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邪事儿 > 第一百一十二章冒牌大师见鬼
    常海的话刚说完,娇姐就一脸不爽的看着我,这是要把怒火发到我身上了。

    “什么狗屁大师,这么年轻也配叫大师,我走之前忘了告诉你们,我不在的时候不要让人随意接触阿龙,可你们听了吗。”

    “现在阿龙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还带外人前来捣乱,是我的话不足以让你们相信了是吧,你们眼里有这个老大,就没有我这个人了是吧。”

    娇姐的言语,如此咄咄逼人,但是为了龙哥,大家也都能理解。

    娇姐是世俗之人,我不与她争辩,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这道士了,是不是有真本事我不知道,但是他弄得这些东西,绝对不能让龙哥去碰。

    “这位大师,师从何门?”我淡淡的开口。

    这穿着黄袍的大师放下手里的木剑,一脸鄙夷的看着我,并没有打算理会我。

    “候先生,还烦请把这些人给请出去,你这位大哥身中阴邪之气,要是不赶紧让我作法祛除他体内的阴邪,恐怕活不过今晚啊。”

    身中阴邪之气?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龙哥,这他身上的人气都已经少的可怜了,哪里还有什么阴邪之气。

    这老东西,分明就是在这里胡说八道啊。

    站在我面前的娇姐听到之后,一脸恭敬的对着这老东西道歉,转身过来朝向我的时候,顿时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看着娇姐这个样子,我是彻底蒙了,这到底是是男是女我是真的搞不懂了,说话像女人,长相像男人,谁能来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常海,请你的人出去,否则我就要按帮会的规矩办事了。”娇姐严肃的开口。

    我呵呵一笑,真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件事情。

    常海一脸为难的看着我,想要开口,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行了,我出去就好了,干嘛发这么大火吗。”

    我和常海从房间出来,娇姐重重的将门给锁上。

    “江大师,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常海焦急的开口。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好奇的问道:“你这口里的娇姐,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个问题太困扰我了。

    常海先是一愣,随即解释道:“娇姐是男的,这个名字还是他让我们交的,本名叫候娇娇。”

    我去,这太女性化了吧。

    我拿出镇压铜镜,将那买卖八字的男鬼放了出来。

    “老大,你就放了我吧,我以后真的不敢了,要不你直接给我一个痛快,让我魂飞魄散吧,我不想再回到这铜镜中了。”

    “行啊,给你个机会。”我淡淡的开口。

    嗯?

    站在我身旁的常海,一脸懵逼的看着我说道:“江大师,你在和谁说话。”

    一时之间,我倒是忘了他的存在了。

    “你先别着急。”说完,我看向男鬼说道:“房间里面有个假冒的道士,你进去吓吓他,破坏他们对地上的那个人出手就行。”

    说完,我点出一道黄符,落在这阴魂的身上。

    以他的本事很难穿门而入,所以我得帮他一把,等他进去,我这才满足。

    “你刚才要说什么?”我对着常海说道。

    常海一脸震惊的看着我,战战兢兢的开口:“江大师,刚才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不是,我和鬼说话,你不是问我怎么办吗,现在我让鬼进去打扰那个假冒的道士,至于那个道士有没有真本事,马上你就能看到。”

    我话音刚落,房间里面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打翻在地,接着就是桌子倒地的声音。

    “孽障,还不速速显形,否则贫道定要你魂飞魄散。”

    “候先生,你快让开,那附身的邪祟出来了。”

    “孽障,受死!”

    ……

    噼里啪啦,房间之中是各种砸东西的声音。

    “有鬼,有鬼,这活我不干了。”

    我和常海面面相觑,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接着就是那老道,披头散发的从里面出来,手里的木剑也成了两半。

    “有鬼,真的有鬼。”

    说着就跑到电梯跟前,猛按起来,还不时的看向我们这边。

    男鬼从房间之中冲出来,朝着那老头张牙舞爪的过去,接着就是啊啊的惨叫声。

    “可以了,别追了。”

    那男鬼停下,我将其镇压。

    房间之中,侯娇娇惊魂未定,看着地上这乱七八糟的样子,顿时也是一脸无语,那老头走了,这问题也算是解决了。

    “连小小的阴魂都镇压不住,怎么对得起大师这个名号。”我靠在门上讽刺的说道。

    侯娇娇转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这打脸的声音如此响,他哪里还有心情和我杠。

    “常海,找人过来将你大哥送到医院吧,听我说的没错,切记不能服用大补之物。”我淡淡的开口说道。

    常海叫人过来,将龙哥背着准备下楼,我转身也准备离开,毕竟这里已经没我什么事了。

    “站住!”侯娇娇叫住了我。

    我回头看着他:“怎么,还有事?”

    这侯娇娇长得挺爷们,就是这说话的声音,真的让人受不了,说话嗲嗲的,像极了古代后宫的妃嫔撒娇讨皇上喜爱一般。

    侯娇娇来到我面前,看了我几眼说道:“你真的是道士?”

    我去,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怀疑我的能力。

    “我不是道士,难不成刚才那个老头是?”

    看到鬼吓得拔腿就跑的道士,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有哪里不像道士吗,好心劝你一句,没事不要作妖了,你大哥真的经不起折腾,让他在医院里面,医生知道怎么处理,等他的气血补起来,在大补都可以,现在他是绝对受不起这些东西。”

    “你也不要自作聪明,去找什么大师过来了,连一只阴魂都对付不了,还敢来这里驱邪,真是自不量力。”

    我抱怨了一句,这侯娇娇的脸色并不好看,见我要走,直接上手拦住了我。

    做啥子?

    “你怎么可能是大师,年纪还没有我大,你就是个骗子,除非你能证明自己。”

    我服。

    我是不是大师,现在还需要证明?

    这侯娇娇脑子没有问题吧。

    “常海他们救人心切,但我绝对不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

    无语啊。

    我拿着铜镜伸手一抖,一道阴魂飞出。

    “现在看看你眼前有没有什么东西。”我开口说道。

    侯娇娇前后左右看了个遍,愣是什么都看到。

    “鬼影子都没有,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侯娇娇傲娇的开口。

    “知道你请来的大师,为什么会被吓得屁股尿流吗,那是因为这里有只鬼,现在他就站在你的面前。”

    侯娇娇退后两步,显然被我的话给吓到了。

    我呵呵一笑没有理会。

    “你胡说八道,这里哪有鬼,你让他出来呀,有……。”

    下一刻,侯娇娇没有了声音,因为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只阴魂,五官扭曲距离他的脸仅有咫尺之隔。

    啊!

    刺耳的尖叫声传来,侯娇娇吓得直接钻到了墙角。

    “鬼,有鬼,有鬼!”

    见他语无伦次,我伸手一抓,将那男鬼抓回镇压到铜镜之中。

    收好铜镜,我看了侯娇娇一眼,离开了这里,等我从楼上下来,陆晴晴正在大厦门口等我,见我安然无恙的出来,直接朝我冲了过来。

    “江辰,刚才我见他们背着一个人出来,我吓坏了,你没事吧!”陆晴晴担心的说道。

    “没事,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我玩笑的说道。

    “那个人,不是你打伤的吧。”陆晴晴突然这么一问,我差一点就爆粗口了。

    “那就是独眼的大哥,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有这样的结果,现在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去玩吧。”

    我说完,拉着陆晴晴的手离开,独眼本来想送我的,但是被我直接给拒绝了。

    “我们可能去不了了!”

    我停下脚步,看着陆晴晴:“出什么事了。”

    “高叔叔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中午要我们过去聚餐。”

    又是聚餐。

    不过既然开这个口了,我不去也不好。

    我拿出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机关机了,等我重新开机之后,嘟嘟两条提示短信过来,还带着一条陌生号码的讯息。

    未接来电和发来讯息的号码,都属于同一个号码。

    看完短讯的内容,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是金城市侯老给我发来的讯息。

    短信的内容,只是让我收到消息之后,给他回一个电话过去。

    因为在车上不方便,所以我也没有回这个电话,而是给高雄打了个电话,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来到约定的酒楼,我和陆晴晴到的时候,慕容楠和慕容清也是刚到,当然高雄也跟着一起。

    坐到包厢之中,高雄和慕容楠还在因为某件事情争吵不休。

    “我干爹和你父亲见面,都这么争吵不休吗?”我好奇的问慕容清。

    慕容清坐在陆晴晴旁边,微微摇头。

    “我爸和高叔叔,因为我们家的风水,争吵了一早上了。高叔叔说是我们家的风水有问题,晚上睡觉的时候,总觉的哪里不舒服,可是我住了这么久,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啊。”

    “我爹也说了,我们家的房子从明朝就存在了,一只传到他的手里,都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