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邪事儿 > 第一百一十三章坟头钉木
    慕容清抱怨完,我看着高雄和慕容楠争论不休,也没有去插嘴,并不是不想参与,而是因为我也觉得,这慕容家四周的风水有问题。

    如果是进了慕容家,那股压抑的感觉传遍全身也就算了,毕竟这样的老宅子,都是有祖先镇守的,我这半阴之人靠近,对方是要给点警告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我进到慕容家,反而没有丁点问题,倒是在慕容家门口,有股被压抑的感觉。

    这个感觉我还说不上来是哪里的问题,至于是不是慕容家风水的问题,确实得好好考究一番。

    “江辰,你是风水师,你有没有感觉到慕容家的风水有什么问题。”高雄一拍桌子说道。

    这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我只想安静的吃个饭啊。

    “就是,你说,我家的风水是不是有问题。”慕容楠也凑热闹的开口。

    我一阵无语,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说实话,慕容叔叔的家里我睡着没有问题,应该也不是风水问题,既然讨论了这个话题,那我也来说说我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和我的体质有关系,只要我靠近慕容家门口,就有一股压抑的感觉在我的身上。”

    “我确定这不是我的错觉,而且在慕容叔叔家的上空,还凝聚着浓郁的阴霾之气,相反的在院子了看,则看不到这些。”

    “至于干爹说的是不是风水问题,这个在我帮着独眼他大哥镇邪之后,早上回来的时候,特意站在门口感受了一下,宅子四周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宅门前的湖泊有问题。”

    “不过问题不大,也可能是我的错觉,毕竟我现在手里没有罗盘,也说不上具体是哪里不对劲。”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慕容楠听到之后,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难道是我说错了,那句话惹到了他?

    慕容楠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心机颇深,知道的也不少,他的眼睛看不见,说是遭到的报应,而且昨晚上也和我说了那么多的话,或许他还真的清楚这宅子是什么问题。

    “怎么,我干儿子说道痛处了,你生气了。”高雄坐在旁边讽刺的开口。

    慕容楠摇摇头,换做一脸严肃的对我开口说道:“侄儿,你觉得这是哪里出的问题。”

    我先是一愣,随即苦笑起来,接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现在还不清楚,我手里没有罗盘,真不好确定这是什么问题。”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慕容叔叔家没有出什么变故,应该和风水扯不上关系,但具体是什么问题,还得去留意,有可能是风水的问题,也有可能是其他问题,比如说祖坟,或者说是祠堂。”

    “或许,真的是和我的体质有关系,在宅子里面的时候,我感受不到任何不妥,但是站在门口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很压抑,具体什么原因不清楚。”

    听我一口气说了这些,慕容楠没有开口,而是一脸的凝重。

    高雄也瞄了我几眼,只是没有说话。

    “是我说错了什么吗?”我尴尬的说道。

    高雄看了慕容楠一眼,说道:“要不这件事情,让我儿子给你看看?”

    嗯?

    感情这里面真的有问题啊,听高雄这话的意思是,这慕容家还真的有什么变故发生?

    “也罢,你就给你儿子说说,这件事情我不想再提。”慕容楠说道。

    高雄沉浸了一下,也是深吸一口气,似乎这件事情并不那么容易开口一样。

    “江辰,你慕容叔叔家的情况你不了解,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有两年时间了,之前你叔叔家里人丁兴旺,不似现在这般冷清,这么大的一栋宅子,当时住的可是满满当当啊。”

    “慕容清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时间算起来,还差几天就正好是两年时间。你慕容叔叔家,有条规矩,就是到了年三十是要祭祖的,前年的除夕,慕容家全体在祠堂祭祖的时候,清儿的弟弟,在出祠堂的时候,被一块掉下来的青瓦砸中脑袋,把命给交代了出去。”

    “当时那祠堂,是经过翻修的,按理说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一块青瓦当场要了命,从那之后,你慕容叔叔家就开始不顺,几个儿子相继出事,残的残,伤的伤,就是几个刚出世的小孙子,也在一夜之间,全部夭折。”

    “从你慕容叔叔的大儿子开始,到现在的清儿,没有一个能躲过去,半年前,你慕容叔叔用一双眼睛的代价,才换回了清儿的健全,当时也有怀疑是风水问题,请了不少的风水师前来,可没有任何发现。”

    高雄说完,侧头看了一眼慕容楠。

    我真没想到,慕容家会这么悲惨。

    如果按照高雄说的这些来看的话,这应该不是风水问题,而是祖坟问题了。

    我思虑再三,开口说道:“慕容叔叔,你家的祖坟远不远,如果可以的话,下午我可以去看看。”

    “风水疏于微妙之局,不会是针对性的,而且也不会逐个针对谁,只要是这个家里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现在,我怀疑是祖坟的问题,至于是不是还得去看看才知道。”

    听我说完,慕容楠点点头,应了下来。

    吃完饭之后,慕容楠就安排车带着我们往慕容家祖坟的位置走。

    “干爹,慕容叔叔家真的这么惨?”坐在车上,我好奇的问道。

    高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见他不愿意多说,我也没有继续再问。

    车子停下,我们从车上下来,看到的是一片墓园。

    慕容楠带领我们朝着墓园的深处走,墓园大家应该都清楚,一座挨着一座,等到了墓园深处,四周的墓穴开始少了起来。

    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慕容楠才停下,我看着眼前及时做呈金字塔型的墓群,所有的墓碑上无一例外都是慕容家的牌位。

    “这里就是我们家的祖坟了。”

    我站在原地,四处观望了一会,依山傍水,头枕高,脚踩底,高枕无忧。

    而且这里的风水局也很独特,看来第一辈慕容家的家主,是个有能耐的人。

    现在是正值中午,太阳光正好照到这些坟包上面。

    这样的情况,在风水一脉上称之为撒金局,如此家族方式的墓葬,后人几乎代代为精英。

    “爸,好像有人来祭祀过祖爷爷他们。”慕容清扶着慕容楠,看着几处坟包前的贡品说道。

    刚才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些东西,以为是他们慕容家的人前来祭祀的,从摆放在地上的贡品来看,应该也是不久前才来过的,香蕉都还是新鲜的。

    现在听慕容清这样说,前来祭祀的应该不是他们家的人。

    慕容楠点点头说道:“除了他,没有别人了。”

    我也没好意思去问这个他是谁,而是闭眼感受四周的风水朝向,只有弄清楚这里的风水朝向,才能找到风水局的开口之处,到时候想要破解这个风水局就简单了。

    撒金局并不多见,在风水穴之中,属于下品宝穴,现在就算是下品宝穴也很难遇到了,之前在山西老家的时候,我毁去的迎仙局,就是下品宝穴,只是那块宝地是单一的,只有一处穴位。

    撒金局则不一样,可以说在特定的某一块地方,挖个坑就是宝穴。

    慕容家从明朝到现在,也有几百年的时间经历了,这期间发生了多少事情,慕容家还能守住这份产业,可以说全是这个撒金局的功劳。

    片刻之后,我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风水走势,朝着坟包之中走了进去。

    南北之分,在于水,北方水资源紧缺,葬人都属于厚葬,阴宅选定,要挖三米深将人埋葬进去,但是北方不一样,顶多就是一米深,再往深走就要碰水了。

    阴宅禁忌水碰头,所以南方的坟穴都很浅,基本上棺材放进坑里,只需要填上一层薄土,这就算是埋葬了。

    相比于北方,南方的防盗基本上都是用石头或者水泥混凝土做封土,以此达到封穴的作用。

    慕容家的情况就是如此,所有的坟头基本上都有用石块堆砌或者混凝土封面,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的缘故,很多坟包上的封土都已经开裂了。

    用石块堆砌的还好,用混凝土做封土的坟,基本上封土都裂了。

    “江辰,这好半天,你看出来什么没有。”慕容楠开口问我。

    “粗略的看了一眼,问题不大,只是这所有的封土都开裂了,需要找人将封土修补一下,至于其他问题,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慕容楠听到之后,点了点头:“回去我就安排人,让他们过来修坟。”

    我在四周看了一眼,发现祖坟这里并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可能不是出在祖坟这里,可能还在别的地方。”我说道。

    慕容楠和慕容清,跪下磕了几个头之后,我们才离开。

    回去之后,慕容楠打电话,找人去修坟。

    其实这些事情也都简单,就是搅一些水泥,将裂缝给糊住就算完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我都在想这问题是出自哪里。

    到了第二天中午,我们在餐厅吃饭,包工头带人前来,向慕容楠索要工钱。

    慕容楠给了钱之后,这包工头迟疑了一下。

    “还有事吗?”慕容清见这几个人不走,开口说道:“给你们的工钱只多不少,不会差你们的。”

    听慕容清这样说,包工头摆摆手,说不是为了工钱的事,只是有些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见这几位民工不走,我就好奇的问了一句:“是坟地那边的事?”

    包工头听我这样说,点了点头,随即开口说道:“东家,我们这几个人给你修复封土的时候,发现每座坟头上,都钉着手臂粗细的楔子。”

    什么?

    我一脸震惊,随即看向慕容楠,发现他也是一脸震惊。

    祖先坟头,是需要干干净净的,除了压黄需要放一块石头外,坟头上是不能有任何东西的,尖锐的东西更是不行。

    不等我们开口,那包工头继续开口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蹊跷,所以想要告知你们一下,有些事情你们不懂,但干我们这行的,是有忌讳在里面的,坟头钉东西,那是想要活着的人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