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婢女也秀色 > 第334章 有人懂
    “这些东西是曾经跟在朱家员外之时瞧过一些。是因为朱家员外江湖上的人所交易时才见过那些人用这个法子记录账目。”伸手拿起赵堇城手中的那些东西,若虞左瞧右看,随之再微微的拧了拧眉头,道了一句:“不过这东西我也只是见过一眼,并不熟悉,方才所说的那些都是我曾见过的,所以我只知道这几个的意思,但这后面的,我……不明白。”

    “娘子是说……这些都是江湖上的用语?”赵堇城十分的讶异。

    若虞闻声,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没错,这些东西平常咱们都不常见的,我也只是跟那些人打交道的时候瞧了一些。”

    他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怨不得他不认识这些呢。

    不过既然是江湖上的用语,那可就难办了。因为这上面的东西可不是谁人都能看到,他若是想要知道这里面的内容,便必须得找一个会这些语言的人来将它翻译出来,可是江湖上的人,哪能都靠谱呢?

    若虞自然也是瞧到了他脸上的难处。如今在这种时候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唯有一点,那便是他不信任江湖上的人,所以这上面的内容让他有些为难。

    “若你是在为难这些内容没办法翻译出来。那咱们可以找那些会这种语言的教咱们,然后咱们自己来翻译不就可以了吗?”

    这话一出,赵堇城的脸上才微微有了点笑容,伸手拉了一把自家娘子入怀,他笑道:“得此一妻,夫复何求?”

    赵堇城是向来都知晓自家娘子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而以自家娘子的聪明才智,定能够帮到他许多。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娘子能够帮他这么多。

    也还好,他遇上了她,也还得,她所嫁之人是他!

    心头突然又莫名的有些感激安宝容及自家母妃了!若不是安玉容当初设计让他与榆儿在一起,若不是母妃亲自向先皇请的那一道赐婚的圣旨,他身边又怎么可能有如此佳人呢?

    这样一想,赵堇城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很欠收拾,做什么还要那般的刁难她?

    若虞见赵堇城没有说话,当下便以为他是觉得自己所提的法子有些不妥,于是便连忙问了他一句:“你可是觉得我这法子不太好?若当真是这样,那咱就不用这法子,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还想要说些什么,手突然被旁边的这人给拉住了,侧头看了他一眼,便听见他道:“娘子此法甚好,只是为夫有些后悔了。”

    “后悔?”若虞闻声,当下便是一愣,瞪大眼睛看了赵堇城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后悔什么?”

    瞧着自家娘子这样的表情着实可爱,赵堇城微微一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满是温柔地道了一句:“是啊,后悔没能与娘子早些相遇,后悔当初对娘子百般刁难。”

    一记白眼差点没翻过去,若虞直接一巴掌糊在赵堇城的脸上:“咱这生活能不能一直往前看?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你现在还说出来有什么意思吗?你是觉得我恨你不够深,要多记恨你一些才好?”

    被自家娘子这话给吓了一跳,赵堇城连忙摇头:“不不不,为夫不是这个意思。咱们还是聊正事吧,刚才娘子说找江湖中人教咱们这些术语,那娘子此处。可有什么可靠之人?”

    听到这话,若虞笑了笑:“也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莫是忘了我那是师父也是江湖中人啊!”

    华……桒?

    对哦……

    华枽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而他之所以混迹于江湖,也正是因为,江湖上有许多的奇难怪事,那人赵堇城可是了解得紧的,他一向都比较喜欢做一些有难度的事情,而他先前之所以行踪不定,就是想出去寻天下难事,而以习之!他也曾与赵堇城说过,比起京中的约束繁华,他更喜欢江湖的恣意潇洒!

    他既然也是混了多年的老江湖,这东西……应当也是难不到他的才对!

    想到这里,赵堇城倒是有些疑问:“不对呀,娘子既然是他的徒弟,那为何他没有将这些交于你?”

    嘴角微微一抽,若虞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不过一年的师徒情,他能教我多少?”

    更何况……那个时候侯府里头的人都认为她从小地方长大的,骨子里都透露着那种乡下丫头的气质,所以,当初找华桒前来,也就是想让他教她一些寻常女儿家应当学习的东西,若是让老夫人知晓了华桒教她那些什么江湖上的东西,估计老早便被吃得吐血身亡了!

    关于这一点赵堇城自己也想明白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儿,然后道:“前些日子他带着若清已经离开了京城,现下也不知晓去了哪里,要寻找他还得费一些时间,这就说明这东西要翻译出来也不是那么快的事情,咱们现在一边派人去寻他,一边在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吧。”

    现在这手上的东西固然是重要的,但是萧后那边的连环出击的应付也很重要。

    若虞自然是明白赵堇城的意思的,毕竟……像萧后那样的人,若是将她给副疯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你是想让谁去寻师父?”

    赵堇城听到自家娘子这话,当下便笑了:“我如今可是顶着某些人的身份的,我若是在,他可是现不了身的,如此,他去可是最为合适的!”

    他……

    若虞嘴角微微一抽,心想着,杜云安上辈子到底欠了赵堇城些什么,才会让赵堇城这般的“磨砺”他?

    想着,若虞都有些忍不住开始同情杜云安了!

    看着自家娘子,赵堇城笑了笑:“如今咱们有大事可做,若是不露面,以咱们逃犯的身份,娘子觉得,咱们能做些什么?”

    答案不用想也知道,自然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虽然说赵堇城手下的人不少,但他现在到底是有杀害齐王殿下罪名在身,赵堇城之所以会在那些人的心中有妯此高的地位,就是以忠诚,良信之名而建立起来的,如今,他直接手刃了于自己没有一丝危险的亲弟弟,你觉得,到最后能够真心帮他的能有几个?

    当然,这是自然没多少的!而且,就算是到时候有人在帮他做事,正所谓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那人是否是真心的在帮他?

    明白这些道理,若虞倒也没有说什么了。

    所以赵堇城安排,让杜云安悄悄的离京去寻华桒,将他们现在所处的境况告诉华桒。

    而至于赵堇城……他便直接继续假扮杜云安,于朝中与那些大臣们周旋,顺便做一些他应当做的事情。

    “如今大致的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了,但是咱们接下来应当如何对付皇后娘娘?”

    赵堇城闻声,当下便又拿起了一旁的宣纸,沾了毛笔,便将现在萧后的主要几名官员的名字立了出来。

    “我大宋繁荣昌盛,为官之人都有法子为自己捞油水,这种现象先皇一直想要调查,但因为内乱一直没有机会,如今,倒是一个清理大宋垃圾的好机会了!”

    这种现象是很常见的,先前没有人来整顿这些,所以,那些朝中驻虫才会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如今这情况可不一样了……

    萧后一介女流,让人信服的法子,可得比一个男子的身份难多了!

    若是男子的话,给那些人许个姻缘,牵个裙带关系啊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萧后一个女人,能许那些死忠于她的官员什么?细而一想,便知晓,自然是那至高无上的荣华与官名!

    正所谓,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人以银钱为置换万物之根本,人活着,做什么事不会花钱?而谁……又会讨厌银钱?

    赵堇也知晓一些贵家公子,借着自己的身份,到处去欺压百姓,有些还会去向一些商铺啊什么的收取保护费什么的,像这种,若是再被人扒出来,你说皇帝会不会帮他除?

    还有一些高官贵子,以色好之,强抢民女,迫害其家宅之如也不算少数,盘中错节,只要他肯花时间,将那些人连根拔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虞瞧着赵堇城脸上的表情,便也知晓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如此,她倒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还当真是一场硬仗啊!

    但若虞心头还是有些担心的。

    因着先前与匈奴及邻国一战不久,大宋元气本就大伤,如今这京中又内乱,而赵堇城又是什么畏罪潜逃,那么,就算与他们刚战过的匈奴及邻国正在养息不会再犯,那么……别的国家呢?

    赵堇城瞧着自家娘子想事入神,当下便问了她是怎么了,若虞将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告诉了赵堇城。

    哪知赵堇城突然笑了起来:“咱们大宋位置着实不错,正恰匈奴与邻国在咱们两边,若其它国想要进犯,娘子觉得,匈奴与邻国会坐视不理?想要犯送,必动宋国周围的两国,而这两国刚与大宋战过,自然不会再犯。他们不傻,知晓自己能力,不会相帮别国,毕竟……到时候犯了大宋,万一人家想各国统一再反攻匈奴与邻国呢?”

    这样一说,若虞便也明白了……着实是她担心多余了!