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间医女:穿梭古今做代购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二王上钩
    云瑶几人看看天色不早,今天的收获也够了,便尽兴地打道回府。到了四王馆门前,几人下了车,方良玉却不肯跟云瑶回去,而是扭捏着说道:“云姐姐,我,我想去拜见一下拉古大叔。”

    “嘻嘻,什么大叔呀,你该叫岳父大人才对。”云瑶笑嘻嘻地将依蝶的东西分出来,叫个侍卫拿着,便一推方良玉道:“去吧去吧,我不等你回来吃饭了。”

    方良玉被她笑得脸通红,却还是坚定地跟着依蝶去了南漳驿馆。萧楚寒早就派人替他送去了聘礼,他跟依蝶的事算是定下了,遇到未来岳父,怎么能假装不知道呢。

    大牛帮着把云瑶买的一堆东西拿下车,问道:“良玉真的打算搬来这里住?你呢,你也想住到这里吗?”

    “我?我才不呢。”云瑶想都没想便摇头道:“这里的环境对良玉的身体有利,他这才决定要搬过来,我来这儿做什么?银子有他去赚就够了。”

    “对了,大牛,你现在也有神王城的户籍了,有没有考虑搬过来住?”云瑶随口问道。

    大牛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这人野惯了,不喜欢受拘束。等办好了雪音的事,我就回李家村去种田打猎,好好孝敬爹娘。”

    大牛深深看了云瑶一眼,飞快地隐藏了眼中的情绪。小小的李家村里有他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他真的想回去了。

    几人说着话已经进了西凉驿馆,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云瑶此行的目的便是为了那两块玉勾,既然神王对她没有恶意,她也该找萧楚寒商量一下行动计划了。

    南宫墨跟萧楚寒关起门来说了半天的话,这会儿也早就离开了。他如今身份不同,不可能再如从前那般随意了。

    云瑶将买来的东西给几人分了,萧楚寒听说她回来了,也早就找了过来。

    “云儿,既然你的身份已经暴露,再住在这里已经不合适了,后面花园里有处小楼,我让人收拾出来了,你搬到那里去吧。”

    云瑶想了想,便点头道:“也好,我这就收拾一下搬过去。”

    见屋里没有外人,云瑶便很随意地问道:“你跟东泽和北荒王见过面了?有没有问问他们玉勾的事?”

    萧楚寒摇头道:“我今天上午倒是见了他们一面,只不过当时人多口杂,不好说这件事。云儿你别急,等明天觐见神王之后,我私下再去找他们,一定会拿到你要的东西。”

    这件事云瑶可是一点主意都没有,全都要依靠萧楚寒,听到他有成算,也便点头道:“你放在心上就行,我等你的消息。”

    说话间,云瑶已经把东西整理好,萧楚寒叫来几个人帮她搬家,随口问道:“今天玩得开心吗?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云瑶对把他一个人扔在驿馆自己跑出玩的事正觉得有些亏心呢,见他问起,连忙把下午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又告诉他方良玉打算买个宅子常住神王城。

    萧楚寒听完略一思索,便点头道:“也好,这件事我让人去办吧,一定尽快帮他找处合适的地方。”

    “你有办法最好了,今天我们去找牙行的人,那家伙推三阻四的,说是年后才能给我们消息,我看他一定是看我们真心要买想要趁机抬价。”云瑶想起那牙子的嘴脸,不由得撇了撇嘴。

    萧楚寒扶着云瑶走上楼梯,笑着解释道:“那倒不一定,神王城里的宅子确实不太好买,现在是年底,一般的大宗交易都停了,那人倒不一定是诓你。”

    “真的?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等你的消息。”云瑶说着,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跑去查看自己的房间。

    这小楼只有两层,每层只有两个房间,布置得很是简单,还没方良玉在祈云镇给她准备的住处好呢。

    “神王可真小气,这驿馆也太随便了,凑合着住吧,反正没几天咱们就回去了。”云瑶摇了摇头,找了张椅子自己坐了,萧楚寒也在她身边坐下。

    “这倒不关神王的事,驿馆是在他登位前就修好的。”萧楚寒替白魇解释了一句,便说道:“你先休息吧,我去找人安排买宅子的事。”

    萧楚寒走到门前,又回身说道:“云儿,我怀疑驿馆里被人安插了探子,为了你的安全,还是不要找外人来服侍了,你有什么需要让雪音去找凌波便好。”

    云瑶本来也不习惯让别人伺候,便很干脆地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云瑶将自己的战利品拿出来一一分类,又想着要给佩佩他们买些什么礼物,拉着雪音在小楼上说起了私房话。萧楚寒下楼后便叫来凌波,让他安排人手寻找合适的落脚点。借着方良玉买宅子的机会,他也要将自己的人安排下去。

    方良玉见过拉古,跟他说了自己的打算,得到了老丈人的支持。拉古看着方良玉越看越满意,拉着他吃完晚饭这才放了回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萧楚寒便跟其他几个王爷一起出门去拜见神王。

    神王这次倒没放他们鸽子,一一接见了几人,对东泽跟北荒王,他只是稍稍勉励了几句便让他们走了,却将南宫墨和萧楚寒留了许久。

    南宫墨先出来的,因为神王中午还要赐宴,他也就没有离开,而是跟那两个王爷坐在一个小亭子里随意闲聊了起来。

    北荒王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那身板强健无比,比南宫墨高出差不多有一头来,说话声音也很是响亮。

    “南宫兄弟,恭喜恭喜啊!这次你南宫一族重掌南漳,本王没能亲自去道贺,等下回去便补上一份贺礼。”北荒王说着,很是随意地拍了南宫墨两下,手劲大得他直呲牙。

    “雪兄客气了,应该小弟前去拜访你才对,只不过最近事情实在是太多,便给耽搁了。”南宫墨连忙往旁边挪了挪,嘴里却客气地回应着。

    北荒王名叫雪天傲,久居北荒冰雪之地,对南漳的温暖气候很是羡慕。因与西凉王交好,他也知道南宫墨手里有不少粮食。他那北荒最缺的便是食物,这会儿刻意交好,却是对他手里的粮食有很大的兴趣。

    只不过这才是两人第一次会面,总不好一开口就跟别人谈这件事,是以他才刻意跟南宫墨交好。

    东泽王吴思禹对南宫墨倒没什么兴趣,但大家地位平等,又分管着大荒的四州,便也跟他们一起坐着闲聊。

    南宫墨从前一直在江湖上厮混,自然不缺少跟人打交道的经验,不多久便与二人熟稔起来,相约这几日在神王城中一同游玩。

    雪天傲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便试探道:“南宫兄弟,听说你手里有一块宝地盛产粮食,什么时候带哥哥去见识一番?”

    南宫墨眼神一闪,便打着哈哈说道:“雪兄这可就难为小弟了,我才刚刚接掌南漳,朝中的事还没理顺,哪儿顾得上去找什么宝地?”

    雪天傲啧了一声,假装不快地说道:“你就别瞒我了,萧王爷可都跟我说过了。怎么,怕哥哥我白拿你的好处?我那里别的没有,皮毛山货绝对不少,肯定亏待不了你。”

    南宫墨苦笑一声,道:“哎呀,这个萧王爷,我好意送他粮食,他倒转手把我给卖了。”

    听他承认了,雪天傲和吴思禹同时眼睛一亮。

    整个大荒只有神王城适宜种植,不过出产的粮食都掌管在长老院手中,想要的话就要付出代价。他们两个为了治下百姓,这几年可是让出了不少手中的权利,要是南宫墨能给他们提供粮食,那北荒和东泽从此便可以挺起腰板,不再受长老院控制了。

    “南宫贤弟,不知你那宝地在什么地方?愚兄也没什么大事,不如我们年后结伴同游,一起去看看如何?”吴思禹略思考了一下,便谨慎地提议,雪天傲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哎呀,你们这可就难为我了。”南宫墨笑着摇了摇头,道:“那是小弟从前流落在江湖上时偶然发现的一处丛林,地处西凉与南漳交界,离二位的王城路程可都不短。二位要去玩耍小弟自然是欢迎的,可是这一来一去,怕不要耽搁个把月的时间,二位老兄经营日久自然无妨,小弟我可耽搁不起啊。”

    南宫墨虽有些夸大其词,但那两人仔细想想,这次岁末朝贡就要耽搁大半个月,他们也真的走不开呀。

    “唉,这就太可惜了。”雪天傲一拍大腿,叹道:“我还说去你那里看看,有什么好的种子也拿回我北荒去试种一番呢。”

    说完,他又眼露希冀地对南宫墨问道:“南宫兄弟,我那里雪化得晚,你有什么好种子不要藏私,给哥哥也送点过来,哥哥绝对亏不了你。”

    南宫墨看着这粗豪的汉子,不由得哈哈大笑道:“雪兄,我那里确实有些高产的种子,亩产可达千斤以上,只是不适合在北荒种植啊,小弟也爱莫能助。”

    亩产千斤以上?雪天傲跟吴思禹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惊喜的神色。

    “南宫贤弟,北荒不合适,东泽的气候跟你那里可差不多,不知是什么种子,可否让愚兄见识一番?”吴思禹急切地问道。

    南宫墨见这二人上了钩,更加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道:“二位兄长,你们与其来找我,不如去求一下西凉王。我的好东西可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