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锦绣女娇医 > 第284章 傻狍子一般的段大帅
    荣音和段寒霆刚上了车,挥手要跟众人道别,就见一个身影忽然从小树林里冲了出来,直冲段夫人跑过去。

    段大帅的身形如一只冲出牢笼的猎豹,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堪堪在段夫人面前停下脚步,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瞪大眼睛,“你,有了?”

    荣音和段寒霆的手僵在半空之中,不晓得父亲因何突然在这里出现。

    段夫人则更懵。

    离婚后发现自己怀了孕,她用了足足一天半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说服自己把这个孩子留下。

    就是怕被段大帅知道,所以她借着游历之名东躲西藏,胎儿稳定了才敢回到枣庄,连儿子儿媳都瞒着没有告诉,没曾想被他撞了个正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段夫人表情扭曲,如同吃了一只死苍蝇。

    段大帅自然不会说是因为想你了这样肉麻的话,他现在的关注力都集中在了段夫人的肚子上,眼底一片赤红,“这孩子是谁的?你和哪个男人的?”

    “关你什么事,管得着吗?”

    段夫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一点好脸色也不给他。

    段大帅又惊又怒,气得脸色都跟着铁青起来,“你厉害啊阮凤仪,前脚刚跟我离婚,就立马找了下家了?你实话实说,是不是因为在外面有了奸夫,给老子戴了绿帽子怕我不饶你们,所以才一定要跟我离婚的?没想到啊,肚子里孩子都这么大了,这奸情不是一天两天了吧,那奸夫谁啊,是这个男人吗?”

    他抬手一指陈伯庸,见他站在段夫人身边,自然而然以为他就是奸夫。

    突如其来的指控让众人都变了脸色。

    “你胡说八道什么!”段夫人气得推了段大帅一下,想抽他。

    方小芸挽着陈伯庸的胳膊,声色俱厉,“这是我的丈夫,请你放尊重一点。”

    见段大帅的神色愣了愣,荣音下了车,忍着气道:“父亲,这是我师父陈伯庸,师娘方小芸,最近才来到北平,专门为母亲安胎的。”

    听到“最近”一词,段大帅的表情立马变得好看了许多,知道自己是误会了,老脸有些讪讪。

    陈伯庸、方小芸……这两个名字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猛地放大瞳孔,“二位便是大名鼎鼎的陈氏伉俪,陈大夫和方大夫,真是失敬失敬。”

    他的脸前后变化太快,方小芸余怒未消,根本不想理他,陈伯庸也愣愣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只是下一刻,段大帅脸色又沉了下来,“那奸夫是谁?今天既然被我撞见了,你也不用藏了,我倒要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搞我的女人。”

    他一口一个奸夫,气得段夫人脸色阵青阵白,头顶都冒了青烟。

    没等她发作,段寒霆先按耐不住从车上走了下来,将母亲拨到自己身后挡在她的身前,“婚都离了,父亲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段大帅吹胡子瞪眼睛,瞪着儿子怒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这个当儿子的,不盼着自己爹妈好,还敢瞒着我帮你娘暗度陈仓,你安的什么心?你就这么想要一个后爹,想添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你脑子是进水了吧!”

    段寒霆冷冷一笑,“同父异母的弟弟您也没少给我生,再多一个又有何妨?”

    “你——”段大帅举起巴掌,被段夫人一把握住手腕。

    她挺着肚子站在段大帅面前像护崽的母鸡一样气势十足,“干什么!又想打我儿子?你打他那一顿鞭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要不是因为你那顿鞭子,他打仗至于那么艰难?差点从鬼门关上走一遭。要不是有阿音照顾着,你儿子都没办法活着从前线回来,你要是这么不在乎孩子,那以后就少管他的闲事。”

    段大帅被夫人噎的不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脸上有些挂不住。

    放下手,他叉着腰道:“你先别跟我扯别的,先说说你肚子里这个崽,到底是谁的种?”

    “反正不是你的,跟你没关系。”

    段夫人硬邦邦地甩给他一句,白他一眼,懒得跟他再废一句话,转头对段寒霆道:“天色不早了,别再这儿耗着了,赶紧上车吧。"

    “不行,不能走!”

    段大帅挡住儿子的去路,瞪眼道:“先跟老子说说,你那后爹到底姓甚名谁,我去会会他。”

    段寒霆冷冷道:“他跟您一样,不是什么好人,没有见面的必要。”

    说着,他带荣音上了车。

    “……”

    段大帅不满地盯着儿子的背影,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不过……他脑袋突然抖了一下机灵,忽然醍醐灌顶了一般,猛地抓住了段夫人的胳膊,盯着她的肚子问道:“你现在,几个月了?”

    段夫人一脸嫌弃地拍开他的手,“关你屁事。”

    段大帅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肚子,这鼓的程度怎么也得五个月以上了……

    他愈发激动,“告诉我,到底几个月了!”

    段夫人不想回答他,好像一说出来月份就等于承认了某些事情一样,让她怎么都有些不爽。

    段舒岚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您看不出来吗?六个月了。”

    六个月……

    段大帅在心里数算了一下,几乎是瞬间回想起了年前和夫人共度的几个良宵,气血顿时从胸腔翻涌上来,足足呆了半刻,继而涌上莫大的欢喜。

    他瞳孔放大,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段夫人,“这孩子,是我的?”

    段夫人蹙眉,“我说了,这孩子跟你没关系。”

    “放屁。”

    段大帅现在一点也不信她了,“六个月前咱俩还没离婚呢,除了我你还跟谁上过床?”

    众人听着这露骨的话,都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

    段夫人耳朵尖肉眼可见的变红了,气急败坏地踢了段大帅一脚,“你要不要脸?”

    这一脚不光踢在段大帅的腿上,还踢在了他的心上。

    段大帅乐的过去亲了段夫人一口,“我媳妇太厉害了,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怀上,老子牛啊!”

    段夫人看着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简直哭笑不得,“段文忠,你脸皮还能再厚一点吗?我怀孕,是我这块地土壤肥沃,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

    “哎,这话就不讲道理了,你这块地肥沃不假,说明老子耕种能力也厉害啊。”

    这话题越聊越歪了,段寒霆干咳一声,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这老两口能不能注意一点,丢人呐。

    饶是段夫人各种否认,段大帅已经认定了她肚子里的种是他的,沉浸在老来得子的喜悦中,抱着段夫人就兴高采烈地往家里跑,跟傻狍子似的。

    翌日荣音给老宅打了个电话,问家里情况怎么样了,方小芸抱怨道:“甭提了,你那个公公真打了鸡血似的,引吭高歌了一晚上,我都怕他吓着孩子。”

    荣音忍不住笑,“老来得子的喜悦,也算正常,没把房顶掀了就不错了。”

    方小芸咋舌道,“傻憨傻憨的,真不像统领一方的大帅。不过你婆婆也没给他几分好脸色,婚都离了,一个前夫非要跟她同床共枕,换谁也不依啊。”

    “同床共枕?”

    荣音差点被嘴里的橘瓣噎到,忙对方小芸道:“师娘,您可得看着点,我那公公高兴起来不管不顾的,别让他伤着我婆婆。”

    “放心吧,我有数,他要是敢动手动脚,我才不管他什么身份,直接把他赶出去。”

    方小芸对段大帅没什么好印象,话说起来一点也不客气。

    知道师娘的脾气,荣音笑着应是,要是把她惹急了,她真能把段大帅轰出去。

    电话那头闷了会儿,方小芸道,“你和则诚也成亲一年了,你婆婆这都怀上了,你这肚子怎么还半点动静都没有?”

    这话戳中了荣音的心事,手里的橘子顿时变得不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