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老板敲诈、结果被戚未晨反敲诈的事,给褚晴和戚慕阳弱小的心灵都带来了一定的冲击,尤其是在知道老板乖乖给戚未晨转了十万块后,两个人对他的敬意更是提升了一个台阶。

    并且决定少惹他。

    “还有一周就月考了,这段时间不要走神。”一个大课间,戚未晨缓缓道。

    戚慕阳无语的看着他:“就算不走神,我也听不懂啊。”

    “哪里不会,问我。”戚未晨看着他道。

    戚慕阳想说问也没用,他哪里都不会,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真让他对戚未晨这么说,他可不敢。

    戚未晨见他点头答应了,便扭头看向褚晴,褚晴咳了一声,主动答应了:“我不会的就问你。”

    “嗯。”戚未晨这才转过身去。

    戚慕阳轻呼一口气,把板凳往后撤了撤,尽可能的跟戚未晨拉开距离后,才压低声音问褚晴:“你真的问?”

    “问什么问,我不会的多了去了。”褚晴无语的看他一眼。虽然2042的今天青少年跟她那个时候比少了很多,但是由于每个家庭都注重教育,铆足了劲要让自己孩子排名靠前,所以整体来说高考的难度跟2019比,竟然还高了一些。

    虽然课本内容没有多大变动,且严格说起来,褚晴已经上完一个高三上半学期了,也被戚未晨辅导过很多功课,按理说要比这些刚升高三的学生有优势。但她之前学的时候并没有用脑子,那些知识早就该干嘛干嘛去了。

    “那你就是不问喽,他找我们麻烦怎么办?”戚慕阳皱眉。

    褚晴看了他一眼:“他要问你会不会,你就直接敷衍过去,敷衍不过去就假装认真听,糊弄糊弄就行了。”

    “这样啊……”戚慕阳若有所思,“你对他这么了解吗?”

    “……还行吧,毕竟以前是同学。”褚晴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讪讪的含糊过去。

    戚慕阳没有多想,等上课铃一响,就一脸深沉的装作好好学习了。

    月考一天一天逼近,班里的气氛日趋沉闷,不少人开始主动提前半个小时去上早自习,晚上也自觉加班学习。这是升上高三以后的第一次考试,谁都不想落于人后――

    最后两排的大多数人除外。

    戚未晨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作息,没有因为考试多努力多少,倒是陈秀这段时间开始没日没夜的学习,偶然也会鼓起勇气问戚未晨两个问题,至于后两排的其他人,顶多是怕犯众怒不敢乱着玩了,但也没几个真心学习的。

    然而即便他们再低调,也会惹到一些人的玻璃心,矛盾终于在晚自习的时候爆发了。

    “我说,你擤鼻子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独占两人位的不及格急头巴脑的转身,愤愤的看向小胖子。

    正在感冒中的小胖子茫然的看着他:“鼻涕也不让擤了吗?”

    “谁不让你擤了,但是能不能小声点,很干扰我做题的思路不知道吗?!”不及格眉头紧皱,眼底是一片黑青,显然为了月考没少做准备。

    小胖子生病了精神不太好,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渐渐回神之后冷笑一声:“老子就是要擤,你管得着吗?!”说着话,他挑衅的抽出一堆卫生纸,一张一张的擤出巨大的声音。

    不及格被恶心个够呛,忍无可忍的咆哮:“你能不能滚出去!社会败类!人间渣滓,自己不学习就故意扰乱我们,想害所有人都考不好,你简直道德败坏!”

    “你他妈再说一遍!”小胖子一头火的拍桌而起。

    将他们的矛盾尽收眼底的戚慕阳,这时候皱起了眉头:“胖子,坐下,”说完他看向不及格,“你也老实点。”

    “我不老实怎么样?打我吗?来打啊!最好让你们因为打人都退学,垃圾就该回垃圾堆,上什么高中啊!”不及格见戚慕阳把人拦住了,于是更加变本加厉。

    “你他妈有完没完!”奸臣被他一激,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戚慕阳沉声道:“坐下!”

    “老大,他……”

    “我让你坐下。”戚慕阳蹙眉。他虽然性格暴躁,但也知道这种时候没必要跟这条疯狗纠缠,所以耐着性子让自己人忍一下。

    奸臣忍了忍,气恼的坐下了。

    “别人班里的垃圾多少有点自觉,知道自己是个废物,就不会去打扰其他可以的人,你们倒是了不起,每天迟到早退,动不动就在后面像个苍蝇一样嗡嗡嗡,真叫人恶心。”不及格不知是对他们已经忍耐很久了,还是被即将到来的月考逼疯了,这会儿说的话一句比一句不客气。

    戚慕阳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别他妈不依不饶的,再骂一句老子跟你不客气。”

    不及格缩了一下脖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咽了下口水:“我我就骂了怎么了,有爹生没妈教……”

    话没说完,戚慕阳一个笔袋砸了过去,直接砸在了他脑袋上,不及格被砸得懵了一下。戚慕阳冷着脸,还未开口说话,前面的人就已经说话了:“嘴巴放干净点。”

    清冷的声音响起时,班里所有人都怔愣一下,目光刷刷集中到戚未晨身上。

    一直安静的褚晴这回连惊讶的感觉都没有了,只是在桌子下面拉了拉戚慕阳,让他不要冲动。

    “我说得不对吗?爹妈把他送来是上学的,不是让他们胡混的,结果呢,”不及格对戚未晨还是有些怵的,不经意间和他对视后又很快别开脸,咬着牙看向胖子,“一个个的傻哔一样……”

    话没说完,奸臣就冲上去给了他一拳,不及格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直接被打得仰了过去,小胖子赶紧冲上去补一脚。不及格尖叫一声,接着就是一通兵荒马乱,直到班主任来了之后才平息。

    当晚的班会时间,班主任脸色铁青的站在讲台上:“马上就该月考了,你们就是这么复习的?打架?骂人?可真有出息!”

    小胖子、奸臣和不及格都站在讲台上,前两个是吊儿郎当的,不及格则肿着半张脸恨恨的看着他们。

    “现在都给我做检讨!要是下面再有人闹事,就给我滚回家复习去!”班主任怒道。

    不及格不服气:“是他们先找事的!”

    “我感冒了擤个鼻涕,碍着你什么事了?!说那么多难听的是有病吗?”小胖子不服气。

    不及格瞪眼:“你故意发出那么大声音,敢说不是因为想故意打断我们的做题思路?”

    小胖子:“你放屁……”

    “再吵就都给我出去吵!”班主任黑着脸打断,两个人顿时没音了。

    “……老师,其实也不能怪甄有志,我们都需要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太吵了确实有点容易被扰乱思路。”讲台下一个女生小声道。

    她一开口,立刻有人附和,都是这段时间找不及格问过题的人。小胖子脸一红,气得要去揍他们:“你他妈看老子不顺眼就直说,我一上午就擤了四五次鼻涕,怎么就扰乱你的思路了……”

    奸臣急忙拦住他,压低了声音道:“胖子,你冷静一点!”

    “放开他!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敢当着我的面对同学动手!”班主任真是要气坏了,“你能不能有点教养!一张嘴就只会说脏话,有学脏话的功夫,怎么不多考几分啊!”

    小胖子满心的不服气,但也只是绷着脸站在那里不说话了。

    班主任将三个人都批了一遍,逼他们挨个做检讨,奸臣和小胖子不情愿的做完就下去了,倒是不及格还站在讲台上。

    “还有什么事?”班主任皱眉。

    不及格扫了一眼戚慕阳:“老师,他刚才拿东西我了。”

    “艹!”奸臣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班主任猛地抬高声音:“你给我坐下!要造反吗?!”

    奸臣梗着脖子站在那里,戚慕阳眼神一冷:“坐下。”

    奸臣皱了皱眉,扭头和戚慕阳对视时看到对方眼里的坚持,顿了顿后才黑着脸坐下。

    “我问你,他说得是真的吗?”班主任皱眉看向戚慕阳。

    戚慕阳面无表情的跟她对视,半晌径直往讲台走,褚晴察觉到不对,赶紧去拉他,结果被他甩开了。她暗道一声不好,下一秒戚慕阳当着班主任的面给了不及格一拳,场面再次乱糟糟的。

    “你给我出去!停课三天!”班主任都快气出心梗了,尖叫着让他滚出去。

    戚慕阳头也不回的出去了,奸臣和胖子也都跟了出去,班主任脸色铁青:“好!好!你们有本事就别回来!”

    一场闹剧最后以混乱收场,班主任气得不轻,整个班里的氛围都不太好。

    晚自习结束,戚未晨收拾好东西往宿舍走,褚晴忙跟过去:“我刚才给他发短信了,他应该在宿舍,你给他带点吃的。”

    “嗯。”戚未晨应了一声。

    褚晴张了张嘴,半晌叹了声气:“……算了,还是等这件事过去了再问吧,你回去好好照顾他。”

    “你想说什么?”戚未晨看向她。

    褚晴揉揉脑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对戚慕阳很特别……其实这个问题之前已经问过了,就是想知道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是。”戚未晨回答。

    褚晴愣了一下:“什么关系?”

    戚未晨沉默了,褚晴疑惑的看着他,注意到他发红的耳朵后睁大眼睛:“你耳朵好红。”

    “我去给他买吃的。”戚未晨说完突然就走了。

    褚晴叫了他两声都没能把人喊停下,更加觉得莫名其妙。其实她这几天一直在猜测,戚慕阳说不定是他的儿子,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亲自体验过和戚未晨谈恋爱,所以她真觉得不会有哪个女生能和他长久的生活在一起,更别说跟他生孩子了。

    褚晴摒除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叹了声气回宿舍了。

    这边戚未晨在超市给戚慕阳买了卤煮,顺便也给小胖子和奸臣带了一份,进入宿舍楼上楼梯时,看到他们三个正郁郁寡欢的倚在楼道尽头,陈秀站在他们对面正小声的说着话。

    宿舍楼的走廊往往是又长又直,旁边几乎没有遮挡,所以在戚未晨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了过来。

    三只斗鸡不久前刚经历一场战斗,看起来情绪都不怎么高昂,看到他后也没什么反应,依然保持原有的姿势不动,只有陈秀跟他打了招呼。

    戚未晨平静的走上前去,将手中的卤煮分给他们,三人皆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会给他们带饭。

    “谢谢。”小胖子郁闷的接过卤煮,拿在手里却没有吃,仔细看他的眼眶也微微泛红了。

    戚未晨沉默一瞬:“同学之间,小摩擦是正常的,不用太难过。”

    “我才没难过,”小胖子别开脸,“就是觉得自己连累了奸臣和老大,有点对不起他们。”

    “艹,都多少年的朋友了,你跟我们说这些?!”奸臣不高兴的说。

    小胖子抿了抿唇,没忍住叹了声气。一旁的陈秀吸了一下鼻子,黑框眼镜下的眼角耷拉着,看起来也十分丧气:“我才觉得对不起,我太没用了,刚才连句话都没帮你们说。”

    “说什么屁话呢,马上就该月考了,我们怎么样都无所谓,你要是被停课了,多耽误你学习?!”奸臣皱眉道。

    陈秀抿了抿唇,愧疚的叹了声气。

    “行了,都别想了,也就三天而已,在宿舍玩三天游戏吧。”戚慕阳不耐烦道。

    其他几个也只能应声答应了。几个人又聊了几句,就各回各屋了。戚未晨跟着戚慕阳回到寝室,看到他面无表情的往床上一倒,盯着天花板就不说话了。

    戚未晨顿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心情不好?”

    “你要是我,心情能好吗?”戚慕阳冷嗤一声。

    戚未晨垂眸:“不用太在意甄有志说的那些话,你不是垃圾。”

    “……谁他妈觉得自己是垃圾了?”戚慕阳古怪的看他一眼,见他跟个棍子一样杵在自己跟前,又忍不住烦躁了,“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不会安慰人还在这瞎安慰。”

    “听出我在安慰你了?”戚未晨看着他。

    戚慕阳轻哼一声:“跟我爸语气都一样,能听不出来?”

    “看来这么多年,我没有半点进步。”戚未晨像在评价陌生人一样缓缓道。

    戚慕阳斜了他一眼:“什么意思?没听懂。”

    “我已经在学习了。”戚未晨认真的对他说。

    戚慕阳眉头纠结起来:“学习什么?”

    “一些急需补充的知识。”

    戚慕阳:“?”

    戚未晨看着他茫然的神情,没有过多解释便去浴室洗漱了,等出来时戚慕阳已经把卤煮吃光了,就连汤都喝得一干二净。

    “没吃饱?”戚未晨问。

    戚慕阳咳了一声:“吃饱了,就是觉得汤不能浪费。”

    “再吃点零食吧。”戚未晨一眼就看穿了他饿货的本质。

    戚慕阳嘴角抽了抽,从柜子里拿出一堆零食开始磕,一边吃一边看向戚未晨。此刻的戚未晨已经在书桌前坐下了,桌子上放着一本翻开的笔记本,上面似乎已经密密麻麻写了很多页了。他的左手边放着手机,右手拿着一支笔,一边翻手机上的电子书,一边认真做笔记。

    他的后背挺得笔直,黑色的发梢还有些潮湿,但已经不滴水了,此刻穿着休闲的短袖短裤,连后脑勺都是认真的。

    戚慕阳盯着他看了片刻,忍不住搭话:“你学习成绩是不是很好?”

    “还好。”戚未晨淡淡道。

    戚慕阳嗤了一声:“明明在班里的时候一副只顾着抓我跟褚晴、顾不上怎么听课的样子,现在却偷偷用工,你是想假装不努力还能考个好成绩,让所有人都夸你是天才吧。”

    “我不用夸,”戚未晨说了一句,半晌又接一句,“我本来就是。”

    戚慕阳不屑的哼唧一声,趴在床上不说话了,只是平时最喜欢的手游,此刻怎么也玩不进去,他打开退出几次后,还是忍不住把手机放到了一旁,烦躁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戚未晨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向他:“你在烦躁什么?”

    “谁烦躁了?!”戚慕阳火气极大的顶了一句嘴。

    戚未晨静了一瞬,直接单手拎着椅子朝他走去,戚慕阳心里一惊:“你干什么?我就说你一句不至于要跟我干架啊喂……”

    话没说完,戚未晨便将椅子放在了他床边,直接在他旁边坐下了。

    “……你怎么跟看病号一样?”戚慕阳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戚未晨盯着他看了许久:“甄有志那些话影响到你了?”

    “他算个屁,老子虽然成绩不好,但心地善良小可爱,以后也可以成为国家栋梁为国效力,他成绩再好看不起人又玻璃心,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戚慕阳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说话时眉宇间满是自信,显然心里想的就是这样。

    戚未晨沉默一瞬:“你……很自信。”

    “废话,我妈说了,世上百种人有千条路,就算一方面做的不好也没必要自卑,老子承认自己不是学习那块料,怎么了?”戚慕阳理直气壮.JPG。

    戚未晨听完微微颔首:“你被教育得很好。”

    听到他这么夸自己,戚慕阳一秒泄气,咬牙切齿的开口:“被教育得好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不及格那种货色嘲讽,你看他那些狗腿子,明明也得不了他多少帮助,却还颠倒黑白替他说话。”

    他越说越气,盯着戚未晨质问:“你当时也在,你说是谁先挑衅的?”

    “他。”

    “是谁不依不饶的?”

    “他。”

    “所以啊!我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明明是他的错,却要被班主任各打五十大板,凭什么最后只有我们三个被停课,他却一点损失都没有?”戚慕阳终于说出一整晚都不高兴的原因了,总的来说就是心理不平衡了。

    戚未晨垂眸斟酌片刻,缓缓开口:“如果你一开始没动手,那么占理的就是你们,但你动手了,即便有理也会变得没理,更何况你当着班主任的面打人,挑战她的权威,她不处罚你,以后就没办法管教其他人。”

    “这样吗?”戚慕阳若有所思。

    戚未晨:“明白了吗?”

    “明白了,既然班主任怎么样都会罚我,早知道就多揍两下了,让他瘸个几天,就算我不在班里他也别想舒服。”戚慕阳咬牙切齿。

    戚未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