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龙婿大丈夫 > 第九百三十一章 灰白一体
    通过几个时辰的观察,人们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阴山老祖一个时辰是到处觅食,不管是鸡鸭鱼肉还是人畜牛羊,它全部来者不拒。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不挑食的乖宝宝。

    而此时,阴山老祖已经进入了消化状态,也就是接下去的一个时辰,它都不会动弹,这时候就算攻击它,也没多大意义,因为它的再生能力在这个时候是最强的。

    “这次是你亲自当诱饵么?”白骨哀说道,她此时同李雨果在一块儿,正在怀县的屋顶观察着远处的肉团。

    李雨果看着白骨哀,那些相处的日子历历在目,他点了点头,没说话。

    如此沉默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全身都不舒服,白骨哀苦笑了一笑:“还在生气?”

    “没有气,哪来生。”李雨果说道。

    李雨果的话虽然不多,但话语却像是一根根钢针一样,刺扎在白骨哀的心中,她十分难受,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鲜血沥沥落下。

    这一刻白骨哀是多么想跟李雨果澄清,自己当初并不是故意欺骗他,奈何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而这误会,或许以后都找不到办法解开吧,白骨哀看着李雨果的侧脸,他依然是那么坚定,没想到一眨眼,李雨果竟然变成了通明寺的人,他还是自己认识的李雨果么?

    白骨哀叹了口气,心中复杂,却也不想再去多想,因为徒劳的多想,只会让她心里更难受罢了。

    “小白。”李雨果看向了白骨哀。

    白骨哀一愣:“嗯?”

    李雨果笑了:“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刹那间,白骨哀如同被雷击了一样。

    她身子一颤,竟然开始簌簌发抖了起来。

    她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她嘴唇一抖,嘴唇忍不住就轻轻颤动起来。

    她声音一哑,用几乎哭腔的语气说道:“谢,谢谢……”

    “谢什么,不管以前如何,现在我们各自有各自的道路,以后还会有合作的机会的。”李雨果说道。

    此时的李雨果,也是放下了心中的一些怨念,他转而一想,其实也没必要气愤,毕竟人都是有自我意识的动物,人之所以称之为人,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他们都是自己的主人。

    难道说白骨哀呆在自己身边就万事大吉吗?

    不,这对白骨哀不公平,白骨哀也是人,她也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既然现如今李雨果知道了白骨哀的目标是成为教主,那就只有祝福她。

    他有资格怨恨白骨哀么?

    不,他没有,因为白骨哀当初也只是李雨果名义上的丫鬟,俩人的接触,甚至于连拉手也很少,更不用说是亲吻,又或者更加进一步的发展了,所以两个人的关系,更类似于恋人未满,朋友之上的一种情感。

    既然恋人未满,李雨果也就不属于白骨哀,同样的白骨哀也不属于李雨果,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目标,各自的人生理想,若是以此为要挟,去命令另外一个人跟着自己的脚步走,那就太自私了,简直就是人渣,而且是那种特别遭人憎恨的“冠冕堂皇型人渣”。

    这种人渣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以什么“大义”、“友情”、“爱情”为工具进行绑架,特别的自私。

    这几个月来,李雨果也想明白了,当初自己为何会想要帮助白骨哀?还不是因为白骨哀的模样和云纤尘姐妹一模一样,但她是云纤尘么?

    不,她不是,就算那她骨子里是,但却没有了和李雨果前世相处的记忆,那不过就是一具躯壳而已,李雨果若是强行的将她锁在自己身边,那就自欺欺人了。

    既然不是,李雨果就应该尊重彼此,两人既然现在都在不同的地方效力,那就是各自有各自的发展,应该互相尊重才是,而不是去苛责。

    所以李雨果想明白了,他也放开了。

    “少爷。”白骨哀嘴唇颤抖了一下,“谢谢你。”

    “哈哈,现在你是圣女,也不用称我为少爷,咱们是平等的,若是你心里过意不去,回头你请我吃一碗牛杂面如何?”李雨果笑道,笑的十分豁达,十分开朗。

    “当然没问题。”她说道。

    李雨果深处了两根手指:“要加两个煎蛋!”

    “还有牛杂双份!”白骨哀接下李雨果的话茬说道。

    “哈哈,对对对……”两人相对而视,一时间气氛也活跃了起来。

    片刻之后,远处的情况却引起了李雨果的注意,李雨果说道:“它苏醒了!”

    只见那一团如同肉球一样的物体,再次开始运动了,在那巨大肉头的底部,延伸出一条布满脓包和泡泡的触须,朝着一个羊圈伸过去。

    咩咩……

    几只羊似乎感受到了危险,不安的在羊圈里面渡步,想要出去,但围栏太高,它们也无法跳出去。

    在羊圈的远处,有一身衣服,衣服连着鞋子,还有一根头戴,就在一个时辰钱,一个喂羊的小童,就被这触须卷住了一条腿,然后整个身体就像是装满饮料的塑料袋,一点点的被触须给吸收,最后连骨头皮肉都没有剩下。

    而那肉球的身上,却多了一张惊恐万分的脸庞。

    此时阴山老祖巨大的身躯表面,已经密密麻麻有了几千张面孔,这些面孔似乎都尚未死绝,一个个还在哀恸,还在惨叫,还在哭泣……

    “机会来了。”李雨果起了身说道,他回过身一看,水月冰封阵已经成型了,正在缓慢的释放寒气,只要将那肉球引入这个巨大的陷阱中,就可以消灭它。

    “我也来帮你。”白骨哀说道,她立刻将一条白色的布带蒙住了自己的双眼,让人吃惊的情况发生了。

    本来一头漆黑的长发,在蒙上布带之后,白骨哀的头发竟然开始肉眼可见的变白,然后浑身的气息也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小白?”李雨果惊得合不拢嘴,因为白骨哀的这个本事,李雨果也从未见过。

    “我是灰骨哀。”对方说道,“只有在黑夜满月的时候,我才能出来,但嘴角我妹妹找到了能够召唤我在白天行动的办法,这是一条月蚀布,是在月光下提炼了七七四十九日的特殊法器,能够散发满月的余晖。”

    灰骨哀声音清冷,和白骨哀完全是两种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