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河神新娘 > 第一百零五章凡胎
    霓裳把脉良久,才将指腹从鹿玖玥的手腕上移开。

    她本就是个面色“清冷”的人,所以,从她的表情之中,也看不出这结果是好是坏。

    “夕颜,把那糖水鸡蛋趁热给她吃了,一会儿该凉了。”霓裳没有直接说鹿玖玥的情况,反而是让我先将糖水鸡蛋给鹿玖玥吃。

    我想着,必定是把脉的结果不大好吧。

    “凤主,我腹中孩儿,可好?”鹿玖玥没有接我递给她的瓷碗,而是直勾勾的盯着霓裳。

    那眼中满是担忧之色,想必,若是孩子有什么事儿,她必定不会原谅自己。

    “你这孩子,不是妖胎。”霓裳的一句话,让我顿感诧异。

    鹿玖玥是鹿妖,她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妖胎?

    “这并非是什么匪夷所思之事,若是你的夫君是个凡人,那么便有可能生出凡胎。”霓裳看着鹿玖玥。

    鹿玖玥凝眉,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如今的她,对凡人已经有了些许抵触,可结果她自己怀的却是个凡胎?

    “你已足月,好好养着吧。”霓裳说罢,就侧目看向了被我放在床榻侧边的媚儿。

    媚儿还在昏睡,就如初入盛京那次一样,只怕又是要渡些灵力给她,才能让她幻化出人身来。

    “给她灌点热汤,别冻死了。”霓裳说完,就朝着屋外走去。

    我一听赶忙给媚儿仔细的掖好被角,一边示意鹿玖玥吃糖水鸡蛋,一边给媚儿盖上被褥。

    “来来来,大家来吃挂面吧,趁热吃。”厅堂外头传来了老蚯的声音。

    这倒是好了,我去给媚儿盛了一碗面汤来,抱着她,给她灌下。

    她此刻,能吞咽,但是并不睁眼。

    为她喝好热汤,我又给鹿玖玥盛了面条,她呼啦啦的吃着,好似胃口不错,连续吃了三碗,才打了一个嗝,停下了筷子。

    “吃饱了,要不要下来走走?”我望着她,想让她在屋里屋外走走熟悉一下这里,并且,同老蚯他们认识一下。

    不过,鹿玖玥却摇着头,我没有勉强,端着空碗就出了屋,并且,替她将屋门关上。

    “你也饿了吧,这个给你。”冥北霖亲自替我盛好了一大碗面,见我出来,立即将碗递给了我。

    “我没有什么胃口,你问问霓裳饿不饿。”我朝着霓裳的屋子看去。

    “霓裳那,老蚯已经给她端了一碗。”冥北霖手中端着瓷碗,目光柔和的望着我。

    “那就给师姐吧。”我说完,拿着空碗去洗。

    老蚯连忙开口对我说:“这些碗筷放着吧,一会儿,我一道洗咯。”

    “老蚯,你也辛苦了,我来吧。”我说着,就将锅子和碗筷都洗了。

    洗完刚摆好碗筷,就觉得身后有一股子寒气袭来,不必回头看,我就知道冥北霖此刻必定就立在我的身后。

    我擦拭着灶台,没有回身。

    “你,你,你师姐,把我的意思,都告诉你了么?”冥北霖说起话来,居然也会磕巴,好似很“忐忑”。

    我想起师姐说的,她留下帮冥北霖,让我跟着师兄走。

    还说,这是她和冥北霖两个人的意思。

    “你可愿意?”冥北霖顿了顿,又开口问了我一句。

    我的眼眶有些微微泛酸,很想回一句“好”,可是却如鲠在喉,说不出口。

    “楚夕颜,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我?”冥北霖向来是牙尖嘴利,如今却说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之前,还口口声声说我欠他的,一定要帮他修庙宇,如今找到心上人后,便有我,没我都无所谓了。

    “神君?”我略微哽咽。

    “夕颜,你吃过了吗?”我正想开口,师姐的声音却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立刻抿了抿嘴唇,微微深吸了一口气。

    “师姐,我不饿。”我说着,微低着头,转身就朝着厅堂外头走。

    “楚夕颜?”冥北霖想要叫住我。

    “让她好好考虑考虑吧。”师姐不等我开口,就对冥北霖说了一句。

    冥北霖立在原地,望着我,我大踏步的走到了厅堂里。

    老蚯还在厅堂里坐着,我无处可去,准备回屋陪鹿玖玥和媚儿。

    “夕颜,去陪着师兄吧。”师姐在我准备回房时,开了口:“你若陪着师兄,师兄必定能好的快些,快去吧。”

    师姐这口吻,不是在同我商量,而是有些命令的味道。

    她想撮合我和师兄,这让我心生抵触。

    “我累了。”我回了一句,径直朝着鹿玖玥所在的房间走去。

    “夕颜?夕颜?”师姐的叫声传来,我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

    “姑娘,你怎么了?”鹿玖玥原本坐在床榻边上,看着媚儿,我突然闯进来,吓了她一跳。

    “无事,就是想进来休息休息。”我敷衍的说着。

    “夕颜?夕颜?你开开门,我有话要对你说。”门外师姐轻轻敲着门,我却有生以来第一次,不想听到师姐的声音。

    “我真的累了,要睡了。”我随口回了一句。

    “还未天黑,你睡什么觉?”师姐不死心,还在门外问着。

    “昨夜,一夜未眠,如今困乏的很,不说了我真的睡了。”我说完,就反手拴上门栓,然后无论师姐再说什么,我都不再回应。

    “姑娘,来,你躺下歇着。”鹿玖玥说着,抱着媚儿往床榻里头挪了挪,给我让出了一个位置。

    “叫我夕颜就成。”我有些疲惫的对鹿玖玥说了一句,然后脱下外衣褂子,便躺在了床榻上。

    因为媚儿之前躺过,所以还暖暖的。

    躺下没多久,我蜷着身体,还真的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唔唔唔!”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奇怪的号角声,隐隐约约传入我的耳中。

    我蓦然睁开眼眸,四周一片血雾蒙蒙。

    “噩梦?”

    我在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因为,这个梦就好似我的心结一般,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我甚至能清楚的记得,这梦中的每一个细节。

    先是号角,然后是血雾,紧接着,便是满地的尸体?

    垂目,果真,我的脚下躺着数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一次,我大着胆子蹲下身来,发现,死的这些人,都是女子,她们双目圆瞪,好似死不瞑目。

    我望着她们的脸,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袭上心头。

    “嗒嗒嗒,嗒嗒嗒!”

    不等我再思索什么,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就从远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