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恐怖灵异 > 天降萌宝:司少的硬核小甜妻 > 第040章 你针对我干嘛
    一小时后。

    安初连哄带抱,终于把小团子从楼下哄到了门口。

    眼看着司凛的劳斯莱斯已经停在常青公寓的门口,司追愣是抱着安初的大腿不肯放,在安初好一通安慰之下,司追这才终于恋恋不舍地松开手,由司凛抱上了车。

    唉,见一次面,就要上演一次生离死别的情形。

    难不成小家伙真的有心灵感应,知道她就是他的母亲不成?

    望着劳斯莱斯不断远去,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安初心里好一阵不是滋味。

    她好不容易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转身朝着校园的方向走去。

    昨晚的帐,不是不报,是当着孩子的面,不能报……

    如今司追已经离开,安初嘴唇紧抿,一想到昨晚差一点儿就被一个肥胖又谢顶的老头儿睡了,她心里就一阵反胃。

    奶奶现在生着病,她不想明目张胆回家挑衅,那样未必治得了他们,反而会更伤奶奶德心。

    只是,就这么忍气吞声,根本就不是她的个性。

    进入常青大学的校园后,安初打电话把鹿依约到了小树林里,把昨晚她家安排她陪老男人的事情,都告诉了鹿依。

    鹿依听完之后,直接把嘴巴张成了“O”型:

    “不是吧?这什么家人啊,他们也太恶心了,怎么能安排你嫁给老男人?”

    “恶心吧?我到现在胃还不舒服,鹿依,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鹿依气得跳脚,“你们家那是贱人贱一窝,把他们团灭估计不太可能,你要挨个收拾。依我看,这件事,肯定是安宁然挑起来的!”

    “嗯,就是她把我买房的事情告诉我爸,我爸才被他们怂恿的。我爸虽然没他们那么坏,但这么多年,早就被他们同化。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我就是外人,你懂不?”

    安初无奈又愤怒地摇了摇头,她抱着双手,随手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在嘴里愤愤地咀嚼。

    前世她所面临的都是生死大事,如今才发现,还是生活里的这些小事能压倒人,父亲的凉薄,后妈还有继姐妹的挑衅,这些事,比从前要面临的生死还膈应人。

    “那就先收拾安宁然吧,我也忍她很久了,以前她就老是欺负你,也动不动带着那几个人来排挤我,要不是因为我没有爸妈……我才不会忍气吞声那么久!”

    鹿依握起粉拳,一脸愤愤。

    她之所以和安初走近,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很可怜的娃儿。

    鹿依本身家境还可以,他们鹿家是皮草世家,她爷爷曾经和司浩川一样在商场叱咤风云,只是如今鹿家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了她大伯手中,而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她妈妈匆匆改嫁后去了国外,她爸爸随后也去了别的国家,两个人双双抛弃她,各自组织了新的家庭,而她只能被迫成为留守儿童,被大伯抚养长大。

    虽然鹿家家大业大,但是寄人篱下的滋味,可想而知。

    鹿依平时也没少向安初吐槽她家的狗血,只不过,她们两人都生性豁达,很多事情吐槽归吐槽,但是很快便在说说笑笑中过去了。

    “是她先挑唆起来的,不过,宁奕菲那个老女人也出了不少力,否则我奶奶不会气晕,我爸也不会被他们说动。妈蛋我现在只要一想到他们居然要把年纪轻轻、如花似玉我的嫁给一个老男人,我的心就跟炸了一样!”

    安初激动得满地暴走,越琢磨这些事,就越觉得郁闷得很。

    “理解理解,我要是你,我也得生气……”鹿依说着说着,语气突然虚弱下去,安初刚觉得纳闷,就发现鹿依的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前方,紧接着,她尖锐中透着几分紧张兮兮的声音传来,“安初!妈蛋说曹曹就到,你等着,我这就去替你报仇!”

    鹿依拎了拎没几两肉的胳膊,抡起袖管,就像是愤怒的小鸟一样蛮横地冲了出去。

    “喂喂……”

    安初还没来得及喊住,她已经杀到了安宁然和她那几个闺蜜的面前去了。

    说好的策略呢?说好的对策呢?

    安初被自己这个可爱的小队友给萌得一脸懵逼,罢了罢了,既然鹿依已经冲上去了,那管他三七二十一,不服就是干!

    不远处,不见硝烟的战争已经开始,鹿依叉着小腰,指着安宁然的鼻子正在哔哔:

    “安宁然,好你个不要脸的货,把你亲妹妹送老男人怀里这种不要碧莲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你简直丧尽天良,毫无人性,卑鄙龌龊,不安好心!”

    从前见到安宁然就缩着脖子挨边走的鹿依,如今自从初爷强大以后,对安宁然就再没怕过。

    她指着安宁然的鼻子,几乎把自己脑海里所有能够想到的成语都蹦出了口,满口的唾沫星子,骂得安宁然是一愣一愣的。

    “哟呵,看来这是木已成舟了啊,那不是正好么,安初要是和孙叔结婚了,你还有喜酒喝,鹿依,我们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安宁然愣了一小会儿之后,斜眼打量了一眼不远处走来的安初,当发觉安初素颜淡妆、头发有些乱、神情还有些憔悴之时,安宁然心中顿时窃喜起来。

    嘿嘿,看来昨晚的对策很管用,她……铁定是被孙叔给那啥了!

    “结你个头,你个不要碧莲的狗东西,要结你特么去和老男人结,我们家安初是不可能的。安宁然,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我……”

    鹿依听到安宁然这番轻描淡写的话语,激动得愈发语无伦次,她如今跟着安初学坏了,出口成脏,越骂越上头,骂着骂着,就直接杵到安宁然的跟前,并且一把揪住了安宁然的衣领!

    鹿依人如其名,身高一米六的光景,瘦瘦小小的,站在身高168公分的安宁然面前,笑得娇小,再加上她一直在虚张声势狐假虎威,平常从未打过架,也没有这样急赤白脸地朝着任何人吼过。

    她这么一拽安宁然的衣领,安宁然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她眉毛竖起,扬起手不由分说地就往鹿依的脸上扇来:

    “放开!鹿依,你现在是胆肥了,连我都敢骂,你知道我是谁吗?”

    安宁然这么一吼,鹿依瞬间露怯,自发松开了安宁然的衣领,被安宁然推得往后急速踉跄了几步。

    好在安初就站在她的身后,见鹿依战败,安初伸手揪住鹿依的衣服,把她拎到了自己的身后。

    她身高比安宁然略矮了两三公分,但气质这一把,安初拿捏得死死的,安宁然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安初抱着手机,往安宁然面前一站,凛然的眼神,紧抿的嘴唇,微蹙的眉头,浑身上下自带的强大气场,如同一股强烈的煞气扑面而来,她冷冷开了口:

    “安宁然,你连我都敢算计,我看胆肥的人是你。”

    安宁然被唬得一怔,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脸上迅速噙起一脸酸讽又刻薄的笑意:

    “好妹妹,昨晚孙维德待你一定很好吧?你跟着他,再怎么都比跟着别人做小妾好,孙维德说啦,只要你能够让他满意,金山银山都可以给你,你跟着他,可以享尽一生的荣华富贵,而咱们的安氏集团,和他们的合作,也可以稳固,这不是一举双得么?”

    安宁然打量着安初眼睛周遭的黑眼圈,她估摸着安初昨晚并不好过,于是愈加得意。

    “一举双得?看来,我还得谢谢你,帮我琢磨了一出这么好的姻缘!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接下来我的这份大礼,你可得受着了——”

    安初勾起唇角,冷声说完之后,果断抡起袖管,那双纯澈的眼睛瞬间杀气凛凛。

    “你……你要干什么?”

    早就领略过安初拳头的安宁然,吓得立刻往后退了几步,而她那几个跟班,见安初又要开打,纷纷发出了尖叫,不战而逃。

    “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的,能动手的,绝不吵吵。”

    安初二话不说,上前一个飞毛腿和左勾拳,安宁然顷刻间就如同一朵娇滴滴的玫瑰突然夭折一般,半跪在地上,右眼睛上还多了一个黑眼圈。

    “安初,有话好好说,我们毕竟是姐妹,让你嫁给孙维德我也不想,但这不是家里有困难么?你作为家里的成员,也应该出一份力的……”

    安宁然的腔调立刻就变了,变得有些低声下气。

    拳头这东西,虽然粗鲁,但不管在哪一个世界里都是通用的。

    一拳下去,任它什么碧,都没办法继续装得下去!

    “家里有困难,就让我去嫁老男人?安宁然,你那么有家庭荣誉感,你怎么不去献身?嗯?”

    安初蹲下来,另一拳带风而来,即将降落在安宁然的另一只眼睛上。

    “妈呀——你针对我干嘛啊,又不是我出的主意,跟……跟我没关系!”

    安初的拳头已经让安宁然形成条件反射,她吓得浑身瘫软,一下瘫坐在地上,迅速捂住脸的同时,低呼了一声。

    “那你告诉我,这个主意,究竟是谁出的?是你妈妈,还是爸爸?”

    安初见她已经吓破了胆,于是悻悻收起拳头,她拧着安宁然的下巴,把安宁然的脑袋整颗拧了过来,逼着安宁然不得不直视她。

    安初此时的目光森冷,肃杀,直逼安宁然的灵魂,明明安初什么都没做,可是,安宁然的身体却忍不住地抖,不停地抖……

    她愈发确定,眼前这个人,她彻底变了,她根本就不是从前的安初,她现在太强大了,强大得让她害怕。

    “都……都不是!是……是菲菲出的主意,她说这样一来,生米煮成熟饭,你不认也得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