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言灵女 > 第9章 瑶瑶亲侄女
    虽然我就是来莫家村,来找莫家那些人的,但是此刻被莫家人抓到,我很害怕,本能的想要抗拒。

    “放开我!”我剧烈挣扎,却抵不过这中年男人的力气。

    情急之下,我扭头求救红衣男人,却看到红衣男人站在我恰好能看到他的远处,冷冷的看着我,并没有帮我的意思。

    我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感觉自己好傻,竟然指望一个想杀我的人救我。

    他巴不得我死吧。

    很快,离得近的莫家人听到了这个中年男人的叫喊,都跑了出来。

    数我爸的五哥跑的最快。

    他排行老五,就叫他莫老五吧。

    莫老五看到我,两眼放光,跑过来和那中年男人一起抓着我:“带去祠堂。青山,你去叫你二伯他们。”

    没一会儿,我就被他们带到了莫家祠堂,也就是之前关着我的地方。

    莫家祠堂,莫老二他们都已经到了。

    来这里的都是男人,没有看到女人。

    院子里,原先堆着的木柴堆和十字架被撤走了,莫老五让人重新堆,推着我往祠堂里走。

    “放开她!”刚踏进祠堂的门槛,身后忽然响起了红衣男人那熟悉又冷冽的声音。

    听到红衣男人的声音,我心里的疑惑多于惊喜,他怎么来了?

    他不是见死不救,不是想看着我死吗?

    对这红衣男人,我摸不透他的心思。

    莫老五转头,看到是一个戴着面具、穿着古装的男人,皱眉道:“你是谁?这是我莫家祠堂,谁叫你进来的?你们把他给我赶出去。”

    后面的人听了莫老五的话,都去赶红衣男人,但他们都还没到红衣男人面前,红衣男人就一步踏到了我和莫老五身边。

    把那些人惊的一愣。

    红衣男人捏着莫老五抓着我胳膊的手的手腕,往上一翻,冷恻恻的说道:“我叫你放开她,听不见吗?”

    “啊、啊!”莫老五龇牙咧嘴的惨叫起来,但他还想用另一只手打红衣男人。

    红衣男人捏着着他的手腕,再往后一掰。

    莫老五想打人的那只手瞬间就蔫了,只剩下惨叫和求饶:“啊,轻点、轻点……”

    “放开我爸!”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从外面冲进来,抡着拳头,要打红衣男人。

    但是他还没有跑过来,就被红衣男人一挥手给打飞出去,撞在后面的院墙上,昏了过去。

    “辉子啊辉子……”莫老五心疼大叫。

    红衣男人随意扫了扫在场的人,问:“还有谁想找死?”

    屋里的人被红衣男人露出的这一手吓住了,哪个敢过来找死,纷纷后退。

    抓着我的那个人早松开了我,退到了屋里,和莫老二他们站在一起。

    我这里就空出一大片空间出来。

    屋外的那些人也不敢过来,有两个人要逃跑。

    红衣男人再一挥手,将那两人打昏,同时关上院门,冷冷的说道:“谁不怕死,现在就可以走。”

    哪里还有人敢逃跑,战战兢兢的留在原地。

    “你、你是谁?你快放手,你……”莫老二是这里年纪最大的,站出来颤巍巍的说道。

    红衣男人瞟了他一眼,他吓的立刻不敢再说话了。

    “瑶瑶侄女,瑶瑶亲侄女,你快帮我求求情啊。”莫老五疼的受不了,才想起我这个侄女来。

    我虽恨莫老五害死了我爸,恨不得杀了他,但是真的看到他被红衣男人折磨时,我又担心他被红衣男人杀了,就开口道:“你放了他吧。”

    红衣男人的视线移到我身上:“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爸的五哥。”

    “你爸的五哥?你怎么不叫五伯?”红衣男人似乎不解的问道。

    我扭头避开莫老五的视线,回道:“就是我爸的五哥。”

    他的确是我爸的五哥,是我爸的亲人,但那是对我爸来说的。

    对我来说,他是我的“杀”父仇人。

    我才不要叫他五伯。

    “刚刚我叫你放手,你为什么不放呢?”红衣男人语调很轻的问道。

    莫老五张嘴要回答,却在这时,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伴随着那声惨叫,还有其他人的惊呼。

    我赶忙扭过头来,看到不知红衣男人对莫老五做了什么,莫老五食指少了一截,正往外喷着血。

    纵然我知道这红衣男人很厉害,见识过他的一些手段,但是见到这一幕,我依然心惊不已,吓的目瞪口呆,直吸气。

    同时心想幸好红衣男人没有这样对我,不然我肯定受不了这样的疼痛。

    “说啊。你为什么不放呢?”红衣男人依然问的很轻,像是问一件很寻常的事,但是他的手却在莫老五的中指上捏了一下。

    然后,被红衣男人捏着的那一截手指就化成碎末了。

    血喷的到处都是,却没有沾到离莫老五最近的红衣男人和我身上。

    “啊!”两个手指都被红衣男人捏断一截,这钻心的疼痛,莫老五受不了,疼的昏过去了。

    但他刚昏过去,红衣男人就在他的脚上踩了一下。

    莫老五又醒了,醒来看到红衣男人要捏他的无名指,他吓的顾不上惨叫,忙道:“别、别,我说,我说,我刚刚是……”

    “我现在不想听了。”红衣男人的手还是下去了。

    莫老五的无名指也少了一截,他疼的身体发颤,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最后变的惨白,眼泪和鼻涕,还有汗水和口水一起往外冒。

    样子别提多凄惨、多狼狈了。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莫老五语不成调的求饶。

    莫老二他们在旁边看,个个吓的要死,也不知道帮忙求情。

    还是我先反应过来,求情道:“你别再伤害他了,放了他吧。”

    “放了他?”红衣男人冷笑一声,“他欺负你,你竟然叫我放了他?这要是以前,我帮你教训人,你感激我还来不及呢?”

    这话再次证实了红衣男人和我认识,好像我以前很有仇必报、很凶残,看到他这样折磨人,不但不觉得残忍,还会感激他。

    可是,我怎么毫无印象?

    不过,此刻我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想他放了莫老五。

    之前我很恨莫老五,但现在看到他受了这样的折磨,我不恨他了,反而很同情他。

    我就对红衣男人道:“不管怎样,你放了他。”

    “对对对,放了我,瑶瑶是我亲侄女,我是他亲伯伯。”莫老五哀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