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侦探推理 > 如意胭脂铺II > 第234章 狐香(1)
    “再不回来,夫人就要带着刚刚出世的孩子跑了。”狐狸为刑如意擦拭着额上不停冒出的冷汗:“猜猜看,我在路上遇见了谁?”

    “我管你遇见了谁。”刑如意攥紧了拳头,她知道生孩子很疼,但没生孩子这么疼。腹内一阵紧着一阵袭来的疼痛让她根本无暇再去听狐狸说些什么,只死死咬住下唇:“臭狐狸,你听着,这辈子我就只为你生这么一只小狐狸。痛死了,怎么会这么痛呢?”

    “都听夫人的。”眼瞧着刑如意疼得脸都白了,狐狸心乱如麻,可表面还得装着淡定的样子。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不能乱了阵脚。

    “呜~”又一阵阵痛袭来,刑如意一个翻身,咬住了狐狸的户口。

    狐狸是修仙的,修仙的狐狸血是甜的。腥甜的味道蔓延至口腔,刑如意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些,她有些愧疚的看着狐狸,委屈兮兮的说:“太疼了,我忍不住。”

    “我知道。”狐狸并不觉得疼,反而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也递了过去:“还有这只,疼的话,就咬着。”

    “不要了。”刑如意虚弱的摇头:“稳婆呢?我找了稳婆的,让喜鹊去把稳婆叫过来。”

    “已经去了。”狐狸轻声说着,疼惜的摸了摸刑如意的脸:“要不,我用仙法……”

    “不要!我这一辈子兴许也就只能当这一次娘了,十月怀胎的麻烦我都忍了,这点儿疼痛又算什么。若是让你用了仙法,我这前面十个月的苦岂不是白受了。若是将来小狐狸长大了,问起自个儿是怎么来的,我总不能说是你用仙法将其变出来的吧。”

    “好,一切都听你的。”狐狸将刑如意揽在怀里:“是不是好些了?”

    “你怎么知道?”阵痛间歇,那种痛到想要去死的感觉的确缓和了许多。

    “因为夫人说的话多了。”狐狸变出一枚果子:“吃一点,补充体力。”

    “仙果?”

    “算是吧。”

    “能长生不老?”

    “不能。”

    “能青春永驻?”

    “不能。”

    “能增加修为?肯定不能,我凡人一枚,根本就没有什么修为,就算它有那般神奇功效对我来说也是百搭。那吃了它,能有什么好处?能缓解我的阵痛吗?”

    “不能。”

    “那我吃它做什么?”

    “补充体力。”

    刑如意翻了个白眼,又问:“味道如何?”

    “是你喜欢的。”

    “那,我若是吃了不喜欢呢。”

    “咬我。”

    “好吧,我姑且尝尝。”刑如意张嘴,小小咬了一口。味道酸酸甜甜,有点像青梨子,的确是她喜欢的。只是,她正被腹内那只小狐狸折磨,压根儿就没有胃口。

    “我累,就不咬你了。”

    “好!”狐狸一手抱着她,一手放在她隆起的肚皮上:“乖,不要再折腾你娘了。”

    “就是,再折腾,就让你狐狸爹爹打你。”刑如意合着眼念叨,尽量在下一波阵痛袭来前做好心理准备。“你刚说你半路遇见谁了?”

    “娘亲,你还好吗?我怎么听着狐狸爹爹叫的比娘亲你还惨呢。”

    一个声音,自窗外传了进来。

    刑如意睁开眼,看着狐狸,问了句:“殷元?”

    “嗯,他说想你了。”

    “想我是假,想这人间繁华才是真的。”刑如意皱鼻:“他是偷偷溜出来的?”

    “是!”

    “会被抓回去吗?”

    “狐族长老已经在路上了。”

    “你告诉他了?”

    “没有!”

    “为何不说?”

    “说了,他还会逃走。”狐狸轻轻捏着刑如意的鼻子:“别皱,再皱就变丑了。”

    刑如意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她稍稍动了动身子,看着狐狸的眼睛,问他:“你是喜欢男孩儿,还是喜欢女孩儿?”

    “你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敷衍。”

    “那好吧,你生出来的是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浪漫的大实话,刑如意冲着狐狸翻白眼。

    “我心里,其实也是矛盾的。刚知道自个儿有孩子的时候,我巴望着能够生个女孩儿。女孩儿像爹,有你们狐族的基因,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再后来,我又希望是个男孩儿,因为人世艰辛,我不忍心我的宝贝女儿来到这世上受苦。

    男孩儿,总比女孩儿容易些,不用担心他嫁的不好,会不会受婆家的欺负,他只要安安生生的娶妻生子,用我们给他留下的财富好好的过一辈子就成。人,都是贪心的吧,有了女孩儿,想要男孩儿,有了男孩儿,想要女孩儿。好不容易儿女双全了,又想着再多两个就好了。”

    “我们不贪心,我们有一儿一女足以。”

    “嗯。”刑如意点头:“有殷元在,有你在,就算将来我不在了,我们的孩子都不会受委屈的。男孩儿也好,女孩儿也罢,都会幸福快乐的过完一生。”

    “不许说傻话。”狐狸低头,吻住刑如意的唇瓣。

    这一吻,转移了刑如意的注意力,她贪恋的伸出手,想要去搂狐狸的脖子。下一秒,更加剧烈的疼痛袭来,她忍不住惨叫一声,咬住了狐狸的舌头。

    就在刑如意耗尽体力,忍不住想要狐狸施展仙法将那个调皮的小狐狸给揪出来的时候,腹内突然一空,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

    “恭喜老爷夫人,是位俊俏的小公子!”

    男孩儿!

    刑如意恍惚的想着,一阵儿婴啼随之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正想合上眼睛好好睡一觉的时候,原本已经消失的疼痛再次袭来。迷迷糊糊,她似乎到了地府,看见了那个总是吊儿郎当,没什么正形的地府冥君。

    “恭喜你,做娘了。”

    “也恭喜你,做舅舅了。”

    “是呀,我终于做舅舅了。”冥君递上一盏茶:“还想回去吗?”

    “回哪儿去?”

    “狐狸身边,亦或者是你原本的世界。”

    “我还能回去吗?我的意思是我原本的世界。”

    “原本是不能的,可天机有变,现在是个契机。”

    “什么契机?”

    “你多了一个孩子。”

    “什么意思?”

    刑如意正疑惑着,忽听耳边有人说了句:“恭喜老爷夫人,夫人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呀,正好是个女娃。老爷夫人儿女双全。”

    “知道了吧?”冥君抬着下巴。

    “龙凤胎?我怀的是对儿龙凤胎吗?”刑如意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我一直以为只有一个。”

    “原本,是只有一个的。”冥君伸出一根指头:“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变成了两个。我方才说了,这是天机,也是契机。

    这里,有两扇门,推开左边这扇,你可以回到狐狸身边,从此夫唱妇随,儿女双全,但你所拥有的只有短短三年。

    推开右边这扇,你可以回到你原来的世界,你会忘了狐狸,忘了所有在这边经历的事情。偶尔想起,也只会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有些奇幻的梦境。

    三年后,你会在你的世界里遇到一个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人,你们会结婚,会生儿育女,会和众多普通人一样,过完平淡无奇的一生。”

    “如果我选择后者,我需要牺牲什么?”

    “你与狐狸的女儿。”冥君伸手一指,半空出现一张粉粉嫩的小脸儿:“这是你刚刚生下的女儿。你若选择后者,三年后,你的女儿会遭遇一场危机,是生是死,无法预料。”

    “也就是说,选择前者,三年后,我会死。选择后者,我的女儿会死。”

    “是的。”冥君点头:“一命换一命,等值交换,才是公平。”

    “那狐狸呢?”

    “这些,是他迟早都要面对的。”冥君将茶盏中的茶水随意的泼洒出去,茶水落地,开出一片荼蘼:“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一个人可以活千年万年,而他爱的那个人却只能活区区数十年。”

    刑如意鼻子一酸,又问:“我儿子呢?”

    “老天待你们不薄,你的儿子完美的继承了狐族的血统,他会和青丘那些狐族一样,随随便便活个几千年。因为他的出世,狐族固有的格局会被打破,那些原本会发生在你夫君身上的事情全部都会被改变。也就是说,千年之后,青丘不会内乱,你也不会再遇到殷臣司。相反,你可能会遇见你自己的儿子,只是你不会认得他罢了。”

    “两个选择似乎都不错。”

    “差不多吧。”冥君挥手,那个悬在半空中的粉嫩小娃娃消失了:“你还有一点点思考的时间。”

    “不用了。”刑如意微笑着:“我相信狐狸跟我一样,我们宁愿选择短暂的相守,也不愿意就此分离。我知道我会死,从我跟随狐狸来到这个世界,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比他先死。所以,我很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甚至是每一秒。现在,我知道了我离开的准确的时间,我会更加珍惜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是个自私的人,如果没有狐狸,再漫长的岁月对我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选择三年,选择与我的夫君,与我的孩子相守三年。”

    “你果然还是这个性子,即便做了娘亲,也没有一点点的改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也是我没有办法的事情。”

    “也是,你若改了,那便不再是我觉得有趣的刑如意了。去吧,狐狸他着急了。”

    冥君挥手,荼蘼划开,一道红光闪过,刑如意睁开了眼。

    眼前,是狐狸慌乱的双眸,她挤出一抹微笑,说:“嗨,我回来了!”

    狐狸一把抱住她。

    “疼,真的疼。”刑如意环住狐狸的脖子:“刚生过孩子,那些疼痛的感觉都还没有消失呢。对了,你有没有趁着我小睡的功夫给孩子们取名字。”

    “夫人不开口,为夫岂敢擅作主张。”狐狸又抱紧了几分:“知道吗?就在方才,我感觉到了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