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致沉迷 > 第 98 章
    工作人员们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仿佛看到了同样的亮光――预告片来了!!!

    顿时,齐刷刷将镜头怼向这两位,近景远景中景全都来一波。

    生怕错过一点点细微的互动。

    商珩对此十分冷静,抬手握住小姑娘细软小手,对她的小脾气很是包容:“下次再自己来好不好?”

    在场吃瓜工作人员:妈妈呀,男人问好不好真的太苏太宠了吧。

    她们也好像被男神问好不好。

    然而……

    看清楚温喻千那张脸蛋后,在场工作人员心中齐齐叹息一声,算了算了,她们这张脸受不起受不起。

    这边。

    温喻千听到商珩低柔轻哄的声音,脑子懵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又不自觉的发脾气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咬唇。

    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姜宁说的那句话。

    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

    漆黑的瞳仁里,顿时闪过一抹惊慌之色。

    入目便是黑漆漆的镜头,温喻千眼眸一闭,扭过头抱住商珩,生怕自己的眼神被泄露于镜头之下。

    被柔软馨香的小身子就这么抱住,商珩下意识将她抱起来,低笑了声:“就这么不高兴。”

    商珩眸光扫过地面上那个行李箱,认真思考要不要为了哄小姑娘高兴,重新将收拾好的东西散开。

    温喻千抱着商珩,踮脚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等录完了节目,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

    这么多人,俨然不是讨论是不是怀孕的时候,温喻千说完便松开了手。

    先导片在温喻千的配合之下,很快便结束。

    再过于私密的东西,导演也知道不能拍,拍完需要的资源之后,便告辞离开。

    温喻千出门的时候,商珩亲自给她戴上毛线帽,盖住白玉似的小耳朵,以免等会在外面会冻到。

    此时的M国天气已经开始热了,甚至许多人都穿短袖,因此商珩并没有要求自家小姑娘穿的很厚重。

    毕竟下了车子后,便会直接进机场。

    商珩站在别墅门口,目送小姑娘上了节目组的车。

    总导演最后离开,他路过商珩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的。”

    “放心不了。”

    商珩长指抵着眉梢,神色略显无奈:“白岸会在机场等着,届时还要劳您给安排个地方。”

    “头一次见你这模样。”总导演忍不住笑出声,颇有种幸灾乐祸的意味。

    当初温喻千第一次参加节目,商珩便选择这位的,除了与他颇有几分私交之外,对于导演的人品还是很信任。

    商珩语调温淡平静:“以后您会看的更多。”

    “那么,请吧。”

    温喻千的车子已经离开了,商珩长臂一伸,示意总导演也可以走人了。

    “嘿,你这小子……”

    总导演看着商珩这毫不留情的背影,啧了一声,当着镜头的面说:“有了太太就忘了老朋友。”

    “也不怕我给他太太穿小鞋。”

    副导演顺势接话:“您会吗?”

    总导演神秘一笑:“你们猜。”

    节目组速度很快,温喻千他们开始录制决赛时候,先导片已经在网络上率先发布了。

    除了温喻千与其他几位参赛选手之外,还有两位来自于M国的大咖评委也首次现身。

    决赛未播先火。

    温喻千头一次不是因为商珩而上的热搜,反而是因为其中一位神秘评委的采访。

    评委并未露面,只是背着光侧面靠近镜头,隐约能看清楚他优美的面部轮廓,嗓音微凉透着磁性。

    这是一段采访画面。

    主持人问他:请问您最期待哪位选手的表现?

    这位嗓音微凉透着金属磁性的年轻评委缓慢吐出一个名字:“自然是我的学生,温喻千。”

    #《IQ风暴》惊现温喻千老师#

    最近商珩与温喻千在热搜上待的时间很多,因此,全网几乎都熟悉了温喻千这个名字,这不就是商太太吗?

    也有人是从《IQ风暴》这个节目中认识温喻千的,对她第一期的表现印象深刻。

    当然,大部分都是看戏吃瓜的心态。

    粉丝们留言纷纷,瞬间将这个词条顶置热搜。

    ――这个老师有点帅啊。

    ――啊啊啊我要是有声音这么好听的老师,我也考上青大了!!!

    ――这不是晏教授吗?

    ――楼上青大学生别跑,话筒给你,你来!!!

    ――晏教授是我们学校国宝级物理系教授,不过很少授课,基本上就自己在研究楼闭关做物理研究,前几个月曾经单独给温学姐与何学长授课。看侧脸应该是晏梵教授,而且还说是温学姐的老师,纵观青大,除了晏梵教授之外,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人。

    ――等等,温仙女不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吗,怎么跟搞物理的搞上关系了?

    ――说话能不能用词文雅一点,什么叫做搞上了。人家那是认真学习。

    ――话糙理不糙,所以,为什么?

    ――有传闻晏梵教授天才大脑,除了物理系之外,还精通计算机,曾经有计算机系的老教授前去跟晏梵教授请教过。总不可能老教授去请教物理问题吧。

    ――青大真的好多福尔摩斯,我在青大这么多年,居然都不知道咱们学校有这么牛逼的教授,太低调了吧。

    ――搞不好侧颜杀,正面一般般,所以才会这么寂寂无名。

    ――寂寂无名?呵。图片jpg.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叫做寂寂无名?

    图片上,是青大某个公告栏上荣誉教授,一张高清正面照片与下面一连串的荣誉让人眼花缭乱。

    ――awsl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教授,又帅又高又有文化!

    ――我总觉得小仙女跟这个神仙教授很般配啊,突然脑补一出神仙三角恋。教授与商大人在争夺小仙女的战役中输掉,然后以这种方式吸引小仙女的注意力。妈呀,好虐心。

    ――这是什么冷门CP,丑拒,小仙女是我家商大人的,有法律保护的那种,别乱组CP。

    ――哈哈哈哈法律保护笑了。――商大人在小仙女一毕业就领证,是不是也想获得法律保护???

    ――……

    北城,商氏集团办公室。

    商珩坐在办公椅上,神态慵散的靠在椅背,掌心扣住手机边框,睨着屏幕上的评论,若有所思。

    修长白皙的手指扯了扯领口系的一丝不苟的领带,一瞬间,向来温沉从容的表情上染上一抹凌厉。

    沉默几秒,商珩头一次亲自致电商晏梵。

    男人嗓音低沉黯哑:“我上次的警告,看样子你并未听进去。”

    那边传来微凉的低笑声:“二哥,威胁弟弟,手足相残,让老爷子听到,你猜你这位置还能不能坐得稳。”

    “你想坐你来。”商珩听到他话,冷着脸沉声回道。

    那边嗓音顿了一秒。

    似乎没料到商珩会说这样的话,片刻后,才语调薄凉道:“二哥明知商氏传统,传长不传幼,这是在怂恿弟弟上演手足相残的戏码吗?”

    “你离我太太远一点,就是我手足。”

    “离得近了,我不介意砍掉手足。”

    商珩长指漫不经心的拨弄了一下桌上的旋转香薰,不紧不慢的从薄唇中溢出两句极为凶残的话。

    偏偏他的语调徐徐,仿佛在说很是正常的寒暄之语。

    商晏梵略略一笑:“怕是迟了。”

    “二嫂请坐。”

    后面这话,自然不是对商珩说的。

    下一秒,商晏梵已经挂断了电话。

    商珩看着断掉的电话,薄唇紧抿成一条锋利的直线,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扣着刚才解掉的袖扣。

    褚谦从门口便跟着他一起往外走:“私人飞机已经备好,可以随时出发。”

    他还以为自家少爷能忍到什么时候,没想到,这才第二天,就忍不住了。

    商珩被褚谦看穿心思,神色冷静平淡:“将微博上所有关于商晏梵的全部撤掉。”

    “堂堂商氏三少,出现在娱乐版块做什么。”

    “是。”褚谦恭声回道。

    对于自家少爷为何要撤掉热搜,褚谦当然知道原因,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太太,不然少爷怎么可能管三少死活。

    -

    M国,《IQ风暴》录制后台。

    温喻千没想到会在休息间看到商晏梵,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跟他一个休息间。

    温喻千小脸蛋上满是狐疑:“晏教授?”

    她还没有看过网上那个先导片,并不知道晏梵就是这次比赛的评委,“您也来参加比赛吗?”

    商晏梵只淡淡扫了她一眼。

    这时,工作人员连忙回道:“晏教授是本届决赛的评委之一。”

    评委???

    温喻千漂亮的眼眸瞬间睁得圆圆的看向商晏梵,她一直牢记商珩的话,商晏梵比裴锦书还要危险,要远离他。

    “怎么不喊三弟了。”这时,商晏梵语调淡淡,“相较于师生关系,你不觉得嫂子与小叔子的关系,更符合现在这个气氛吗?”

    温喻千对上商晏梵那张毫无情绪的脸,红唇微微抽了一下,“你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暧昧一点更好。”

    “演技太僵硬,差评。”

    商晏梵丝毫不尴尬,依旧是那副无情无欲的模样:“哦,原来如此。”

    “二嫂放心,下次我一定会好好表现。”

    如果不是摄影师和工作人员还在场的话,温喻千真想甩手走人。

    难怪刚才跟拍摄影跟她说,休息室有一个她认识的神秘人物,会是惊喜。

    现在???

    惊喜没有,惊吓倒是满心都是。

    偏偏当着镜头的面,她只能维持表面的塑料叔嫂关系以及混乱的师生关系。

    说完之后,温喻千扭头看向跟拍助理:“能跟导演说一下,这段掐掉吗?”

    跟拍助理以及摄影师们已经彻底因为温喻千与商晏梵的话而懵逼掉。

    乍一听到温喻千的话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这到底是怎么关系啊!!!!

    好复杂。

    商晏梵到也不介意温喻千的话,他苍白的指尖把玩着钢笔,语调一如既往地透凉寡淡:“你们先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就是给人一种矜贵睥睨之感,让人无法拒绝他的话。

    温喻千看着鱼贯而出的工作人员们,眉尖轻蹙着:“你到底想说什么?”

    上次过年时候,在城堡里,商晏梵似乎就想跟她说什么话,后来被商珩阻止。

    现在商晏梵突然出现在这里,温喻千心里沉了一下,总觉得商晏梵是冲着她来的。

    “二嫂,聊聊吗?”商晏梵眉目清淡,指着不远处的椅子道,“这次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

    总觉得商晏梵这话怪怪的,但被逼到这里,温喻千也很想知道,商晏梵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顺了顺裙摆上不存在的折痕,双唇微抿着,一步一步走向休息椅,动作自然优雅的落座。

    随后眼神毫无情绪的看向对面:“说吧。”

    折腾这么大半天,还把她引到这里来,商晏梵到底想要说什么。

    却见商晏梵指尖抵着他自己冷白色的下颚,若有所思道:“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不如,先跟二嫂聊一聊大嫂与大哥的故事。”

    温喻千覆在膝盖上的细白手指微微蜷缩,脑海中开始回忆起程君简的故事,她唇瓣紧抿着许久,才缓缓松开:“还有半个小时录制开始,你确定要说这些废话?”

    “让我猜猜,商晏清是不是从来没有跟你提过大哥,他只提了大嫂?”商晏梵现在连二哥都不称呼,直接称呼商珩本名。

    后面倒是没有等温喻千开口,商晏梵便继续道:“既然你不愿意先听大哥与大嫂的故事,那换一个。”

    “商氏的故事好不好?”

    看着商晏梵这好说话的语调,再配上他那张无情无欲的面容,温喻千怎么看怎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