖,可是我出去,接触到外面的阳光,却觉得很冷很冷,冷的我想回去躺着。

    可我又不想回去,就抱着胳膊,慢慢的往外走。

    走到院子门口,我看着远处的风景,心中感慨:虽然我讨厌这个地方,但是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很美。

    “姐姐……”忽然听到有人叫姐姐。

    我低头一看,看到面前不知何时来了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长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正仰头看着我。

    我想到自己此刻吓人的模样,不想吓到这个孩子,连忙低头转身回去。

    可我忘了我走出院子,走到门口旁边了,身后是院墙,没走两步就一头撞了上去。

    “姐姐,你怎么了?”那小男孩也是胆大,看到我的样子竟然不害怕,还来问我怎么了。

    我身体愈发的僵硬,有些走不动了,就蹲在地上,脸朝下,不让小男孩看到我的脸。

    “姐姐,你没事吧?”小男孩来到我身侧,小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

    我低声道:“我没事。你走吧,我的样子太吓人了。”

    “姐姐,你是不是生病了?”小孩子都是好奇心比较重的,爱问问题,不回答他,他是不会走的。

    我只好道:“嗯,我生病了。你是谁家的小孩,快回家吧,免得你爸妈担心。”

    “姐姐,我有糖,吃了糖,你的病就会好了。”小男孩伸手到我脸下。

    我看到他小小的手心里,躺着一颗粉色透明糖纸包着的糖。

    这种包装的糖我见过,可此刻在小男孩手里见到,我觉得出奇的好看。

    “姐姐,这颗糖真的能治好你的病。”见我不收,小男孩以为我不信,很是认真的说道,“姐姐,你收下吧。”

    小男孩拉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摊开,然后将那糖放在我手心上。

    他才刚放上去,红衣男人来了,喝道:“哪里来的小鬼?”

    那小男孩吓了一跳,连忙将手缩了回去,一溜烟跑了。

    我转头去看时,那小男孩已经跑没影了,我想他应该是躲到房子后面去了吧,不然不会那么快没影的。

    可我却不知,那小男孩就是那么快没影的。

    红衣男人走过来,将我手心里的糖拿过去扔了,训斥我道:“谁的东西你都敢要,也不怕毒死你。”

    我想解释我没有,但又一想如果我解释我没有,岂不是在告诉他是那小男孩强行给我的。

    实际上也就是那小男孩强行给我的,可我却不能这样说。

    那小男孩是个善良的孩子,才会给我糖,我不能伤了他的善良。

    我就什么都没有说。

    红衣男人又道:“我研究了一种新药,你过来试试,要是再不好,你就只能等死了。”

    有希望?

    我赶紧扶着墙站起来,跟在红衣男人后面慢慢往院子里走。

    红衣男人往厨房方向拐,我也跟着。

    红衣男人不耐道:“你跟着干什么?到堂屋坐着。”

    我就没有再跟他,去了堂屋。

    不一会儿,红衣男人端来一碗稀饭让我吃下。

    我还以为是中药什么的,没想到是一碗稀饭,心想药应该在稀饭里吧。

    药的确在稀饭里,而且那药就是刚才外面小男孩给我的糖,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后来我也才知道,红衣男人之前说他救不了我,其实是骗我的。

    他不是救不了我,他只是不擅长制药,需要一些时间罢了。

    我伸手去拿勺子,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僵硬的不行,握不住那勺子。

    我就想去端那碗,捧起来吃。

    可是,我手指僵硬的连那碗也捧不起来。

    红衣男人见我连碗都捧不起来,就把碗端过去,挖了一勺喂我。

    他竟然会喂我,我心里惶惶,不敢张嘴。

    红衣男人生气道:“怕我毒死你吗?”

    我这才慢慢张开嘴。

    红衣男人将那一勺子稀饭倒进我嘴里。

    我觉得无味难咽,想要吐出来。

    红衣男人及时道:“吞下去!”

    我就不敢往外吐,用力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