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他的小秘密 > 第十七章你的肚子在说话
    刚关上车门,许攸冉也不拐弯抹角地试探,直接开口问他,“你刚才是不是都看到了?”

    “我是该否认还是承认?”秦楚答。

    这分明就是看到她和纪寒山聊天了,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出电话嘲讽。

    车内异常安静,以至于驾驶室里的司机也察觉到了两人之间并不寻常的氛围。

    倏忽,许攸冉问:“你怎么突然来我学校?而且你不是说周六才从京城离开?”

    秦楚的眉眼抬也不抬,“你能临时有事,我不能?”

    火药味很重。

    许攸冉停顿半秒,侧首瞥向他的侧脸,语气不惊,“我如果没有误会的话,你的语气很像是在吃醋。”

    “我想,任何一个丈夫在看到自己妻子疑似给自己戴绿帽后都有资格生气。”

    “很好,你终于体会到我之前每每看到新闻才会有的感受了。”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某人看着她,眼神危险。

    十分钟后,车在右拐过红绿灯路口后才踏上了回A市的高速。

    虽然学校回A市的高铁只有二十分钟,但实际路程并不近,开车最少也是高铁的一倍时间。

    许攸冉单手支撑着下巴,目光却是盯着窗外的风景。

    她忽然想起来,上一次和秦楚在一辆车里看风景,还是上周的事。

    记忆也有了连锁反应,她猛然间记起了一件事。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那个男人是谁?”

    几乎是同时出声,两人也一怔,回头对上各自的视线。

    秦楚的问题却叫许攸冉静下心来,拧眉细细打量对方的神情,后者被她看得心虚地收回了眸光,却又装腔作势地出声,“告诉你什么?”

    “你很在意刚才那个跟我说话的男人?”

    她的表情像是发现了一件稀罕事,那绝不是什么好征兆,秦楚冷笑一声,“当然,我也想知道你的情感生活有多丰富。”

    “总归没你丰富。”

    “所以,他是谁?”秦楚语气淡淡,仿佛满不在意。

    “我记得上周在松山,你答应过我一件事,你说回来后就把邢佳佳的事告诉我。”

    回答她的是秦楚的笑声。

    “你看上去很在意她。”他摆出轻松的姿态,“想知道可以。”他眼波平稳,“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你看上去也很在意他。”

    秦楚却终于掌握了主导权,因为许攸冉想知道答案的念头并不比他弱。

    一旁的许攸冉随即看懂秦楚的意思,那架势分明是要她先开口。

    “一个路人而已,刚才差点被自行车撞,他拉了我一把。”

    秦楚来的时候恰好是两人握手言和后,因而并未怀疑她说的,心头的阴霾散去。

    于是好脾气地给她详细说明,“我没去过医院,也没在妇产科看到邢佳佳,但她怀孕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这个答案让许攸冉很不满意,“什么叫应该?”

    “就是说,我是听别人说起邢佳佳怀孕这事,但是真是假,那天在酒庄才知道答案。”

    两人的视线撞到一起,相视一笑。

    正常人被秦楚当着朋友面污蔑怀孕,怎么也该是生气,但邢佳佳的第一反应是澄清。

    两个人,一个危机解除,另一个得知了想知道的秘密。

    于是,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又变得和谐起来。

    十分钟后,许攸冉肚子也开始饿了。

    但考虑到身边还有秦楚,她可不想在他面前丢人,所以默默在肚子饿得叫出声音前尽量远离秦楚,然后将包放在肚子上。

    只是车内很安静,于是显得肚子的叫声十分突兀而明显。

    察觉到秦楚移到她肚子上的目光,她本能地用手压下包包,然后打开手机看视频,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有人在说话。”秦楚轻声道。

    “废话,我的手机。”

    “是你的肚子。”秦楚牵动唇角,“它在说,怀孕了不该饿肚子。”

    “你才怀孕了。”

    “我倒是想,但是没这个功能。”

    “……”

    秦楚当然只是在开玩笑,在看到服务区的指示牌后,便让司机开进了服务区。

    其实秦楚原本打算带许攸冉吃了午饭再回A市,但后来只顾着在意不速之客,反倒忘了这事。

    服务区里的饭菜口味不怎么样,许攸冉的嘴很叼,只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

    秦楚没什么胃口,见状便说,“你不是肚子饿了?”

    “事实虽然如此,但我总还熬得到回A市吃点好吃的。”她眼露嫌弃地看一眼餐盘里似是反复煮过的发黄的蔬菜,“或者,我还是去便利店买个面包吧。”

    啃完面包,秦楚见她嘴边还留着残屑,无奈地递给她一张纸巾。

    “幸好你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否则的话,你这辈子早就饿死了。”秦楚摇头道。

    许攸冉语气如常,“如果我是穷人家的孩子,那就是另一种养法,当然能够忍受难吃的食物。”

    但事实是许攸冉从小锦衣玉食,她从没在物质方面受过苦,更何况是口腹之欲?

    “不过,你这话说得好像你不挑食物似的?”

    秦楚笑了下,“你忘了?我父母那时候都忙着做研究,已经是百忙之中抽空养孩子,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注重食物的口感和味道?”

    许攸冉听得却有些不是滋味,“哦”了一声后没再说话。

    秦楚大概是真有急事,让司机先送他去了首策,这才让她回家。

    不过许攸冉还是让司机送她去了餐厅。

    对于餐厅的名字,她已经想好了,就叫“食味”,招牌也早在去京城前让人设计打造。

    向沁今天有课,许攸冉便亲自督工。

    三天后,“食味”终于试营业了。

    所谓试营业,也就不算正式开业,主要目的也是让顾客试吃餐厅菜品,从而摸索市场的口味。

    “食味”餐厅的定位主要是中餐。

    许攸冉已经尝过主厨的几样拿手菜,即便是她这么挑剔的人,也觉得味道不错,只是许攸冉仍觉得缺了点什么东西。

    不过她没有时间去思考究竟缺了什么。

    因为,考试周来了。

    虽然许攸冉平时都有好好上课,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十分自信地没有留太多复习时间,以至于考前三天,她每天都复习到深夜。

    她向来在学习上很有天赋,且又复习得十分辛苦,回报也相当不错。

    这门课她考了92分,是班上唯二的一个上90分的人。

    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开题答辩。

    当许攸冉看清答辩组的导师阵容后,差点没两眼一黑晕过去。

    舍友的严师露露赫然在列。

    舍友面上叹了口气,语气里却是藏不住的幸灾乐祸,笑着拍上许攸冉的肩,“有我家露露在,你还不放心吗?”

    放心?

    嗯,放心让她二次答辩吗?

    也不知是露露的力量太强,还是舍友的暗示效果太好,许攸冉当天发挥失常,被露露抓住痛脚毫不留情地贬得一无是处。

    当然是她的开题报告被贬得一无是处。

    事后,章老师得知许攸冉没过答辩后,还满心怀疑地拿过她的开题认真看了一番,不解道,“这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还没过?”

    许攸冉被批评得没了信心,总觉得这份开题哪哪儿都是问题。

    她灰心丧气道,“大概是我刚才表现得也不好吧。”

    对于要重新修改选题方向和开题报告,章老师表示不需要,她坚定地相信这份开题没这么大的问题,“他们都不是研究这个方面的,他们不懂,不用改。”

    许攸冉总算恢复了些许信心。

    在看了班长汇集的答辩通过情况后,许攸冉才知道这次班上没过答辩的也只有两个人,她又是其中之一。

    舍友们边为许攸冉愤愤不平,边纷纷收拾行囊踏上回家的路,“露露真是可怕,希望明年论文答辩别让我碰到她。”

    “害怕了吗?这才是我家露露的力量,愚蠢的人类,让你们之前笑我。”

    不管别人怕不怕,反正许攸冉是真的怕了。

    几天后,班群通知了下周答辩时间。

    寝群里随即热闹起来。

    “攸冉,我发现答辩那天是跨年,刚好是你生日诶,你打算怎么过。”

    “她还能怎么过?当然是跟她老公过啦!”

    “哇,本来是想同情许攸冉一波,没想到最后害人终害己,我们这些单身狗不配关心你!”

    许攸冉苦笑一声,她宁愿当一只过了答辩的单身狗。

    不过章老师既然也说了她的开题没有问题,许攸冉也就真的没有对开题进行修改,但还是被章老师要求多练习上台陈述。

    许攸冉被安排在早上九点答辩。

    她早上七点就起床,带着五份打印件去高铁站。

    走出去却看到家门口停着辆保时捷。

    车窗摇下,露出秦楚那张脸,“我送你。”

    她狐疑出声,“你知道我要去哪儿?”

    “不是被二次答辩了吗?”

    这话从秦楚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不上车?”

    许攸冉上车后却说,“送我去高铁站,高铁比开车快多了。”

    “……”

    这是第一次有人嫌弃秦楚开的车。

    他怔了一秒,笑道,“你当我是司机?”

    许攸冉笑颜如花,“司机我见的多了,但送上门来当司机的。”她“啧啧”出声,“第一次见。”

    到了高铁站后,许攸冉高傲地丢下一句谢谢便迈步前往检票处。

    正排着队过安检,只听到身后有人说着“麻烦让让”。

    虽然声音熟悉,但她并未回头,直到秦楚和她并排。

    “你干嘛?”许攸冉瞪大惊愕的眼。

    后面的乘客见状,意识到了什么,“你插队啊?”

    面对别人的质疑,秦楚冲那人友好一笑,“她是我老婆。”同时搂住许攸冉的肩,“老婆,不生气了,我陪你去参加二次答辩,他们这次肯定会让你过。”

    在那瞬间,许攸冉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周围的那些目光。

    同情、羡慕……交织错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