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盘秦 > 第77章 威胁
    第二日一早,扶苏正要出门去上朝,李由就面无表情地塞给他一个香包。

    对于代妹妹送东西这种事,李由已经干得驾轻就熟,并且从一开始的满心尴尬变得波澜不惊。

    扶苏把香包捏在手里,闻到了安神助眠的淡香,一下子便明白小裳华的用心,含笑把它揣进怀里进宫去。

    嬴政今天心情仍不怎么好,大家都觉得是邯郸郡那事弄的,上朝时没敢说太多话,怕自己引火上身。

    扶苏早朝时也提想去邯郸郡的事,只在下朝后去求见嬴政。他昨晚回去后想了挺久,发现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年纪上,父皇不是真觉得他撑不起场面,而是他实在太小了,父皇不放心他出远门。

    见到嬴政后,扶苏立刻对自己昨天的一时冲动进行深刻反省,表示自己已经知道错了。

    不过扶苏话锋一转,又说起自己的观点:邯郸郡已经是秦国的一部分,不应该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他是作为秦国公子、代表秦国朝廷过去的,如果有人敢在邯郸郡对他下手,那不止是他们自己活得不耐烦了,还是全家乃至举国之人的命都不想要了。

    嬴政一边看着手里的折子,一边听扶苏反省,听到后面才把折子放下,看向言之凿凿的扶苏。他说道:“如果是一些已经沦为丧家之犬的家伙,他们早就没有家人,连国都已经亡了,你以为他们能有什么顾忌?”

    扶苏一听,明白了,父皇果然是在担心他。他说道:“我们大秦有最精锐的将士,师兄他们就很厉害,要是真有人敢来,师兄他们一定能让那些家伙有去无回!”

    嬴政冷笑:“天真!”他站起来走了两步,又转头骂扶苏,“愚蠢!”

    在咸阳到处跑扶苏当然是安全的,没人敢在他眼皮底下作妖,离咸阳远了可就不一定了。

    看他平时也不像个蠢的,到了这种时候就开始犯傻!

    他嬴政的儿子又不止一个,哪怕那群小的被他哄得服服帖帖,别人未必没有别的心思,到时他能防得了明枪还能防得了暗箭?

    别人要是有机会,肯定死抓着到手的权柄不放,扶苏倒好,偌大的少府衙门给他管着了,他还不抓紧机会在朝中站稳脚跟,还去管什么邯郸百姓,邯郸百姓能给他什么?邯郸百姓能帮到他什么?难不成他嬴政还真生出个悲天悯人的圣人来了不成?

    嬴政破口大骂:“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有个仙人师父就很了不起,你遇险了他还能从梦里出来救你不成?”

    扶苏已经许久没见到嬴政这么生气,心里却莫名地并不害怕。他起身跑到嬴政身边,抓着嬴政的手仰头说道:“孩儿是觉得有父王在,去哪儿都不会有事。”

    嬴政本想继续发飙,对上扶苏澄澈明亮的双眼,满腔怒火散了大半。

    这小子被他骂了也不伤心不害怕,反而还一脸感动,无非是对他敬爱有加,一点点关心和担心就叫他开心成这样。

    其实比起几年前,扶苏已经长高不少,再不是那个容易红眼眶的半大小孩了。他的儿子能有这样的胆识和担当,他不仅不该生气,还该高兴才是。

    当初甘罗十二岁就敢出使赵国与赵王谈判,扶苏执掌少府衙门那么久从无纰漏,朝中上下无不夸赞,比甘罗能差到哪去?只不过是岁数上少了那么两三岁罢了。

    扶苏说得也有道理,现在普天之下,还有谁敢对他嬴政的儿子动手?

    嬴政说道:“你非要去,吃了苦头可别后悔。”

    扶苏两眼一亮,马上说道:“孩儿既然是去赈灾的,断没有还想着去享受的道理。”

    嬴政让他先找人交接一下少府衙门的事,再挑一下随行人员。

    扶苏听嬴政答应让他去邯郸,又得寸进尺地提出想让李牧一起去。有李牧在,赵国百姓会更愿意服从朝廷安排,能避免掉很多原本可以不发生的动乱。

    嬴政说道:“你能保证他不会召集人手反秦复赵?”

    扶苏一顿,坚定地摇头:“李将军要是看到邯郸郡如今的困境,断然不会在百姓快要饿死的时候还让百姓跟着他兴兵作乱。”

    嬴政淡淡说道:“要是他真有那心思,第一个死的可就是你。”

    扶苏说:“如果李将军真的那么做了,那我死得不冤,是我信错了人。”

    嬴政摆摆手让扶苏退下,没再多说什么。

    李牧这人嬴政还是了解的,李牧真要能做出杀死扶苏的事,当初就不会傻傻地一脚往死局里踩。

    哪怕再不愿意承认都好,嬴政还是得面对现实:从某些方面来讲,扶苏与他留在身边的那些人是非常相似的,至少他们都在很多事情上存着几分莫名其妙的坚持。

    既然如此,那就让这小子出去吃点苦头好了。

    嬴政派人去带李牧入宫觐见。

    李牧幽居咸阳,平日里深居简出,几乎不与人往来,更不主动探听外面的消息,还是他的半个邻居陶乐过来串门时会和他聊一会。

    听人说嬴政要见自己,李牧有些讶异。他到咸阳这么久,并没有和嬴政见过面。

    李牧隐隐察觉嬴政让王翦父子俩留他性命绝非出自什么爱才之心,再结合传言中嬴政对扶苏的爱重,他可以确定想让他活着到咸阳来应该是扶苏无疑。

    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嬴政叫王翦留他一命,却压根没打算见他。

    李牧想不出嬴政为什么突然要见他,不过也没耽搁,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便随着来人入宫觐见。

    嬴政少时也见过李牧,不过印象已不太深,等人领着李牧进来,他打量了上前朝自己见礼的李牧一会,觉得这人瞧着也不算特别器宇轩昂,不过眉宇之间还是能看出独属于当世名将的气势。

    嬴政和气地让李牧坐下,没说多余的话,只递给他一份邯郸郡的受灾情况。

    这是扶苏整理出来的,上头没有太多赘语,只有一排排简明扼要的数据,清晰又直观地展示了这场饥荒有多严重。

    李牧看着看着,手开始轻轻发颤。

    战乱之后百姓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这是他能够预料到的,只是他没想到灾祸会来得这么快。

    接连不断的战事耗光了存粮、能跑的富户豪强都带着家财跑了、许多地方还赶巧遇上旱年,简直是所有问题凑到了一起。

    可想而知,要是不放粮赈灾,这个荒年会饿死多少百姓!

    赵国已经不在了,如今赵国的百姓已经成了秦国的百姓,能伸手搭救这些百姓的人也只有秦国朝廷。

    李牧心中悲苦,起身伏拜在地,朝嬴政行了一直没有行过的大礼,沉声恳求:“请大王救救邯郸郡百姓。”

    嬴政见李牧伏拜在地,静默片刻,亲自上前扶起李牧。

    他叫李牧来并不是想用赵国百姓逼迫李牧朝他屈服,他对李牧效不效忠自己没多大兴趣。

    嬴政说道:“寡人唤你来,是要你随扶苏去一趟邯郸郡。”

    李牧没想到嬴政会说出这样的决定。

    扶苏去邯郸郡?

    回想起那个连少年都算不上的小孩,李牧不太相信嬴政舍得放这么小的儿子出去。要知道哪怕是寻常百姓家,那也是二十岁才算是“丁”,可以代表家里出去服兵役和服劳役,扶苏连十岁都没有吧?

    嬴政见李牧一脸的不敢置信,心里也觉得自己有点鬼迷心窍了,怎么就被扶苏那小子说动了?

    可惜再怎么不乐意,他都已经答应下来了,不管是作为一国之君还是作为一个父亲他都不好反悔。

    嬴政说道:“赈灾的法子是扶苏提出来的,自然也由他负责。”他注视着李牧,语气平淡之中隐含威胁,“扶苏走这一趟,是为邯郸郡百姓而去。寡人将他交给你,要是他出了事,赵迁和那些赵国俘虏一个都别想活,便是邯郸郡百姓,寡人也不介意让他们全部一起陪葬。”

    赵迁指的自然是赵王。

    这就是扶苏一旦在邯郸郡出事,赵国人一个都别想活的意思。

    李牧与扶苏虽只有几面之缘,却也没把扶苏当真正的小孩看待,如今听嬴政这么说,更确定扶苏在嬴政心中的分量。

    李牧一口应下随行之事,保证会护扶苏周全。

    别说扶苏出事可能会让所有赵国人陪葬了,便是嬴政没这么说,光凭扶苏为赵国百姓走这一趟李牧就不可能坐视扶苏遇险。

    嬴政听李牧应下,不再多留他,只赐他宝剑良驹,让他回去做好出行准备。

    见过李牧,嬴政又分别召来王翦和蒙恬,叫他们各自挑一批精锐护卫扶苏出行,以保证绝不会让扶苏有任何闪失。

    嬴政这边在挑人,扶苏那边也在挑人,既然是要赈灾,自然得带上一批用得顺手的人,免得到了地方上对着各种复杂事务无从下手。

    除了带上一批必备的能吏之外,扶苏还恳请许、谢两位老先生借出几个弟子,好因地制宜地解决邯郸郡那边的灾害问题,有专业人士评估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到时该修渠的修渠,该防灾的防灾,不至于浪费人力物力。

    得知是要去救灾的,许老先生和谢老先生没有犹豫,把自己的弟子借出了大半。

    请完农家和墨家的人,扶苏又去挖来包括徐福在内的一批太医。

    大灾之后可能会有大疫,他挑的都是擅治时疫的太医,可以及时做好防疫工作。

    两边的队伍一会合,出行的队伍就比较庞大了。

    扶苏得知嬴政还给自己派了两拨军中挑出来的精锐,有些感动又有些发愁:这样出行是不是太劳师动众了?

    这还没算上押运粮食的队伍呢。

    扶苏跑去和嬴政说了自己的担忧。

    嬴政说道:“既然你大言不惭说要去稳定人心,多带点人不是正好?”

    扶苏一想也是,自己到底还小,多带点人更能安抚人心。

    扶苏不再推拒,转而关心起另一个问题:“出使燕国与魏国的使者选定了吗?”扶苏大胆地说出自己的建议,“孩儿觉得燕国那边可以让丹叔回去一趟。丹叔来咸阳这么久了,想必也想念燕国,正好让丹叔回去小住几天。由丹叔开口的话,燕王必然会答应征用邯郸郡百姓到燕国修路的。”

    这事搁谁身上都会犯嘀咕:秦国会这么好心送他们的百姓过来做白工?肯定有诈!

    所以要是让燕太子丹回去游说燕王,说不准会顺利很多。

    嬴政没否决扶苏的提议。

    其实燕魏两国不乐意配合更好。

    按照扶苏所说的干活给粮法子,秦国各郡也能帮邯郸郡百姓度过这个灾年。

    等邯郸郡缓过劲以后,正好可以谴责燕魏两国见死不救,发兵把它们给灭了!

    相信到那时候肯定不必再担心邯郸郡那边的百姓在背后使绊子,毕竟在他们快饿死的时候燕魏两国可是拒绝给他们半口饭吃!

    至于扶苏觉得让燕太子丹回去游说燕王,嬴政也觉得不错。

    不过他的看法正好和扶苏相反,这事要是换别人去说,燕王可能还会答应下来,但是让燕太子丹回去提这件事,燕王只会更加确定燕太子丹已经投靠秦国,绝不可能答应燕太子丹所说的事。

    燕王必然会勃然大怒,认为燕太子丹卖国求荣,自己背燕投秦就算了,还要回来坑燕国的粮帮秦国救济灾民。

    这都不止是败家子了,简直是大逆不道的不孝子,挖墙脚挖到自己家来,是一个儿子、一个太子该干的吗?!

    估计这次燕王和燕太子丹该彻底翻脸了。

    嬴政没有和扶苏说起燕太子丹现在在外边是什么形象,只说这事不用他操心。

    扶苏一走,嬴政又亲自召见了燕太子丹,与他说起邯郸郡的百姓过得有多水深火热,希望燕太子丹能回燕国一趟,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燕太子丹听了,顿觉一股巨大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这么多百姓快要饿死了,既然有两全其美的法子,他理应为他们跑跑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