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贤妃黑化指南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早产
    景灵城中一时流言四起,有说苏凝雪仗势欺人的,有力挺苏凝雪,认为苏凝雪进退得体是难得的大家风范,最合适的贤优王妃。

    而苏凝雪面对这些,只是置之一笑。

    几天之后,苏府忽然传来玉和早产的消息。玉和与刘氏在颐寿园里起了争执,刘氏步步紧逼,玉和又寸步不让,听说刘氏一怒之下推了玉和。

    玉和当即下身出血,目前还在急救中。

    苏凝雪得到消息,急忙带着钱伯回府,钱伯的医术她是信得过的,可到了苏府才知道,苏剑彬已经安排了两个大夫照顾。

    人关进屋子都快半个时辰了,只听玉和一声声地叫喊,其余的动静半点没有。

    “父亲,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今天皇上宣我进宫,我也是听到消息后刚刚赶回来。”

    苏凝雪将视线落在苏凝蕊身上,素锦会意,将苏凝蕊请过来。

    “见过贤优王妃。”

    “不用客气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玉和不是一直被你爹保护着嘛,怎么去了颐寿园?又怎么跟你娘起争执的。”

    苏凝蕊低垂着脑袋,恭敬道:“王妃有所不知,自妹妹去世后,爹爹挂念娘亲身子,一直宿在娘亲屋里。这本也相安无事,玉和姑娘不是个挑事儿的主。

    但今天祖母忽然叫玉和姑娘过去,寻了大夫给玉和姑娘看脉。玉和姑娘去了没多久,爹爹就带着娘亲去给祖母请安,两人碰上了。”

    刘氏刚死了闺女,玉和却要生孩子。

    刘氏心里能好受嘛,她认为是玉和的孩子克死了自己的闺女,所以对玉和破口大骂,玉和性子柔柔的,原本吧,忍了就忍了。

    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被刘氏骂了几句后竟然开始反驳了。

    连苏剑彬都震惊了,一时未留神让刘氏跑过去,一把推倒了玉和。

    玉和出血的那一瞬,苏剑彬是懊悔的,可惜,再多的懊悔也抵不上失去苏凝悠的痛苦,他对刘氏没有半分责备,只能自己在这儿苦苦煎熬,祈求玉和熬过这一关。

    这一等,便是足足一个时辰。屋里的血水端出来一盆又一盆,两个大夫都出来轮流出来休息过几次。苏凝雪很想将钱伯换进去,可想到因为苏凝语的事,苏剑彬对她已没了信任,她终究忍着没提。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屋里忽然传来玉和一声凄惨的呼喊,随即没听到孩子啼哭,反倒是玉和,哭得撕心裂肺。

    “孩子!我的孩子,啊!!!”

    “大夫!大夫,里面怎么样了?”

    这一声仿若将苏建彬的心揪紧了,他再也顾不得其他,冲过去拼命的拍门,产婆将门从里面拉开,怀里抱着一团小小的包被。

    那是玉和早就亲手为孩子缝制的,苏建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激动地连忙抱过孩子,却见孩子双眼紧闭,没有一点反应。

    “稳婆,这,这是......”

    “苏家老爷,实在抱歉,孩子尚未足月,我们已经尽力了。”

    苏建彬脸上的笑容霎时僵住了。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玉和的身子一直很好,就算早产,孩子也该没事的。”苏建彬说着,手不停地晃动怀里的孩子,企图将孩子唤醒。

    稳婆不忍心看下去,只能求救的看向苏凝蕊。

    “爹。”苏凝蕊走过去,试图抱过他怀里的孩子,苏建彬却猛地一下退开,“你别碰他,他现在还小,他或许只是怕生,让爹再抱一会儿,他会醒过来的。”

    “爹,玉和还在里面,她也需要您。您将孩子先给我,我带他去洗洗,再给你们送过来可好?”

    苏建彬略有犹豫,但到底是自己亲生闺女,他将孩子递过去。苏凝蕊小心地接下,示意稳婆扶苏建彬进屋里。

    苏建彬脚抬了又放下,放下又抬起,竟没有踏进去的勇气。

    他自欺欺人又如何,他装疯卖傻又能怎样?

    他骗得了所有人,骗不了自己那颗心。

    他愧对玉和,若不是他......一行泪从他眼角滑落,屋里,玉和的哭声已经归于低吟。他们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无声地,为了这个来不及看一眼世界的孩子哭泣。

    曾经他们的爱情多么美好。

    哪怕只能养在外面,哪怕无名无分,那时候他们真心相依。世俗的眼光,年龄的差距,身份的悬殊,他们从未放在眼里,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有彼此。

    可玉和来到苏府后,她本该在怀孕期间接受最好的照顾。苏剑彬给她的却只能是短暂的陪伴和一次次委曲求全。

    苏剑彬甚至想不起来,上一次玉和对他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

    “爹,进去看看吧。”

    “不必了。我想好好休息,苏老爷,苏小姐若没什么事还请回吧。贤优王妃在吗?老爷若还可怜我,请让我见一见王妃和我那可怜的孩子。”

    屋里,玉和忽然开口说道。

    苏剑彬回身看苏凝雪,苏凝雪点了点头。

    她其实也正想进去看看玉和呢。苏凝蕊将孩子交给她,她刚走进去,身后的门便再次合上。

    屋里浓浓的血腥味尚未散去,负责接生的两个大夫累坏了,坐在地上背对背靠着大喘气,额上的汗珠还一直冒个不停。

    “王妃娘娘。”玉和虚弱地唤了一声,苏凝雪收回打量的目光,走到她身边,将孩子放进她怀里。

    “还没机会看一眼吧。是个挺俊俏的公子,只是可惜了。”

    “王妃,我晚了,终究是我晚了一步,我早该进苏府时就像您求救,或者...我压根就不该来。我以为他会护我周全,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胜过一切。

    可我却忘了,名不正言不顺的那个人一直是我。我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凭他对我一时的喜爱吗?”玉和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怀疑刘氏动了手脚?”

    玉和瞥了坐在地上的大夫们一眼,其中一人看懂提示后道:“回王妃娘娘的话,这位姑娘身体底子虽然不错,可似乎一直长期服用活血或刺激性的药物。

    这类药物在孕期少量服用,根据孕妇的身体情况不同,反应也不一样。这位姑娘就是因为身子好,所以一直不曾表现出来,下药之人想必也刻意调节过剂量。

    但一旦母体受损,这些药物长期导致的问题就会一下子显现出来,刚才姑娘血流不止便是,还有那孩子,王妃可以打开襁褓看看。”

    苏凝雪扯开孩子的包被,顿时惊了一下,孩子的下半身居然是连着的,好似美人鱼一样,可又偏偏生了两只小脚。

    “这种畸形儿童,多半就是受刺激药物影响。王妃娘娘,下药之人心思颇重,她想让姑娘生下孩子却不是个正常的孩子,又或者她期望姑娘在生产时,失血过多而死。”

    “那刚刚怎么止血的?”苏凝雪问。

    玉和的丫鬟连忙从一旁端来一个锦盒。“这是早些年,老爷在外做生意带回来送给姑娘的千年老参。这次我们过来,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带,就带了这支参,没想到能救姑娘一命。”

    千年老参,,确实是续命止血的良药。

    苏剑彬一时大意害了自己的孩子,却又冥冥中救了玉和一命,这何尝不是缘呢。

    “你希望我怎么做?”

    “玉和不敢求王妃插手,也绝不愿将王妃扯进这件事里,只有一件事,希望王妃能住玉和一臂之力。”

    “你说。”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苏凝雪并不介意帮助玉和。

    毕竟早前她答应了玉和,只是没想到事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再发生改变。

    玉和靠在她耳边小声低语几句,对苏凝雪而言确实都不是难事,她想也未想便全答应了。出去时,苏剑武问她在屋里说了什么,苏凝雪没有隐瞒。

    发生在苏府的事情,以后苏剑武总会知道的。她现在告诉苏剑武,也是希望苏剑武在有所察觉时,不要坏了玉和的计划。

    苏剑武眉心蹙了蹙,让他帮着一个外人算计自家人,真是挺为难他的。

    可说到底,确实与他无关就是了。

    都是苏剑彬的家事。

    “小姐,您为何这般帮玉和呀?”回去的马车上,玲拢好奇地问道。

    苏凝雪也说不清楚原因,或许是因为上一世她那个没出生的孩子,让她无法做到拒绝一个痛失孩子的母亲。又或者,是因为她跟刘氏之间的恩怨。

    苏凝悠的事情能不能调查清楚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她跟刘氏之间的恩怨越积越深。

    这一次就算她不顺水推舟给玉和一个机会,以后她只怕也得亲自动手收拾刘氏,既然如此,还是顺水推舟好了。

    “停下!”

    苏凝雪正想得出神,忽然马车被人一声呵斥,赶马的小伙子当即拉住缰绳,马儿扬蹄来了个紧急刹车,苏凝雪等人非常悲催地都撞在了车厢上。

    “小姐,您没事吧?”

    “王妃恕罪,事出突然,小人--”

    “没事没事,出什么事了?”苏凝雪被素锦玲拢拉稳,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