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租约到期:黏上总裁不放手 > 第174章:震荡
    “没有啦,你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地方么?我可以……”

    “车小姐,我想我们应该算得上是朋友了,有什么问题你就直说吧。”格里斯正视车艾钱,口吻不容置喙。

    车艾钱怔了怔,随即微微一笑,大方回答:“其实也不算什么问题,我的好朋友生病住院,我本来是打算早点结束工作去医院看她的,可刚刚经理邀请我们去吃饭,我有点矛盾……”

    “原来是这样。”格里斯露出一丝抱歉的神色,“没考虑你的想法直接同意了是我不好,这样吧,我一会儿去给经理打个电话,那个叔叔跟我的关系一直不错,我去取消饭局的话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放心吧,交给我了。”

    车艾钱眼睛一亮,感激道:“真的可以吗?太感谢了!过几天,我一定请你吃饭赔罪!”

    “好啊,那我就等着啦,到时候把你朋友也叫上,我真的很想知道能让你拒绝和本少爷共进晚餐的朋友是什么样的!”格里斯笑道。

    “一定!”

    车艾钱和格里斯相视一笑,分明第一次见面,却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一般,车艾钱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感激自己做了来A国留学的决定。

    以前的她一直是为了家庭而活,后来遇到了顾北幽,她的生活重心就完完全全转移到顾北幽身上,她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为自己而活,拥有着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与自己真心相待的朋友,没有勾心斗角,只有不断向上的努力。

    这段日子,对她来说极其珍贵,也值得她永远的珍惜和回忆,亦将照亮属于她的未来。

    D国。

    “顾总,现在开始么?”赵承站在顾北幽身边,顾北幽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复杂的曲线图,顾北幽目不转睛地盯着曲线图,蓄势待发。

    “都准备好了么?”顾北幽问道。

    “已经和陆家和查理通过电话,一切都准备好了,全听顾总指挥。”赵承回道。

    “好,那就开始吧。”

    顾北幽一声令下,赵承手里的信息迅速发送出去,顾北幽坐在电脑前,手指飞速地敲击键盘,熟练地切换屏幕上的界面,赵承的手机接连响起,而他接起电话说得最多的一个字便是“抛”。

    各大媒体网络、社交平台忽而蜂拥关于穆勒集团的负面消息,各种臆测穆勒老先生重新登位的文章再次被推上热点,杰明之前为了盈利做出的违反公司经营理念的事也被翻出来大作特作,穆勒集团名誉瞬间下滑,再加上顾北幽的操作,明天一早穆勒集团的股市情况可想而知,必定惨不忍睹。

    “顾总,我们这么做是不是风险太大了?”赵承看着网络上的一片骂声,有些迟疑,毕竟是百年集团,这样造势虽然能进他们的计划,但关于名声的损失怕是很难能够挽回吧?

    赵承情绪莫名地看着顾北幽,他很少能够见到顾北幽如此意气用事的时候,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们本该只把矛头焦点对准股市,但自从收到了车艾钱的短信,顾北幽就像疯了一样,不仅放弃了安全系数最高的方案,反而兵行险着,向娱论伸出了手,这样一来虽然会加快压制杰明的计划,却也有不少弊端。

    网民的心从来都是最难控制的,若是没有把握好利用娱论的度,恐怕很难收场。

    “没有风险哪来的利益?若不是穆勒老先生对杰明的心慈手软,穆勒集团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既然想挽回,那就先要学会付出。”

    顾北幽手指未停,语气凌厉。赵承噤了声,顾北幽说的没错,收到车艾钱的短信后,依然选择继续留在这里帮助穆勒集团已经是他最大的仁爱了,顾北幽从来都只是个商人,商人重利,顾北幽却是重利亦重情,两相权衡,顾北幽选择引娱论的办法也不难让人理解。

    “你放心,我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娱论虽然势大,但我有意将所有矛头都对准了杰明,只要最后杰明下台永不翻身,穆勒集团就还是原来的穆勒集团,我这么做也是推了穆勒老先生一把,避免他再心软做错选择。”

    顾北幽唇角微勾,眼中尽是自信与狷狂,浑身散发着拔山倾河的气势,魔挡杀魔,佛挡杀佛。

    这一夜,黑得彻底。

    众人熟睡之时,谁也想不到一件不起眼的别墅里,正进行着一场没有刀光剑影却依然血雨腥风的战争,直到黎明到来,太阳升起,给杰明极其党羽带来的却不是光明,而是更重的阴霾。

    股市门前熙熙攘攘,骂声混作一团,股民们极尽侮辱唾骂之词,大有拆了股市的架势,但那又怎样呢?木已成舟,谁都没有办法,只能骂骂咧咧地及时止损,已经大跌的穆勒股票持续走低,始终没有回暖的迹象。

    不光股市这边遭受重击,各大媒体还将暂不知道情况的杰明堵在了家门口,铺天盖地的问题砸得杰明眼冒金星,拉锯战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杰明才在多重保镖的护航下穿过如狼似虎的记者抵达了公司。

    早会上,员工们各个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在他们的印象里,穆勒集团连亏损的时候都很少,更何况像今天这样股市大跌又娱论加身的情况?纵然在商场上身经百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闷亏”又如何能在第一时间做好应对措施?怕是只要不被拉出去当替死鬼就毫不错了吧。

    如果巴顿还在位的话,他们或许还有信心一起克服困难,可现在坐在他们面前的却是魔头杰明,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谁敢去触他霉头?

    “说话啊!你们都是死人么?平时不是都挺能说的么?怎么,遇到这么点问题就吓趴下了?”杰明看着会议桌上低着头的员工,早上积攒的火气更胜,手里的文件“啪”地一声摔到桌子上,吓得大家抖了三抖。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公关部门干什么去了?还有昨晚的操盘手哪去了?怎么大的异动都察觉不到么?”

    “副总,我们的操盘手留下一封辞职信就失踪了,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但是暂时还没有音讯。”一旁的秘书低着头,喏喏开口,声音低的像蚊子似的,但在这安静的会议室里却显得额外清晰。

    “失踪?一个大活人能在穆勒家的眼皮子底下失踪?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给我找!找不到你也给我滚蛋!”

    杰明一脚踹过去,秘书躲之不及,摔在地上,赶忙爬起来,向门外跑去,杰明这话绝不是发发脾气说着玩的,任他跟了杰明近十年了,也不防备被杰明说炒就炒。

    众人见杰明对自己的秘书都如此便更不敢说话了,一个个如坐针毡,颤抖着、反复地祈祷会议赶紧结束。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忽然打开,森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阴沉着脸扫视整间会议室,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杰明脸上,杰明的脸色极其难看,他握紧拳头,站起身,不情不愿地叫了声:“董事长。”

    “怎么回事?”森不怒自威,出声问道。

    “股市出了点小问题,我会解决好的。”杰明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阴鸷,心想道,刚出问题森就来了,明显是针对他的。

    “小问题?呵,我是年纪大了,但我不瞎,这算小问题,那什么算大问题?还有,媒体上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是真的么?杰明啊,你太让我失望了!”森是恨铁不成钢,但杰明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他总是抱着一丝期望,如今看到穆勒集团这般乌烟瘴气的景象,还是忍不住跺脚。

    杰明见森在众人面前不给自己台阶下顿时红了脸,当场开始顶嘴:“父亲,你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在我身上吧,您难道没有责任么?您之前那么高调的在媒体面前宣布复出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穆勒这个姓氏从来都是低调的,要不是您起的头,谁敢拿穆勒家的人做文章?”

    “你!你这个逆子!半点好事不做,倒是会推卸责任!以前媒体不敢拿穆勒做文章不是因为我们低调,而是我们问心无愧!你看看你现在都做了什么?你好意思么?杰明,你告诉我,你好意思面对穆勒集团上上下下的员工么?”

    森不断敲击着手里的拐杖,他想大骂杰明,让杰明趁早滚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做得再错,他也没有办法割舍。

    “父亲!”杰明还是不服气,他拧着眉头,心中充满了愤懑,会议室里还有那么多人呢,父亲怎么就一点儿都不顾及自己的面子?他到底是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

    森闭上眼,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后,睇着会议室里其他的人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无需太多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