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11章 七月十五
    莫青岩白了莫青江一眼,打断他道:“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随后不理莫青江的仇视,继续指认人,把他爸莫老五和他哥莫清辉也给指出来了。

    莫清辉就是刚才要打红衣男人,被红衣男人打昏的那个男人。

    “还有我爸和我哥。”莫青岩指了指地上的莫老五和莫清辉,“一共九个人。”

    这九个人分别是莫老五、莫老六、莫青城(莫老二家的)、莫青阳(莫老三家的)、莫青海(莫老四家的)、莫清辉(莫老五家的)、莫青亮(莫老六家的)、莫青玉(莫老七家的)、莫青江(莫老八家的)。

    红衣男人赞许道:“小子,你很不错,我饶你不死。”

    莫青岩却扑通跪下了,“我不怕死。我求你放过我爸、我哥,还有这些叔伯和哥哥们,我愿意代他们死。”

    之前莫青岩站出来指认那天追我的人时,我还以为他是被莫青江气到了,所以主动指认,现在听他这样说,我才知道我误会他了。

    他是一个善良、勇敢的孩子。

    听到莫青岩这番话,那些之前被他指认仇视他的人,都收起了仇视的目光,不可思议又惭愧又感动的看着他。

    只是可惜,红衣男人并不领情:“他们罪有应得。”

    “莫瑶姐姐,我知道我爸他们做的不对,我在这里替他们向你道歉。求你帮我说说好话,让这个哥哥放过我爸他们。”莫青岩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来求我。

    但是,他不知道,这红衣男人并不会听我的话。

    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帮忙说话了:“你放了他们吧……”

    “那几个追莫瑶的人呢?”红衣男人直接忽略了我的求情,“你们不站出来,是想让我把这些人全都杀了吗?”

    “莫瑶,我是你哥啊,我才二十岁,而且我今年考上大学了,我……”

    “聒噪!”红衣男人甩手一巴掌打在莫青江脸上。

    莫青江的脸瞬间肿了老高,也不敢再说话了,只捂着脸,目光哀求的看着我。

    不止是莫青江,其他人也都这样看着我。

    我也不希望他们有事,再次和红衣男人求情:“我求求你了,放了……”

    然而不等我的话说完,红衣男人就打断道:“我看你也想让他们都死。”

    随即,一个冰冷的眼神甩过来。

    我就吓的不敢再多话。

    红衣男人慢慢收回视线,对着地上昏迷的莫老五的胸口打了一拳。

    莫老五的胸口就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血流如注。

    “啊、啊……”莫老五也疼醒了,想说什么,可一张嘴,嘴里全都是血,将他的话给淹没了。

    众人看到莫老五这般模样,都吓住了,也都明白了红衣男人的意思。

    之前在村口最先遇到的那个中年男人,也就是莫老六,他脸如死灰的走出来,道:“走、走吧,我们都走吧。”

    接着,那些被莫青岩指认的人,一个接一个,慢慢的走了出来。

    莫老五身受重伤,不能行走,莫老六安排两个人将他抬着,又叫人将莫清辉叫醒。

    莫清辉醒来还要和红衣男人拼命,被莫老六给按住了。

    莫老六和莫清辉说了红衣男人的厉害,又让莫清辉看了莫老五的样子,莫清辉这才没有找红衣男人拼命,红着眼去抬莫老五了。

    红衣男人让他们带上铁锹,他们也都不敢再有异议,都拿上了铁锹。

    莫青岩要跟着一起去。

    红衣男人拦住莫青岩,道:“你还是别去的好。”

    “我不怕。”莫青岩眼里含着泪,倔强的说道。

    红衣男人没说什么,挥手将莫青岩打昏,转身走了。

    莫家祠堂后面就有一座山,那山是莫家的山,叫后雁子山,莫家仙去的人大部分都葬在那里。

    有后雁子山,就有前雁子山,那天我逃跑上的那座山就是前雁子山。

    去后雁子山的路上,我看到路上有烧过火纸的痕迹,还有没烧完的香,不止一处,心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人在路上烧这些呢。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来。

    我的生日是七月初七,那天我被莫老五他们抓走,过了一天多才醒来,然后逃跑遇到王诗景,王德存为我化解花了六天时间,接着又过了一天,总共过了八天。

    也就是说今天是十五,七月十五,中元节。

    想到今天是中元节,我们又要去大娘的坟墓,我浑身一寒,感觉身上的汗毛都起来了。

    这时,月亮出来了。

    可是月亮并不明亮,朦朦胧胧的,看着阴森森的,更让人觉得害怕。

    这月亮,出来还不如不出来呢。

    没多久,我们来到了大娘的坟墓前。

    莫老六指着大娘的坟墓,道:“这就是你大娘的坟墓。”

    “把它挖开。”红衣男人命令道。

    在红衣男人让莫老六他们拿铁锹的时候,莫老六他们就猜到红衣男人会让他们挖坟了吧,也都没有意见,不过他们也不敢有意见,除了莫老五,一人一把铁锹,开始挖起来。

    莫老五躺在旁边,喘气呻吟,听着挺让人难受的。

    他那样子又凄惨,我都不敢看,就转过身,背对着他们。

    红衣男人也和我一样背对着他们。

    “我先铲死你这个祸害!”突然,身后响起一道爆厉的声音。

    我知道是冲着我来的,忙转过身,就看到一把上面沾着泥土、泛着冷光的铁锹,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完了,依照我的反应,我肯定躲不过这个铁锹。

    说时迟,那时快,红衣男人抬手一挥。

    “啊!”莫清辉捂着眼睛,滚倒在地。

    铁锹掉在地上,正好掉在我的脚下。

    “啊!”我也叫了一声,弹跳着往后退。

    退了好几步,我才停下来。

    抬头看,莫清辉还在捂着眼睛,在地上打滚惨叫,满手都是血。

    他的眼睛怕是废了。

    “找死!”红衣男人还要动手。

    莫老六他们连忙放下铁锹来求情。

    但红衣男人还是动手了,手一落下,莫清辉的左腿在小腿处断了。

    “啊——”莫清辉连忙去捂腿,惨叫半声,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