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虎狼之词
    于是,等晚上谢执回来的时候,成功的收获了在屋里床上面壁思过的三小只。

    小木槿和白毛胖啾站得还算端正,黄毛胖啾却已经东倒西歪快要睡着了。

    “这怎么了?”谢执伸手把见了他兴奋却并不敢动的小木槿抱过来,“惹原慕生气了?”

    “嗯。”

    “为什么啊?”谢执觉得稀奇,闺女一向乖巧又听话。

    “就,撒谎了。”小木槿低着头十分羞愧,就连头顶的小辫都斜耷拉下来。

    “那知道错了吗?”谢执揉了揉它的头。

    “对不起。”

    大大的眼睛里水汽萦绕,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谢执沉默半晌,揉了揉可怜巴巴的小闺女,打算去找原慕求情。

    厨房里,原慕还在做饭,见到谢执并不意外,吩咐他把饭桌摆好。

    谢执想了一会,开口说道,“别生气了。”

    原慕坚持,“不行,幼崽不能撒谎。”

    谢执:“他们知道错了。”

    原慕:“我还没消气。”

    谢执站在原地想了一会,默默地变回大猫的样子走到原慕面前仰起头。

    “闺女快哭了,挺可怜的。”意思是,我给你摸摸,你就消气吧。

    原慕:嗯?

    谢执别扭的主动蹭了蹭他。

    原慕:还有一点。

    谢执飞快的亲了原慕的侧脸。

    原慕忍不住笑了,伸手搂住谢执,把这只大猫从上到下撸了一遍。

    这期间,谢执一直僵着身体,没炸毛也没反抗。原慕终于满足。

    原慕:去端菜,咱们吃饭了。

    谢执:那闺女……

    原慕:哦,撒谎不是好习惯,我吓唬它们的。

    说完,原慕就出去收拾桌子去了。谢执呆滞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察觉出来自己竟然被原慕糊弄了,气得立刻炸开了全身的毛。

    “原慕!你这个老流氓!”

    屋里,黄毛胖啾一脸深沉的捂住小木槿的耳朵,只觉得这俩人真是要命,也不知道都在厨房干了些什么,连这种虎狼之词都说得出口。

    于是,原本去厨房给三小只说情的法兽大人,单方面决定和原慕冷战,直到原慕能好好反省为止。

    甚至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谢执都没有搭理原慕。甚至还只留了后背给他也没化成原慕最喜欢的毛绒绒原型。

    不过原慕也没有在主动搭话,而是自顾自的上床,搂着三个小的睡觉了。

    后半夜,谢执睁开眼,看着缠住自己不放的原慕忍不住磨牙。

    “放开!”他推了推原慕,却被缠得更紧。

    “冷。”他听见原慕小声说着梦话,再摸了摸他的手,的确有点微凉。

    谢执抿了抿嘴唇,最后翻了个身,化成原型把原慕整个人圈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小木槿和胖啾他们在起床的时候,发现原慕和谢执已经和好,并且谢执还主动帮原慕把饭端到桌上。可见是和好了。

    小木槿盯着两人看了半天,突然问了谢执一句,“谢执哥,什么是老流氓啊!”

    原慕“噗”的一声笑出来,谢执气得放下碗筷就要打他。

    原慕一手把小木槿抱起来挡在身前,黄毛胖啾还配合着翘起一根短翅膀配音,“冤家~昨天还叫人家小甜甜,今天就要翻脸家暴了嘛~”

    白毛胖啾还在一边一板一眼的纠正,“别胡说,不是冤家,是孽子。”

    谢执忍了又忍,彻底恼羞成怒,气得一巴掌拍碎了旁边的篱笆墙。

    于是一个小时后,当刘申接到电话上来修篱笆的时候,正看见原慕披着厚厚的大衣抱着两个胖啾靠墙站。

    “小老板,看风景呢?”

    “……”原慕没说话,只能和他笑笑。

    刘申还以为是什么暗号,一时间没明白。谢执走过来,“别打扰他,他面壁思过呢!”

    说完谢执把一杯热乎乎的茶水递到原慕手里盯着他喝完,这才领着刘申去看打坏了篱笆。

    原慕歉意的朝着他点点头。

    谢执看了一眼表,“还有五分钟,不许撒娇!”

    原慕“哦”了一声,继续面壁。

    刘申看着他们俩的互动突然有点好奇,“所以小老板做错了什么?”

    谢执被问得一愣,顿时红了脸。

    刘申立刻了然的闭上嘴,行吧,你们小两口的事儿我就不掺和了。

    法兽大人脾气来的快,走的也快。等刘申把篱笆修好的时候,原慕已经把谢执炸的毛都撸平了并且和好如初。

    而接下来的几天,原慕也见好就收,没有在过度刺激谢执。

    山中无甲子,日子一天一天安逸着,时间就过得飞快。

    转头已经三月,山里桃花盛开,温度也渐渐升高,原慕这里的生意也变得格外好。许多人哪怕预约不上吃饭,也愿意来兽神庙里拜拜,随便看看漫山的桃花。

    一时间,原本没什么人知道的破庙,最近竟然也变成了一处小景点。连带着山脚下的的村民们也跟着做起了小买卖。

    自家酿的米酒、手编的小花篮、还有一些时下的水果蔬菜,就在山脚下摆个小摊。东西都不贵,却也能吃个新鲜,玩个尽兴。

    这下原慕这小院就变得更加出名,原来不过是哪里不挨着哪里的小饭馆,现在到像是变成十里八村唯一的民宿度假村了。

    因此,原慕招募员工的需求也变得极为迫切。可关键是,原慕这院子里能见光的不多。所以这员工的人选也就必须慎重在慎重。

    这两天客人多,原慕这里忙,连王启和徐有才有系上围裙来帮忙了。

    原慕也不亏待他们,每天的三顿饭,加上下午茶和夜宵。两人忙活这小一礼拜,徐有才还好,王启这肚子是越发凸显。十分符合他王秃球的形象设定。

    这一个周日,丫丫一家又过来小住。

    丫丫出院之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但每次在原慕这里住上两天在回去,就仿佛会变得更加健康一些。

    所以夫妻俩认为一定是原慕着的风水养人,就总是带着丫丫过来。

    原慕看着小姑娘一天天的好转,也觉得十分欣慰。

    不过就算这样,入了春开学之后,也有一阵子没看见他们一家三口了。

    “怎么样?在省城念书还习惯吗?”

    “挺好的。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很好。”小姑娘嗓音清脆,听着比原来有力气多了。

    原慕好奇的多打量了她几眼。

    丫丫爸也很是兴奋的对原慕说,“是碰见贵人了。”

    “就之前给我和孩子妈算命的那个老师傅,给我们牵线了一家中药铺子。那老板给丫丫开了点中药,吃了一阵子就好了许多。”

    “是吗?那还挺好的。”原慕也是恭喜他们,可心里却总觉得嗅到了魔物的味道。

    兴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原慕这么想着,也没多问。因为丫丫的身体的确是变得健康了许多。

    这原本就是个小插曲,转过头也就忘记了。

    可不料,说也凑巧,第二天千盛上来的时候,也神神秘秘说给原慕带了点好东西。

    “是什么啊?”

    “包治百病,说是可以延年益寿!”千盛边说边把原慕往屋子里拽,“我妈千辛万苦抢回来这么两箱,说这还是托了人的。”

    “关键据说这个功效是真的,还有好几个专家给检测过。就我妈那个合作对象,喝了大概一个月,真的头发黑了,身体好多老毛病也都跟着好了。”

    “我妈看着有用,就想给我爸也弄点。可这到底是要喝肚子里的,我有点不放心,就说带来给原哥你看看!”

    原慕听着也觉得有意思,接过来一看,发现是一包中药。

    打开之后判断了一下,的确都是滋补的药材。

    “啾啾!”原慕招手叫白毛胖啾过来。

    “你看看,有问题吗?”

    白毛胖啾闻了闻,摇了摇头,表示确实是好东西。可随机它就又歪了歪头,仿佛有些疑惑。

    “好像不止有药,还有魔物?”白毛胖啾的语气不是十分确定。

    但原慕其实也和他有一样的困惑。

    这个药和昨天他在丫丫身上闻到的味道相同,难道种植草药的原本就是魔物,所以才会沾染了气味?

    原慕这么想着又把药还给了千盛。

    “是好东西没错,让你父亲放心喝吧!”

    “那就好。”千盛松了口气,等晚上下山的时候,又把药包原方不动的给带走了。

    谢执晚上回来的时候,就看着原慕和白猫胖啾对坐着发呆。

    “怎么了?”这场景也是少见,谢执顺口询问道。

    原慕抬头反问他,“谢执,你记得什么魔物是喜欢种药材的吗?”

    谢执也是一愣,“怎么突然这么问?遇见什么了?”

    原慕便把白天遇见的两件事都和谢执说了一遍。谢执也觉得十分稀奇。

    三人一起排查了一番,还真没猜出来这魔物的具体身份。

    原慕倒是很随意,“算了,左右它从医救人没有害人的意思,咱们也不去打扰好了。”

    然而谢执就不行了,都说好奇心会害死猫,越是排查不出来,他就越想知道。

    最后足足翻腾了大半宿都没睡着。

    原慕迷迷糊糊就把人往怀里带,想让他消停点。就连小木槿都用前爪捂住耳朵缩成一团。

    谢执被原慕整个人压在身上,顿时动弹不得,只能强迫自己睡觉。

    然而迷迷糊糊睡到四点多,谢执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谢执接通,是省局那头。

    对面属下十分焦急,“头儿,重案,上面要求半小时内到达现场。”

    “什么案子啊!”

    “省城城东中药馆,蓄意纵火!”

    这个地方有点熟悉,谢执皱眉,而原慕那头也醒了,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说道,“白天千盛和丫丫带来的拿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