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凤策长安 > 601、又见面了!(二更)
    南宫御月此时的日子并不好过,毕竟他之前被肖嫣儿算计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强撑着跟拓跋兴业打了一架更是受伤不轻,还要应付貊族人的追杀即便是有忠心跟随地白塔护卫们相助也还是有些吃不消了。而更让傅冷担心的却是南宫御月的心理状况。自从离开北晋军营与他们汇合之后南宫御月就变得格外沉默,长长一整天也不说一句话甚至连东西都不太吃。

    傅冷自然知道焉陀邑死了的消息,而且据说还是他们公子亲自杀的。傅冷也并没有如君无欢等人一般怀疑焉陀邑的死,因为南宫御月的脾气杀了焉陀邑确实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傅冷也不在乎南宫御月要不要杀焉陀邑,但是他显然没有想到焉陀邑的死竟然会对南宫御月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傅冷无计可施,想要将南宫御月带回青州。只是一来他担心神佑公主大约并不想要见到南宫御月,二来这次却是南宫御月自己不肯回去。于是,傅冷一行人只好带着南宫御月一边躲避貊族人的追杀一边寻找安全的地方落脚。

    “公子,快走!”倾盆的雨幕中,傅冷转身迎上了身后追上来的黑衣人,一边回头对南宫御月道。南宫御月站在大雨中,衣服头发早已经被大雨淋得湿透了。唇色也不知道是气血不足还是太冷了,泛着一层惨白,整个人看上去仿佛一抹游魂。他们身边此时并没有多少护卫,寻常人也挡不住那些身穿黑衣的追兵,傅冷不得不让南宫御月先走自己留下断后。

    “你们是冥狱中人?百里轻鸿拍你们来的?!”傅冷沉声道。领头的人笑道:“傅统领既然知道,何不罢手。百里公子说了,只要傅公子愿意投效,冥狱的副统领之位由你来做。甚至…就算是整个冥狱交给你统领也无不可。”傅冷冷笑一声道:“跟你们一样,做三姓家奴么?”冥狱的人却并没有被激怒,他们这些年给拓跋梁当打手,又按照投靠百里轻鸿甚至于别的势力也有过一些勾勾搭搭的牵扯,自然早就将什么名声品行抛在了脑后。只是冷声道:“总比傅统领明知道死路一条还要往上撞得好。白塔早就被南宫御月毁得七零八落了,跟着一个疯子能有什么前途?南宫御月杀了自己的亲哥哥,从今往后整个貊族再无他容身之地,就算你们想要寄人篱下,神佑公主也不会收留吧?”傅冷沉默不语,黑衣男子看了一眼还站在雨中并没有离去的南宫御月,嗤笑道:“看来傅统领的一片忠心要被白白浪费了啊。”傅冷回头看了一眼南宫御月,厉声叫道:“公子,快走!”南宫御月冷冷地扫了一眼对面的黑衣男子,方才的话他自然也是停进去了的。他不仅没有走,反而上前一步同时抽出了袖中的刀。见状,那些黑衣人倒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毕竟南宫御月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武功绝顶的疯子。这样的人就算知道他身受重伤也还是让人忍不住戒备忌惮的。

    南宫御月却没有跟他们闲聊的意思,冷哼一声,“废话太多。”眼前银光掠起直接越过了傅冷朝着对面的黑衣人扑了过去。

    片刻之后,南宫御月已经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躺了一地的黑衣人和满地的血水嗤笑了一声。突然脸色微变,南宫御月一口血吐了出来。

    “公子!”傅冷连忙上前扶住了南宫御月,“公子,我们快走。很快冥狱的人就会追上来了。”说起来他们是被貊族人追杀,但是真正追杀他们的主力却是冥狱的人。傅冷渐渐也感觉到了几分不对,百里轻鸿总不会是为了抓住公子去向拓跋罗请功才这么卖力的吧?

    南宫御月伤得确实很重,被傅冷抚着一路前行速度也贱贱的慢了下来。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又一路人马追了上来依然是冥狱中人。傅冷看着对面比方才还多了数倍的人马,脸色有些阴沉却还是坚定地挡在了南宫御月面前。南宫御月却突然伸手将他推开,“你走吧。”

    傅冷一愣,“公子。”南宫御月神色冷漠,漫不经心地看着他道:“本座不需要你了。”傅冷早就习惯了南宫御月这样变幻莫测的脾气,若是平常他大概真的会消失一段时间,等到公子心情好了再回来就是。但是此时傅冷却没有动,依然坚定地挡在了南宫御月面前。南宫御月微微眯眼,看着他的眼神里却没有半点动容之意。

    “国师好厉害啊,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能逃到这里来。”领头的黑衣人道,“不过,如今这天下虽大,国师又能往哪里逃呢?还不如束手就擒,让我们带回去复命。”南宫御月微微挑眉,“带回去?百里轻鸿让你们将本座活着带回去?”那黑衣人发出一声诡异地笑声道:“当然不是,公子的意思是带着国师的……尸体回去。”

    南宫御月把玩着手中的刀,在雨水的冲刷下方才染了无数鲜血的刀身依然明亮干净,寒光熠熠。

    “就凭你们?”南宫御月轻蔑地道。黑衣人笑道:“国师不必隐瞒,国师已经受了重伤吧?你还能坚持多久?还能站得稳么?”南宫御月冷声道:“试试看就知道了。”话音未落,南宫御月再一次提刀杀向了人群。傅冷望着在黑衣人中间穿梭的南宫御月,不知怎么的心中有几分不太好的感觉。平时公子也很暴躁而且戾气深重,但是像现在这样明明已经身受重伤却还要不管不顾的与人厮杀的时候却并不多。现在这样子…倒像是真的不想要自己的性命了一般。顾不得多想,傅冷连忙提剑冲了上去,与南宫御月一起跟那些黑衣人缠斗起来。

    南宫御月毕竟是身受重伤,那些冥狱中人也不是庸才。两人终于还是渐渐露出了颓势,一个黑衣人一刀砍在了南宫御月的背后,“公子?!”傅冷惊呼,躲避不及身侧一剑刺过来在傅冷胸口留下了一道伤痕。

    其他人见状,立刻抓住了机会对着两人又是一阵猛攻。南宫御月被人一掌拍飞了出去,落在了不远处的泥水之中顿时变得狼狈不堪。

    “公子!”傅冷连忙想要奔过去,却被人拦住了去路。倒是另一边两个黑衣人提着兵器朝着南宫御月走了过去,显然是不打算再留下活口想要先了结了南宫御月的性命。

    “公子!快走!”

    南宫御月挣扎着起身,单膝跪倒在泥水之中不停地咳嗽着。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他唇边溢出,滴落到跟前的地面上。

    周到南宫御月跟前的黑衣人谨慎地打量了他几眼,确定了南宫御月确实是没有了反抗之力。唇边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狞笑,伸手举起了手中的刀。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曾经的北晋国师就要死在他的手里了。这种激动的感觉让他心跳飞快,就连手都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

    这种抹杀掉一个绝顶强者的感觉,着实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体验的。

    刀被举到空中,随着男人狰狞快意地笑容一起麾下。

    “公子?!”傅冷绝望地叫道,奋力逼开身边的人想要扑过去救人却已经来不及了。

    “嗖!”

    雨幕中传来一声轻响,打斗中的人们几乎没有听到这声音。但是那举起的刀却迟迟没有落下。那人睁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了震惊和恐惧。刀从他手中慢慢滑落,砸落在了地上溅起一片水花。旁边的黑衣人这才看到那人地心口不知何时多了一支暗器。只是那暗器体积很小,他们又穿着一身黑衣,不仔细看几乎就忽略过去了。

    那人沉重地倒在了地上,依然圆瞪的眼睛与南宫御月对视着。南宫御月慢慢抬起头来,其他人也纷纷看向了道路的尽头。

    路的尽头走来了两个人,一个妙龄女子和一个老者。

    那女子穿着一袭红衣,胜利撑着一把油纸伞。容貌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丽,在这样一个大雨倾盆地天气出现在这种地方,跟让人觉得仿佛是山林中突然出现的精怪。雨水浸湿了她的裙摆,但是她却依然漫步走在大雨中悠然地仿佛在花园中散布一般。

    那老头子穿着一身寻常布衣,看着仿佛不甚起眼。但是在场的人却都发现了,他没有撑伞,跟在那女子身边头发和衣服完全没有如他们这般湿透了的感觉。周身上下凝结着一层淡淡的雾气,那些雨水仿佛根本沾不上他的身一般。

    绝顶高手!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阵,这绝对是一个比南宫御月这些人更加厉害的绝顶高手!

    有人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有人忍不住暗暗后退了两步。但是却谁也没有功夫再去关注傅冷和南宫御月了。

    “神佑公主?”领头的黑衣人的目光落在撑伞的女子身上,沉声道。青州附近能出现在这里的女子,容貌绝美,身着红衣,除了神佑公主还能有谁?

    楚凌一手举着伞,淡淡道:“冥狱?我们又见面了,幸会。”

    黑衣人警惕地盯着楚凌,“神佑公主这是要保南宫御月?”

    楚凌看了一眼地上的南宫御月,轻叹了口气道:“显而易见,不然…我来这里做什么?”

    黑衣男子冷笑道:“公主可真是宽宏大量,听说长离公子前段时间身体不适,其中就有南宫御月的功劳。没想到,公主竟然还能日夜兼程地赶到此处来救他。”楚凌垂眸,轻声道:“见笑了,不过这个人…我今天一定要带走。还请诸位行个方便。”

    “恐怕不太方便。”黑衣男子冷声道。

    楚凌微微勾唇,“那就不客气了,云老先生?”

    云老头看了看南宫御月见他还没有倒下去暗暗松了口气,口中却不满地道,“老夫一把年纪了,还要来替你们这些年轻人收拾烂摊子,当真是师门不幸,师门不幸啊。”楚凌和南宫御月显然都有对他的抱怨不感兴趣,又云老头和傅冷拦着那些黑衣人楚凌也不用急着上前掺和而是撑着伞走到了南宫御月跟前。

    南宫御月望着眼前的楚凌,楚凌也在打量着南宫御月。

    好一会儿,南宫御月方才冷声道:“你不是讨厌我么?何必多此一举?”

    楚凌淡淡道:“焉陀邑的死,总不能让人栽到天启身上。”

    南宫御月没问外传是他杀了焉陀邑又跟天启有什么关系,他现在什么都不想问,就连眼中都满是厌倦和茫然。楚凌确信,如果刚刚没有人出手,南宫御月可能真的不会反抗就这么让人杀了自己。

    “不想活了么?”楚凌俯身,打量着南宫御月淡然道。

    南宫御月挣扎着站起身来,转身往树林里走去。

    楚凌并没有跟上去,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手一掌拍了过去。南宫御月再一次飞了出去跌落在了积满了雨水的地上,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爬起来了。知道自己挣扎无用,南宫御月也懒得再白费力气。就这么趴在地上,只是侧过头看着漫步走过来的楚凌。楚凌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扭头去看不远处大雨中的混战去了。

    有云老头这样的绝顶高手那些黑衣人自然不是对手,但是很快又有人出现了。袖手旁观的楚凌挑眉望着不远处同样撑着伞漫步而来的百里轻鸿挑眉道:“今天这地方,可真热闹啊。”百里轻鸿微微蹙眉,看着楚凌道:“神佑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凌不解,“不知道驸马说的是什么?”

    百里轻鸿冷哼一声道:“你要救南宫御月?我可不知道神佑公主是这样心慈手软地活菩萨。”

    听出他话语里的嘲讽之意,楚凌无奈地道:“不是我要救南宫御月,而是…百里驸马难道不知道,这世上谁拳头硬就是谁说了算。很显然,南宫御月的靠山很硬,我也不得不来一趟啊。”百里轻鸿的目光落到了云老头身上,“是么?”

    “是呀。”楚凌答得十分坦然,半点也没有心虚的意思。

    百里轻鸿道:“就算是有这位先生,南宫御月今天也一定要留下。”

    楚凌笑道:“驸马不如先试试,还是说你将我师父也请来了?你就不怕…南宫御月在我师父面前说出真相么?”百里轻鸿神色淡漠,仿佛并不感兴趣,“不知道公主说得真相是什么?”

    楚凌笑道:“驸马何必跟本宫装蒜?南宫御月没有杀焉陀邑,还有谁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地杀了焉陀邑而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公主是说在下?”

    “难道不是?”楚凌笑问。

    百里轻鸿微微摇头并不解释,而是直接绕过了缠斗中地众人朝着楚凌和南宫御月走了过来。楚凌侧身一步挡在了南宫御月身后,“驸马这是还想再打一次么?”百里轻鸿冷冷地看着楚凌道:“公主这样,会让人怀疑你之前所说的合作的诚意。”

    楚凌道:“一码归一码,百里公子若要怀疑我也没有法子。只是不知道,师父是先找你麻烦还是先找我麻烦?”

    百里轻鸿眼神微冷,定定地望着楚凌。楚凌也不多说什么,含笑回望了过去。

    百里轻鸿轻哼一声,反手抽出腰间的剑就朝着楚凌身后刺了过去。楚凌轻笑,流月刀也握在了手中,刀身向上一挑拦住了百里轻鸿刺向南宫御月的剑,“在我面前杀人,驸马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百里轻鸿冷声道:“既然如此,就只能先解决掉公主再说了。”

    “解决?本宫不喜这个词。”楚凌道,手中的伞往上一抛,另一只手流月刀已经飞快的抢出了几刀直扑百里轻鸿的面门而去。百里轻鸿足下一点,飞快地向后退去。楚凌伸手接住了落下了的雨伞,没让自己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淋湿。、

    幽暗的树林中,另一边还在混战中。这一边的两个人却是各自撑着一把伞相对而立。耳边只有雨水哗哗,雨水如珠帘一般顺着雨伞的边缘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