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12章 我大娘活了
    莫清辉都疼的昏过去了,但是红衣男人还是不肯放过他,又将他弄醒,让他遭受废眼断腿之苦。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莫清辉疼的受不了,大叫道。

    红衣男人冷哼:“杀了你,想得美。”

    说罢,抬手一挥。

    莫清辉的右腿也断了。

    “啊——”莫清辉仰着脖子大喊大叫,脸叫的通红,额上和脖子上的青筋看的一清二楚。

    可能是太疼了,莫清辉这次没有昏过去:“你杀了我,有本事你杀了我……”

    “辉子啊,别说了,快别说了。”怕莫清辉再惹怒了红衣男人,莫老六他们连忙劝道。

    “快挖!”红衣男人一声冷喝。

    莫老六那些没事的人都抖了抖,赶忙爬起来,继续挖。

    莫清辉还在那里大骂,让红衣男人杀了他。

    莫老五嘴里都是血,含糊不清的叫着辉子。

    红衣男人嫌他们聒噪,将他们两个都打昏过去了。

    剩下莫老六七个人,他们怕挖慢了,红衣男人会怪罪他们,每个人都很卖力,没多久就把大娘的棺材挖出来了。

    看到棺材出来了,红衣男人摆手让他们退到一边。

    红衣男人抬手,随意往上一挥,那被钉死的棺材盖就飞了出去。

    “还真被我猜对了。”红衣男人说了一句,伸手往棺材里拿什么,却不知为何又突然停下。

    然后,抬头对还站在远处的我道:“你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是红衣男人碰不到棺材里的东西,才把我叫过去。

    我不敢反抗,赶紧跑了过去。

    “啊!”跑过去看到棺材里的情景,我吓了一大跳,吓的我一屁-股坐在了旁边挖出来的泥土上。

    倒不是因为里面多么的可怕。

    被红衣男人叫过来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心想里面再可怕,也就是骷髅头、骨头啊什么的。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里面居然躺着一个骨肉完好、甚至皮肤还很红润的人。

    而且那个人和我梦里要掐死我的老奶奶长得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棺材里的人头上没有绑红布条。

    也就是说,我之前两次梦到要掐死我的老奶奶,居然是我的大娘。

    难怪那天,我爸听我描述了梦里老奶奶的样子,反应有些奇怪,给我的感觉是他认识那个老奶奶。

    他真的认识。

    “这和活人有什么两样,你叫什么叫?”红衣男人不悦的说道,一把把我拽起来,指着里面对我道:“你把她手里的莲花拿给我。”

    我这才看到我大娘手里拿着一瓣莲花。

    那莲花也是鲜活鲜活的,跟刚摘下来的一样。

    “快拿!”红衣男人见我不动,拽着我的肩膀晃了晃。

    我看着棺材里的人,稳了稳心神,慢慢朝前走去。

    红衣男人松开我,站在一旁看着。

    大娘她闭着双眼,面色红润,像是睡着了一样。

    她看着蛮慈祥的,但是我两次梦到她要掐死我,所以即使她再慈祥,她在我眼里也是可怕的。

    看着她,总让我想起她要掐死我的两个噩梦。

    “大娘,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我在心里对大娘表达着歉意,手颤巍巍的伸向大娘手里的莲花。

    终于,我摸到那莲花了。

    可就在我准备往回拿的时候,大娘忽然睁开了眼睛,并迅速坐起来,抓着我的胳膊就咬了一口。

    那速度快的,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胳膊上传来。

    同时传来的,还有阵阵的冷意。

    我吓傻了一般,只知道叫,也不知道将胳膊抽回来。

    “笨蛋,叫你拿瓣莲花都拿不好。”红衣男人气的骂我,却还是帮我将胳膊从大娘的手里抽回来。

    不然,大娘还会再咬几口的。

    大娘见我的胳膊抽走了,从棺材里跳出来,拿着莲花对着我们划了一下,一道水波样的能量朝我们快速袭来。

    红衣男人甩手一挥,一道红色能量朝那水波打去,但并未将水波打散。

    水波速度又很快,红衣男人没有时间凝聚第二道能量,水波就已经到了,划破了红衣男人的袖子,露出了里面一道深深的口子。

    没想到这莲花竟然这么厉害,连红衣男人都能伤到。

    红衣男人也很意外,眼里闪过一抹震惊,抱起我就跑。

    在红衣男人抱起我的瞬间,大娘拿着莲花,对我们挥出了第二道水波。

    从大小上看,比第一道水波大的多,应该也厉害的多。

    红衣男人抱着我在空中,左躲右闪,想要躲过第二道水波,但最后还是没有躲掉。

    第二道水波打在红衣男人背上,红衣男人闷哼一声,身体往前猛地一倾,随即往下跌去。

    我在红衣男人的前面,掉下去肯定先砸我,他也会砸在我身上。

    又是这么高的高度,我掉下去不死也残。

    我心想完了。

    却在这时,红衣男人忽然抱着我转身。

    我还在他身前,但他却是背部朝地。

    “砰!”我和红衣男人一起摔在地上。

    由于惯性,红衣男人还在地上滑了好长一段距离。

    不巧前面有一块石头,红衣男人的头撞在了石头上,撞的他眼睛闭了又闭。

    停下来后,我赶忙从他身上爬起来看他,看到他面具下面的缝隙里往外流了好多血。

    这红衣男人对我做了不少残忍的事,按理说看到他受伤,我不说高兴也不至于担心,可此刻看到他下巴脖子上的血,我竟然很担心。

    也许是因为他刚才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让我受伤,我才担心他的吧。

    我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红衣男人瞪了我一眼,似乎不悦我关心他。

    我没再说什么,想从他身上下来,可他却一把将我抱紧。

    红衣男人抱着我直直的站了起来,目光深沉的望着大娘的方向。

    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大娘并没有追过来,也没有再对我们挥莲花,只拿着莲花,飘立在棺材上冷冷的看着我们。

    那意思好像是:我不惹你们,你们也别来惹我,不然,我就对你们挥莲花。

    莫老六那些人在大娘从棺材里跳出来时,都吓的跑了,只有莫老五和莫清辉昏迷在地上。

    大娘也没有对莫老六他们做什么,我想大娘应该是认得他们,所以不会对他们做什么吧。

    红衣男人盯着大娘手里的莲花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将目光移到我胳膊上的伤口上:“先处理你身上的尸毒。”

    尸毒?

    我下意识的低头,看到我胳膊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变黑了,伤口四周的黑色还越来越多。

    “好冷。”我打了一个寒颤,有些站立不住。

    红衣男人一把将我横抱而起,抱着我飞走了。

    我看到他后背衣服全都磨破了,破烂飞舞的衣料上还沾着血迹。

    心在那一刻,悸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